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8997

    累積人氣

  • 8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憶當年橫渡日月潭的慘況






十月的時候,老是聽到游泳池的朋友們分享“横渡日月潭”的經驗,對於這項盛會,我有刻骨銘心的經驗,受了朋友的感染,特別把存放當年文章的光碟找了出來,過往的點滴,便因日記的引導,而慢慢重新浮現腦海(以下是舊文章):
"剛到日月潭畔,只見水天一色,水氣籠罩在水面上,更顯潭水一派幽然,這是讓人流連忘返日月潭的主要原因,旁邊小山的寶塔映照在湖面上,只見如濃淡交替的墨染,顯現出東方古典的美感
,這“美“最是讓我難忘的兒時回憶,如今看來,丰采不減當年。
小時候只要出遊,不分遠近,都覺好玩,一顆心從出遊到賦歸都是砰跳喜悅的,但當中,到日月潭的行程,無異是讓我最印象深刻的美好回憶之一。因為美好記憶的關係,直到現在,雖早已過了而立之年,再訪日月潭時,仍會有著莫名的興奮感。
參與日月潭泳渡盛會的人與日俱增,計今年共有一萬七千餘人共襄盛舉,參賽人員,分成 幾個梯次下水,只見下岸的人潮,由遠而近,連綿不絕,一大群人咧著嘴笑著,各個精神昂揚,迫不及待想像水餃般噗通下水。我們這些尚未出發的人,從這端向潭裏遠遠望去,潭中慢慢出現了 散落的藍點(因為今年大會所發下的泳帽是藍色的),大會在水中畫出一道水道,水道兩旁放著幾個浮筒,浮筒中間插著會旗,除了是指引選手正確的方向外,更提醒我們里程數。
全程三千三百餘公尺的競技場,對某些人而言是很大的挑戰,許多競賽者在一下水,就因無法「腳踏實地」而產生恐懼,進而放棄展現「泳渡」日月潭的英姿,死命抱著救生浮漂,決定“生死與共”的游至對岸。

今天的舊地重"游",讓去年「游」覽明潭風光的記憶又歷歷浮上眼前,那時的坎坷辛苦,該是難得的寶貴經驗。
還記得那天天氣的變化無常,未抵達日月潭的路上,只見遠山正飄著細雨,但下一個山頭,本來烏矇矇的天空,就被陽光突破,天空開始呈現出醉人的藍!山中的陰晴不定與瞬息萬變,實在是令人難以捉摸。"
以上是美好的部份,接下來就是讓我非常"吐血"的痛苦歷程了:
"上次的日月潭競泳,因為經驗不足,簡單的小小泳賽,讓我畢生難忘。
猶記得入水前,還笑著那些攜帶不少的東西下水的人:
「把家當通通帶來了!」
當中,我特別取笑-有人竟把拖鞋綁在浮標上呢!
在水中的暢快,自然不是在一般游泳池裏面游泳可以比擬的,但到達目的地時,挑戰才真正的到來......。
日月潭周長二十一餘公里,走回到出發點至少有十公里長,當我到達對岸,發現沒有回程的接駁工具時,才知道傷腦筋了。
身上沒有錢搭渡輪,我就只能赤腳環湖走回起點。隨著太陽逐漸發功,熱燙的路面,讓我走得辛苦,
沒穿拖鞋,吸飽熱能的柏油路面讓人叫苦連天,這段不得不走的苦行,是一條煉獄之路。熱到真的沒辦法了,只好改走路上白色的分隔線,希望白色的分隔線因少吸收一點的熱度,能對我那可憐的腳掌溫柔些。
因為只穿一件小小的泳褲,又沒有塗上防曬油,臂膀被曬得紅通通的,加上帶的浮標上頭的綁繩,一直磨磳著肩頭,對身體更是百般凌虐。
路上經過文武廟,廣場上有不少的香客,我的「性感」裸露,當下成了注目的焦點,教我好不自在。
雖然渾身不自在,但心底卻也禁納悶:
怎麼參賽者怎麼都不見了?只有我一個人獨挑”清涼秀“大樑呢?”
只見沿途的車子車行緩慢,幾乎停留在原地,其中不少是由泳客的包車(原來如此啊!)。在眾車當中,我就像穿梭在巨鯨中的小蝦米一般走走跳跳,並努力找尋涼爽的樹陰,希望求得一點點的喘息空間,心中所祈望的,只是個簡單的要求:
「給我一點點的樹蔭吧!哪怕是一小叢也好!」
終於,苦行就要結束了,但在等待“黎明出現之前的黑暗”更是難熬,走回出發點,竟找不到我們的車子在那裏?往返附近好多次,卻仍找不到車子,真是教人心力交瘁!
最後終於發現愛車的蹤影(車輛真的太多了),那種欣喜,是一種「久旱逢甘霖」的狂喜。
開車回去載老弟與朋友,一路上仍見到處塞車,
車行緩慢,卻不敢抱怨,因為有車可以坐,就足夠令人感動了。
因為剛完成了二項「壯舉」(游渡日月潭及赤腳“健行”),我有著一種英雄式的悲壯情懷,畢竟這一趟路實在是“辛苦了些”!
不過不管過程是如何的苦痛,事情過去了,往後它就只成茶餘飯後的笑談罷!當時的苦痛終究是會淡忘的。
想想今年的活動,沒有去年令人覺得比較刻象深刻的地方,大概是不夠刻骨銘心吧?
只有回程的路上跟人發生口角,甚至還跟人撂狠話,是比較特殊的事件。"
以上是數年前,第二次横渡日月潭時,留下的記事,有些忘記了的片段如今又重新被喚起,倒是跟人撂狠話的事件,都已經忘得一乾二淨了,而現在,每當想起第一次渡潭時的痛苦時,嘴角還會忍不住上揚呢!這就像我當年所想的一樣,這一切苦痛:
只成了茶餘飯後的笑談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