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02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2011臺東衝浪初體驗

這輩子第一次的「快要」暈車
今年初,美人魚興沖沖的邀我們幾個好友到臺東衝浪,幾經協調,幾個人湊成一車,浩浩蕩蕩的往臺東出發。
出發當日,先到大溪集合,再由俱樂部的老闆載我們南下。宜蘭與花蓮之間的路段九拐十八彎,一向硬朗的我,在疲勞之餘,也感不適,還好這段路不算長,不然一定打破我從不暈車的記錄。
開夜車省下過夜的住宿費用
我們打算以開夜車的方式,省下一天的住宿,並在早晨抵達時衝早浪,這一向是我們這個不重視物質享受的俱樂部老闆的基本策略。
說到老闆的「基本策略」,就不能不提到我們俱樂部的老闆與老闆娘,也要順便提到我習慣的改變。
不重物質享受的衝浪俱樂部老闆與老闆娘
睡「大通舖」這種狀況,除了學生時代有過外,出了社會後,我就再也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還記得第二次夏威夷之行,跟不認識的朋友睡同一個房間,這是一種折磨啊!),但現在不要說睡大通舖啦!就算要睡在俱樂部客廳的沙發上過夜,我也無怨無悔,這種轉變,來自兩個人的「啓發」---就是我們衝浪俱樂部的老闆及老闆娘!像去年的懇丁衝浪,就讓我深刻感受到老闆娘一直執行著樸實的生活型態----她可以跟一大票人擠在一起,而且還樂在其中;還有……,衝浪俱樂部的老闆,最近利用冬天閒暇之餘,「洗盡鉛華」的到工地打零工,也滿讓我印象深刻的。
我們家老闆在衝浪界頗負盛名,衝浪時有著一股灑脫安詳的自在的氣質,對我來說,他該是一種「高高在上」的人,可是啊!老闆平時說話,卻質樸到像是沒有受過「社會污染」似的,對於到工地做粗工,也甘之如飴呢!因為以上的情形,讓我更敬重老闆與老闆娘兩人,而他們的生活態度也因而影響到我。
瘋狂服用補給品
話題再度轉回「臺東衝浪」」上。一行人興沖沖的往臺東出發,撐過了讓人暈頭轉向的路途,就漸入佳境,一路平順。為了避免我們家老闆開車時精神不繼,我特意買了「小七」自家品牌的人參飲,好讓老闆保持最好的狀況---雖然最後,四瓶人參飲被我自己喝掉了兩瓶。途中經過一個全家便利超商---此地為單車騎士的必經之地,所以店裏特別販售一些保持體力、提振精神的補給品。美人魚特別推薦一種胺基酸,她表示,這些東西對於體力的恢復及能量的補給特別有用,於是我與美人魚又買來服用---這一個晚上,老闆只是吃一些基本的食物,反倒是我跟美人魚吃了不少補品。
早安!臺東
進入臺東境內後,車子停在路邊稍事休息,一伙人在車子上呼呼大睡,車外只有蟲鳴風聲,及路燈篩落的燈光。
天色漸魚肚白,但路上依然人行稀少,更顯臺東街道上的悠靜。慢慢的,確定車上的每個人都已轉醒,我們便往附近的小鎮前進,準備用餐。
失準的氣象預報---雖然比臺灣其它地區好,但依然雲層厚重
我們隨便挑了一家早餐店,囫圇吞棘的把肚子填飽,擡頭看看天空,只見厚厚的雲層,教人失望---氣象不是推估臺東地區的氣溫會達到廿幾度嗎?
不只不見太陽露臉,風還很大,更討厭的是,浪況也沒有想像中的「夢幻」。
不想下水
同行的小D,曾在夏威夷讀書六年,所以習慣四季如春的衝浪環境,面對冷冽的臺灣海域,他不禁有打退堂鼓的想法!
我們先到成功的基翬漁港探看,一開始大家都滿失望的---浪有點小、有點緩!但兩個先行下海的外國人的身先士卒、精采的表現,卻讓我們產生信心,在「你看我、我看你」的用眼神探詢意見後,大伙決定下海。
這種冷颼颼的天氣,對於精瘦的老闆是一種折磨,對於習慣夏威夷溫暖海域的小D來說,更是痛苦,但既來之則安之,於是大伙開始依次的下水。 
成功基翬的左跑浪
雖然口頭上說怕冷不想下水,但小D一旦下水後,就開始展現出高超的水準,這一天,老闆先拿著他的單眼相機幫我們拍照,小D精采的表演,招招入鏡。
「今天根本就是來拍小D的個人寫真嘛!」
除了小D外,小楊也衝得很開心,反倒是美人魚與我的板子雖然厚,卻沒有發揮的餘地。
「寬!我不習慣左跑浪,衝起來怕怕的!」
我也不適應衝左跑浪、但並不覺得左跑浪可怕,可是這一早上我沒衝浪半道浪,這種感覺很不好,好像回到「初學者」的階段。我知道,衝不衝得起來,跟「技術」、「浪況」、「板型」都有關,自己的技巧不好,不該有怨言,但當下,我真的有一種「板子沒有辦法被浪推動」的感覺。
又是血染的衝浪板
這是一個很洩氣上午,而且我的小腿上還被礁石刮出了一片傷痕。因為皮膚先沾了水,備用的防水透氣膠膜黏不住、乾脆就不理傷口,讓傷口泡在水裏好一段時間。
回到岸上後,小腿上的傷口開始流出不少的血,我請老闆拿碘酒給我消毒,做做「樣子」,以求得心安。
下午又到了基翬街浪,這一次好一點,我有衝到幾道浪,不過這時人多了些,連日本人也來了。人一多,我就不自在,怕撞到別人,於是刻意離開人群,但這一「離群索居」,也等於離開了可以衝的浪點。
下午小D換了另一塊更小的板子,起初感覺他滿盡興的,但不久之後,小D表示人太多了,這讓他有點綁手綁腳。
兩隻腳都受傷了----覆蓋率不夠的防寒衣
下午依然不是快樂的衝浪時光,雖然我有衝到幾道浪,但下場卻很慘,衝完某道浪後,我滾到水裏,另一隻小腿又被礁石刮傷了,乍看之下不是很嚴重,但離開水面後,血水就汨汨的流出,有點可怕,接著我就草草的用碘酒消毒了一下。
在以往,冬天衝浪只是穿半身防寒衣;今年,終於買了一件全身的防寒衣,不過下半身也只有到膝蓋的長度。幾年來朋友一直問我:
「不冷嗎?」
只要有在泳池冬泳習慣的人,一定會覺得相較之下,海水是很溫暖的,但任憑我怎麼跟朋友解釋,都沒人相信,還有朋友說:
「不該問寬海水冰不冰?他跟『常人』不一樣。」
這話說得我滿腹委屈,卻不知如何反駁是好?
新的防寒衣「覆蓋率」雖不高,但好處是:少了膝蓋下的長度,穿起來方便多了,但這覆蓋不到的部份,竟成了受創最嚴重的部份。
左右跑浪都有的金樽及好吃的東河包子
晚上我們住在東河鎮的衝浪民宿,第二天,老闆一看浪況,就覺得該在金樽衝浪。小D表示,金樽是他最愛的浪點:
「因為左右跑浪都有!」
在還沒衝浪前,我們先吃了美人魚大力推薦的「東河包子」。包子的種類不少,但最好吃的,還是正港的「肉包」---包子裏面的饀,是蒸得熟爛的肉塊,真是入口即化,跟一般裏面包著肉屑的包子截然不同。
吃完早餐,我們就下金樽衝浪去也!
在金樽,終於衝浪衝得比較開心一「點點」了!
在金樽,我與美人魚玩得比較盡興,有衝到了比較多道浪---雖然沒有像去前年剛拿到「小白」(我的另一塊小板子)時,在蜜月灣玩得那樣開心,但也聊勝於無了。對於小D這種高手來說,金樽當時的浪況有點無聊,一段時間後,小D就離開,休息去了---大概他開始懷念起既溫暖、浪況又好的夏威夷好浪吧?
Home sweet home
中午,吃了午飯,老闆就送我到車站坐車,讓我一人先回臺北。
平心而論,這次的臺東衝浪不算好玩,天氣及浪況都不如預期,讓我開始懷念有著好浪況時的蜜月灣,雖然她有很多時間,提供的環境不盡理想,但卻偶而會提供讓人驚豔的浪況,我不禁感慨:
「與其挑一個好的衝浪地點,還不如挑個好的衝浪時機。」
儘管傳聞中,臺東的浪很棒,但時間點、個人能耐的因素,讓我無法玩得盡興,更何況臺東對我來說,就像「天涯海角」一樣疏遠,不容易親近,與其心心念念仰慕臺東好浪,還不如繼續愛我的蜜月灣好了,畢竟熟悉的環境,比較「有機會」讓人因為熟識,而有好的表現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