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02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再遊宜蘭巿

海上孤獨的身影
又一個人跑來宜蘭了,往宜蘭的這一路上,天空雖是陰沈的,但雲朵卻掩不住即將爆湧而出的春光活力;山沈靜的外貌下,藏著一顆奔放的心,這怎麼看得出來?枝頭綻放的春蕊,早就洩了底。
火車到大里時,就可以遠眺到沿岸的白浪花片片相接,有點擔心,這種浪可能不適合衝浪,但再仔細一看,湧起的浪似乎有模有樣。
「也許可以玩喔!」
可是真的到大溪時,才發現偌大的海上一個人也沒有,可見今天不是衝浪天,但既然來了,又豈能白走一遭?只好硬著頭皮下海了。
今天的浪況跟上星期的比起來,有著天壤之別,浪雖然大,但滿紊亂的,不過還是可以衝。
不該出現的念頭
一個人在海裏衝浪,心隨著天色一樣陰霾了起來,有很多「傳說」也開始在腦中出現------記得一個朋友曾經說過:
「我的一個朋友水性很好,每次看到有人溺水,一定義無反顧的救人,只是從某次看見水中有一張死白的臉,在海中瞪著他之後,就決定不要再那麼見義勇為了!」
該死!偏偏在這灰矇矇的天空下,空無一人、洶湧的海面上,我竟突然想起了這個小故事,背脊不禁涼了起來,但我能這樣就退出嗎?雖然心頭毛毛的,卻又捨不起離開海,只好想著幾十個振奮士氣的好念頭。好在,恐懼的心,隨著身體的活動,及對浪的適應,開始消退了,離開水面時,身與心早已俱熱。
今天沒衝得很開心,但已經比前一段時間好多了,我衝到一道技術幾乎可以「超越」以往的好浪,雖然功敗垂成,卻帶給我更多的信心,所以就躊躇滿志的離開了海面。
今年是「河豚年」
準備漫步沙礫回堤坊,卻只見沙灘上滿是河豚的屍體,就跟前年一樣。
「前年有很多河豚,所以浪況不錯;去年海裏佈滿水母,浪況差不說,還刺得人滿身是傷!」
 
一開始是這樣想,但之後我又為自己以河豚的死亡來當浪好浪差的癥兆,感到不好意思。不管「河豚年」是不是帶來快樂的「衝浪季」?當下我除了為這些河豚感到難過外,更為幾年來的生態失衡感到憂心。
海邊小屋獨聽海
今天俱樂部沒有人,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待在裡面,俱樂部又變成一個人的快活世界,我在想,要不要就留在大溪,哪裡也不去,好好享受這一份獨處的快樂?不過後來還是決定要去一個地方,也是我初出社會的那一年,與同事曾共遊的「宜蘭巿」。
又見宜蘭
這一輩子,有個小遺憾,就是在屏東讀書時,總是死守校園裏的游泳池,捨不得到別處看看。當時剛愛上游泳,就像初嘗情果的人一樣,沈迷其中、不可自拔,眼中只有自己所愛的,卻忘記周遭還有其它迷人的事物可以佇足觀賞,於是四年大學生涯結束,人離開了屏東,才發現好多地方都沒有好好遊玩,離開了屏東,要再舊地重遊就很難了,因此我的心中留下了遺憾。
因為「屏東經驗」,不想重蹈覆轍。宜蘭離大溪明明不遠,如果不造訪一次,到時候又是某些因素而必須離開北臺灣時,是不是又將抱憾終身呢?所以在微雨的夜裏,我搭上火車,往宜蘭出發。
宜蘭就在礁溪的下兩站,比起多年前陽光普照的印象,這夜的瀟瀟雨勢,有著截然不同的氣氛。
一走出火車,可以明顯感覺宜蘭巿沒有礁溪的熱鬧,尤其是加上淅淅夜雨,更添蕭索。
火車站前面是由鋼鐵鑄成的樹群,是宜蘭著名的地標。火車的左方有麥當勞與肯德基,但我不急於在那兒坐下,而是悠閒漫步於夜雨中的宜蘭巿。
緩緩前行,無畏於春雨的溼冷,我的心情好的很-----自從有了一枝防風的好傘、一雙防水的好鞋後,我開始喜歡在雨中散步。
宜蘭的光南批發及友愛百貨
據說宜蘭巿也有誠品書店,瘋狂的運動一下午後,我需要找一個地方沈澱一下,找個書店坐下來,似乎不錯!但我卻不知道誠品到底是在宜蘭的哪裏?更何況「聽說宜蘭有誠品書店」的消息,也不知道是從哪裏聽來的?搞不好是自己在睡夢中的幻聽而已。
依著火車站前的馬路前行,沒有目標的到處逛逛,先看到一家「光南批發」,又看到了「友愛百貨」,可惜沒在友愛百貨裏看到誠品書店,倒是發現這裏有不少的大陸客。
友愛百貨裏有一家西雅圖咖啡,有點想留下來喝個咖啡,但想到還沒把宜蘭巿大致的走一遍,就放棄接下來的行程,實在可惜,於是又馬不停蹄的步行下去。
途中,看到小吃店,停下了腳步,吃了碗爌肉飯,配一碟燙青菜,就又一臉滿足的上了路。臨走前,問老闆娘,宜蘭巿裏是不是有書店?。老闆娘想了想,答說:
「在新月廣場裏,就有一家誠品書店!」
原來宜蘭巿真的有誠品書店,這不是我個人的幻覺!
接著我照著老闆娘的指示,往新月廣場前去。
新月廣場裏的誠品書店----感覺有點冰冷
快到新月廣場時,就可以看到城堡風格的建築物,上面就寫著「新月廣場」四個字。步近了新月廣場,就可以看到旁邊還有一個比較小的分棟建築,是「麥當勞」。
可能下雨的關係,新月廣場裏的人不多,但廣場內的陳設不錯,比起臺北的百貨公司,一點都不遜色。最後,我終於在新月廣場內,找到了誠品書店,可惜,一進到裏面,卻沒有什麼欣喜的感覺,總覺得這個分店,沒有其它店那般帶給我的美好感覺,大概是分店風格仿火車站前的「鋼鐵樹」的關係,給我一種「如鋼鐵般的冰冷」,少了一般誠品所擁有的「溫度」。
因為「不喜歡」的感覺,讓我早早的就步出了誠品書店,改到隔壁的麥當勞坐坐。
突然冒出的幾聲尖叫聲----麥當勞竟然出現了一隻水果貍
點了一瓶蘋果汁,坐在窗口旁,邊喝邊欣賞街景,突然耳邊傳來一聲聲的大叫聲 ,我急轉過頭,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只見一隻老鼠大小的東西從別處急奔而來,定神一看,是一隻奇特的動物---鼻頭上的區域是白色的,所以我猜想是一隻白鼻心---水果狸---只是個頭真的太小了(後來朋友說這是一隻蜜袋獾,不是水果貍,感恩Gil好友)。
看到這隻小東西,我趕緊拿出身上的小攝影機,追著小東西跑。只見這隻小動物艱辛而努力的爬上相較之下、顯得相當高大的階梯,模樣顯得相當可愛,最好笑的是,當下的我只想著:
「宜蘭真是純樸的地方,連在麥當勞都可以看到野生小動物!」
不過後來證明,我真的想太多了,那隻小「白鼻心」只是在裡面用餐客人的小寵物,在飼主沒注意的狀況下,開溜出來玩,因而造成了一陣慌亂。
 
 
               

除了「白鼻心」這個小插曲外,這一夜真是個平靜而舒服的夜晚,我一直在這裡待到回大溪的最後一班車快到了,才依依不捨的離開。
一開始我是從地標「大樹」那邊往巿區走的,但回程卻由另一方向走回火車站。
「原來新月廣場離火車站這麼近!」------這是始料未及的。
宜蘭離我好近?
夜雨絲絲直下,搭上了近十點的末班間區間車,回到了大溪,待在望海的大和室裏,我不禁思索,當年與舊同事們一起共遊宜蘭時,覺得宜蘭好遠,現在則因為衝浪的關係,一個月大約有三個星期假日會待宜蘭,宜蘭對我來說,變得好親近,反倒是與舊同事愈來愈疏離,幾乎都沒有在聯絡。
海灘上的貓屍
第二天,蜜月灣的浪況好到讓人「噴淚」,好浪一波接著一波,讓我衝浪衝到精疲力盡,真開心!不過不快樂的事還是有的-------今天蜜月灣畔的沙灘上,多了一隻鳥屍,以及一隻毛髮脫盡的貓屍,「那個愛衝浪卻還不太會衝的女孩」一開始在白浪花上練習衝浪,玩得非常盡興,等我告訴她有隻「死掉的貓」,就難過了起來-----因為她自己也有養貓。
當我衝完浪後,貓屍不見了,原來是女孩用沙子與石頭把牠給埋了起來……
「我知道墳墓最後可能還是會被海水打散,但真的不忍心讓貓咪曝屍在那裏!」
也好,雖然生命的殞落本屬自然界中的一個環結,但看到一具死狀淒慘的屍體還是教人於心不忍。
衝完了浪,整理了行曩,告別了朋友,跳上了火車,經福隆站買了也吃了便當,就代表了又是一個假期的結束,接下來,海邊的快樂與不快樂,也就被緊接而來的忙碌給淹沒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