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370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從大溪到大里,石城

夏天將到,浪況開始變得不太理想 
星期五下午就到大溪報到,海裏的人不多,「重點人物」只有傑夫衝浪店的毛哥與毛嫂, 海裏人少少的、讓整個蜜月灣就像私人小島上的秘密花園一樣。
這一天的浪沒有上星期的好(後來才發現,這一天這段時間的浪,竟是連續三天以來最棒的一天,唉!夏天真的到了。),但人少、天氣好,可以不用穿厚重的防寒衣,人泡在不熱不冰的水,很舒服,實在無可挑剔的了。
毛哥這天不但沒有穿防寒衣,而且尺度比平時大很多,衝浪褲「低」到讓人臉紅心跳的地步,不過毛嫂對此並沒有意見,所以大家也就沒意見,讓毛哥無私的為蜜月灣的「美」貢獻「一份心力」。
這一天一開始,浪況不盡理想(相較於上一個星期的浪),有點「軟弱無力」(跟我有點像~~~~哭),但隨著天色漸暗,浪的力道愈來愈大。本來心想,如果浪況再不好的話,乾脆回到岸上,做別的事,呵!這就是「多才多藝」的優點,可以選擇「發呆」,可以選擇「閒晃」(這算是才藝嗎?),不過,蜜月灣算妳聰明,提供了好浪,也留下了我!(蜜月灣:「我呸!」)。最後,要不是蜜月灣最後只剩下三兩個小朋友,我還真的捨不得離開。
舒服的初夏暖陽
星期六,天氣好到爆,熱辣辣、但尚可忍受的太陽,輕輕「暖」了全身的肌膚,讓人不知不覺的,把背曬得紅通通,不過,沒有疼痛感、非常的舒服。
天氣雖舒服,浪卻卻更加疲軟,還好、尚可以衝,我與毛嫂討論:
「依照昨天的經驗,今天下午的浪應該會更好!」
不過事與願違,下午的浪軟趴趴的,再衝下去就覺得很無趣,所以五點多就離開了海。
騎著小折到往大里與石城出發
除了衝浪外,這一天一早,就要完成上次騎KK的單車、未竟全功的旅程。
我騎著寄放在俱樂部的小折,往大溪的北方前進。
那輛小折是我精挑細選的平價小車,輪徑雖小,但騎起來,竟比高價位的「Carry me」還要舒服,本來我是想,利用它,可以直接帶著板子往烏石港去,不過後來發現到烏石港,搭火車比較便捷,更何況沒有帶板子,騎小折往烏石港都有點辛苦了,更別說是帶著有點重量的衝浪板呢?

最美的龜山島側影
從大溪往北方走,會看到比往南方走,更具鄉村氣息的景致,而這一段路,龜山島不離不棄,一路相隨,在大里、石城這段路上,龜山島呈現最美的側影,相較於大溪僅能看到部份的頭部;在烏石港只能看到龜山島的屁股,這段路上的龜山島,真是美啊!海面上蒸蒸而上的水氣,更增添龜山島靈動之勢,有點像是日本怪獸片裏的「神龜卡美拉」,靜靜的守衛著太平洋一樣。
車子的輪徑雖小,速度雖慢,但就像我之前感覺的:
「速度變慢了,景色也就變美了!」
第一次看到大里車站門面
沿路上有許多老舊的房子,有些老屋看似被遺棄了。海洋、沿海公路、鐵路、老屋,交織成美妙的海洋風情畫,讓我很心動,有認真考慮年紀大的時候,來宜蘭來養老。以前在屏東讀書,偶而會到墾丁參加活動,可能是南部太熱的關係,墾丁呈現一片懶洋洋的燥熱,總覺得那裏的熱帶風情參雜一點灰灰的調調。但宜蘭的綠不一樣,它跟我西部故鄉的色調一樣,是輕快明亮的,加上又臨近美麗的海,所以我很喜歡宜蘭。
雖然說,小折的輪徑很小,使得前進的速度變得好慢,但因為帶著小攝影機,邊拍邊行進,所以也不覺得辛苦難熬,不知覺中,就到了大里火車站。
以往搭火車經過大里火車站,能看到的只是大里車站的月臺,但這次終於可以正面一睹大里車站的門面。一看大里車站,竟有一種奇妙的感受,大里對我來說,就像是在MSN認識的朋友一樣,雖然相知甚久,卻未識廬山真面目,這一日得以從別的角度看大里車站,感覺是很「特別」的。
大里車站大概跟大溪車站一樣,因為乘客流量不多,所以沒有常駐人員,車站內有一種寂寥感覺。車站花圃雖繁花離離,卻因為少了人氣,更添寂寞,此刻腦中竟出現了:
「庭樹不知人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
或是
「婦姑相喚浴蠶去,閒著中庭槴子花。」等兩詩句。
當然,兩首詩的情境並不完全符合眼前的大里車站,但那種「寂寞」讓人不禁就想起了詩句,也許是外界景物反映了我的內心的感受吧?所以才會覺得車站是孤獨的。
到了大里車站,當然不會放棄上廁所的機會,記得小時候搭遊覽車去玩,總是「上車睡覺、下車尿尿」,找廁所是行程中,不可或缺的要項之一。
就在如廁結束,要洗手的時候,看見水槽裏有兩隻白蟻,本來視若無睹,要直接沖水洗手,卻不知道怎麼突然佛心來也,竟不忍心用水把牠們給沖掉。檢視兩隻小生命,一隻還活著,索幸把牠給撈起,擱置在乾燥的地方。
落難的蝴蝶
除解救小生命外,就拿著小攝影機,到處拍拍。大里車站附近沒什麼人,有點小冷清,但附近的廟宇就滿熱鬧的,遠處廟堂的鑼鼓喧天,與大里車站的寂寥,是絕對的對比。
在大里車站停留了一段時間,就又繼續往北方出發,路上卡車來來往往,車子行進間,產生的強風,刮面而來,讓人難免緊張。一隻在路面上爬行的蝴蝶,大概也被瞬間強風給打落的吧?擔心牠被輾死,所以把牠檢到一旁的柵欄上,不過看得出來,已是窮弩之末,牠應該再也飛不起來了吧?--------------只見牠一直拖著翅膀,在水泥柵欄上繞圈圈。
迷你小站------石城
最後來到了石城車站。跟故鄉社頭隔壁鄉鎮永靖鄉的車站一様,石城車站只有月臺,沒有售票處、售票人員及候車室,大概是搭車的人數太少的關係吧?
我呆呆的望著車站,及附近的海,又瘋瘋癲癲的拿起相機亂拍了起來,那寧靜的海面上停泊的小船,讓海更顯悠靜,接著我看海看到癡了,心也跟

著靜了,腦中想著:
「好想就在這裏定居喔!」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事。
回頭看看自己,臺北的房子買不起,退休的日子又遙遙無期,宜蘭的好山好水呼喚著我,人可是卻走不開。面向著臺北繁弦急管的生活,又頻頻回首看著後山宜蘭,忍不住怪自己當初天真、又無知的一個決定,把自己留在三重,最後造成進退維谷的局面。
到了石城站,接著就折回大溪,沿路陽光普照,讓我這個「太陽能動力人」精力十足。(曬了多時的陽光,心情好的很,只是沒注意到,竟不小心也曬了嘴唇,幾天後,唇上皮膚開始裂開,撕裂的痛不時刺激著我。)
遇見新朋友
如果要說這個假期還有什麼比較令人開心的----就是除了曬了「滿滿的一整天陽光」外,還認識了一位新朋友-----一個可愛的男孩「Adam」。Adam之前就在網路上跟我有互動,但喜歡低調的我一開始沒有打算跟他聊太多,只是難得見到同好,就不知不覺中打開了話匣子。與人在網路上用文字交談容易,可以言簡意賅,可以不用即時互動,但現場交談就不是那樣一回事,可能是休息不夠、有點精神不繼,也可能是衝浪衝得太盡興,所以精神狀況有點「鬆」,總而言之,當時有點不知所云,但高興的是,我可以與Adam交換衝浪及旅行的想法與經驗,真棒!
那一堆韮菜
假期的最後一個傍晚,只見老闆娘在店面的小桌子上堆滿了韮菜,細問才知道,原來老闆娘去附近雜貨店買東西時,一位行動不便的老先生正向店家推銷韮菜,看著店家推說不吃韮菜,又聽老先生說:
「不要讓我沒拿錢回家嘛!」
老闆娘看得心酸,就把大部份的韮菜都買下來,但事實上老闆娘也不知道如何烹調這些韮菜呢!
老闆娘的舉動,看得我感歎不已:以前時常在網路上看到有人稱讚我們家老闆親切、嫌老闆娘「勢利眼」,但我知道這不是事實,因為我是了解老闆娘的,她是那種容易心軟的人,卻又怕自己因為心軟而被騙,所以態度難免會強硬些,不認識老闆娘的人,都會覺得她很愛計較,但真的了解之後,才知道那是「良善之人的武裝」。
PS:我們家老闆娘不是毛嫂喔!
生活困頓時的避風港
假日終究是結束了,搭上了火車,往臺北的方向前進,窗外的景致先是海景,而後山景,最後則是密密麻麻的水泥建築。
我並不討厭臺北的喧嚣,相反的,我喜歡她的熱鬧、知性,但除了知性外,我也需要一個可以讓自己無所事事、到處閒晃,可以放空,什麼也不想的地方,而大溪則扮演著這個角色。每當我被生活的困頓壓迫時,想到大溪,就會心存感激,至少自己還有一個地方可以去-----可以衝衝浪,可以騎單車閒逛,有一張可以望著大海的大床,讓陣陣海潮聲伴我入眠,於是…就算生活再不順遂,因為有這樣的一點小光點,就足夠讓人內心產生勇氣與快樂了。

(大里火車站附近發生的活春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