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02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2011夏日, 我在菲律賓亂亂走之即時報導

因為機票很便宜,才決定的菲律賓之行
老實說,進行這次的菲律賓之行,我有點後悔,之前看到機票價格非常實惠,所以就買了,只是沒想到後來又買了到洛杉磯的機票,一次要規畫兩個行程有點吃力,加上搬家、及工作地點的遷移,所以這一個多月來,日子就在忙碌中度過。
隨時上網查看,比即早訂票更重要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可以買到這麼便宜的機票?除了「天公疼憨人」外,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平時要多做準備」,可以先成為各航空公司的網路會員,接著就會不時接收到特惠票的訊息,此時去搶購,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這次我買到馬尼拉的機票,去回單程各是688元,加上各種稅,共兩千四百多,聽到這種價格,朋友們都羨慕死了,不過我買到這種價格的機票,是矇到的,當時只是無心的上宿霧太平洋航空網站查一查航班,竟找到這種價位的機票,您說、能不買嗎?
後來我又上背包客棧「機票比價」瀏覽,沒想到竟又被我看到未稅前一萬六千多到洛杉磯,稅後二萬五左右的機票,女同事不可思議的說:
「這種價格是我去年查到價錢的一半而已吔!」
所以我就又訂了到美國的機票。
有人說,機票愈早買愈優惠,這話我不同意,我的第二次夏威夷之行,買的機票,稅後只要一萬八千多,是在我出發前的二個星期才買的,所以說早買早優惠,這話不一定是對的。
出發到菲律賓前,我才訂公主港到馬尼拉的機票,價位也很誘人,所以說訂票早晚不是重點,重點是要隨時掌握資訊。
航班時間很差的宿霧航空
雖然說宿霧太平洋航機票很誘人,但航班的時間卻很差,凌晨1點25分,由中正機場出發,到馬尼拉才3點多,所以乾脆又訂馬尼拉到宿霧的機票,6點多出發,7點多到達宿霧,這種時間的飛機不能常搭,不然肯定爆肝。
以上是去程,回程的時間也不是很好,回到臺灣已經12點多了,如沒人接送,肯定是個麻煩,據好友Russ說(這就網路社交的好處,總是有不少「好人」即時回答問題。),一點多之前還有灰狗巴士可以搭,不過到了臺北,我還是必須睡臺北火車站吧!
到達桃園機場的時間太晚, 所以沒有地方用餐

17日晚上,我先開車載母親大人到員林統聯客運附近,接著再由母親大人把車子開回老家。統聯客運把我載到中壢休息站,然後再由另一部往桃園機場的車子把我載走。
到了桃園機場,CHECK IN後,原來想到候機室附近的餐廳吃東西,沒想到所有的店面都關了,只好吃冰冷的八寶粥、花生仁湯罐頭充饑。
手提行李的規定變嚴格
CHECK IN時,看到手提行李的規格變嚴格,規定只能隨身帶一個輕於7.5公斤,行李大小也有限制,我擔心要補交托運費,不過臺灣的服務人員沒有把關得很嚴格,直接讓我把一個小行李箱及背包當手提行李,隨身帶上飛機;不過當我在馬尼拉轉機時,櫃枱小姐就要求我稱行李箱的重量。(←馬尼拉迎接朝陽)
8.9公斤,要托運喔!」
我問櫃姐要不要補交費用,她說不用。後來我看到了很多人,被趕回去將所謂的隨身行李托運,我心中唸:
「阿彌陀佛!」
可是心中卻懷疑,自己當初買的機票,是可托運行李的嗎?之後從宿霧到公主港,從公主港到馬尼拉的這兩個航班,確定只訂帶隨身行李的票種,到時候必須行李先減重,或是補交托運費了。
更改登機門, 害我差點錯過飛機

我在馬尼拉國內機場等待登機,可是隨著時間的逼進, 竟沒有看到航空公司開放登機,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我開始覺得有點不對勁,大廳裏一直響起聽不太懂的菲式英文廣播,隱約中好像有聽到「Mr.Lu」的字眼,為求安全起見,我趕緊問櫃枱,櫃枱才緊急的把登機證上的登機門號碼由120號改成117號。厚!好險,差一點行李到了宿霧,人卻留在馬尼拉!於是我以十萬火急的速度,狂奔到117號登機門。
沒有BO’S COFFEE, 頭昏腦脹怎麼辦?
飛機終於到了宿霧機場,到達目的地,我本是該高興的,但緊張感把抵達目的地的快樂給淹沒了,到機場大廳,一直思考一下步怎麼走?只是因為沒有睡好,頭昏昏腦脹脹的,怎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正好看到大廳有一個公車、一個計程車的指標,我高興的想:
「難不成有公車可以直通到巿區!」
不過很遺憾的,問了服務的警員,卻得到否定的答案。
失望過後,腦筋還在空轉當中,問一位警員,哪裏有咖啡館可以讓我醒醒腦,警員說出境大廳有,於是我就往他指示的方向前去,不過這咖啡館不是我喜歡的BO’S COFFEE,我印象中以為在還沒CHECK IN的地方,就可以看到BO’S COFFEE 的說,看來是記錯了。看著這家所謂的「咖啡館」,感覺很沒有咖啡館的Fu,所以我放棄了在機場裏喝咖啡。
計程車敲竹槓可以申訴, 但我仍被敲竹槓了
看到出境大廳外也有一排計程車,於是走出大門,認命的準備搭計程車到巿區,一上車,旁邊的警員就交給我一張紙,上面寫著計程車的車號,警員說,這司機如果敢敲竹槓的話,可以打申訴電話,真好!這樣就不用怕當冤大頭了,但……,後來我還是當了冤大頭。
原來我看司機老老實實的跳表,心上的大石頭就掉了下來,到達目的地時,我還傻愣愣的問多少錢,表上寫的明明是二百出頭的費用,司機卻說二百五十元,我依稀記得以前出國,不知道在哪個國家過路橋費用都由乘客付,但印象不是很清楚,對於司機要求的價格超出表上的費用,我是有疑慮,想問個清楚:
But……。」
看到司機一張笑咪咪、諂媚的臉,精神不繼的我突然覺得要說清楚、好累喔!所以就直接給他兩百五十披索,但後來,又對自己感到很洩氣,我擔心,如此一來又助長當地司機不當的敲竹槓行為。
很價宜的居住地方Cebu guset house, 就在Mango park hotel對面

我在菲律賓前兩天的住宿地點,是宿霧的Cebu guset house,網路上有提到,Cebu guset house的招牌不是很清楚,計程車不容易找到,但我卻一下子就看到了,而且它還是在我前幾次住的Mango park hotel的對面(←在Cebu guset house的小房間)。
本來這次還想住Mango park hotel的,可惜沒訂到。其實Mango park hotel給人的感覺普普,但頂樓有一個可愛的泳池,提供的早餐也還不錯,所以滿想住這個地方的。上次住這個地方,可以看到白種人跟召的男妓一起用餐,但工作人員好像也不覺得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這次在Cebu guest house裏,我竟又看到西方老頭子帶著一個男妓待在起居廳,看來菲律賓真是個開放的國家。(
這次住的Cebu guset house是個規模很小、但管理不錯的地方,我九點多到,問櫃枱小姐,什麼時候可以check in,櫃枱說,現在有空房,可以先入住,真是感動啊)。
Cebu guset house沒有提供早餐,沒有私人(←Mango park hotel)的衛浴設備,我的房間大約兩坪不到,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張雙層床,待一夜臺幣兩百多。小房間有點悶熱,但因為稍早沒有睡好,所以我顧不了悶熱的天氣,倒頭就睡。
菲律賓當地著名的連鎖餐廳《Jollibee》與《超群》
睡飽之後,百無聊賴,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但肚子早就餓了,所以就到Jollibee吃東西。
Jollibee》是菲律賓當地著名的速食連鎖店,而《超群》則是當地最著名的中式餐點連鎖餐廳。以菲律賓當地人民的收入水準來比較,這些連鎖餐廳的價格並不便宜,但這些地方卻依然高朋滿座,真不知道當地人怎麼過活的?
在菲律賓當地的菜單上,幾乎看不到青菜,他們的飲食習慣時常是一份沒有青菜的主食,加上一杯冰飲,這樣的飲食習慣,卻很少看到菲律賓青少年有肥胖的情形,大概是因為飯量較少的關係吧?
「君子寧可食無肉、不可食無『菜』!」
先在Jollibee吃了完全沒有青菜的速食餐,再來在另一家中式餐廳連鎖《來吃吧!》吃一碗青菜少得可憐的湯麵後,晚餐時,我終於受不了了,就在Ayala center的超群點了一碟青菜來猛吃。
菲式英語非我強項
我與菲律賓式英文有點隔閡,跟當地人交談時,我時常會發出「嗯!」這個音,再外加一臉疑惑,像點餐時,櫃枱人員問了我一些用餐口味的選項,或是其它問題,有時候還刻意放慢了速度,但我還是一知半解,最後只好笑笑的說:
Up to you!」
就這樣,我的點餐多多少少有點碰運氣的意味!
到宿霧最大的Shopping mall之一的Ayala center逛逛吧!

我的住的Cebu guset house離宿霧三大購物中心之一的Ayala center很近,大約走十分鐘的路就可以到達,所以休息過後,我就到Ayala center報到。宿霧的Ayala center,正在整修中,以後規模應該會更擴大(→Ayala center的中庭花園)。當我走進Ayala center時,就看大到一個很漂亮的大中庭,就跟馬尼拉的一樣漂亮,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以前宿霧的Ayala center根本沒有這個大中庭。
這裏的男性服飾品牌多以「男模特兒的肉體」來吸引顧客的目光
雖然Ayala center的規模不小,不過SM city更大,兩個Shopping mall裏面的東西琳瑯滿目,應有盡有,不過電器用品千萬不要買,因為比臺灣的貴;衣服很有型,最特殊的是,很多的男士服飾品牌都是用「男模特兒的肉體」來吸引顧客的目光。我可以明顯感覺到,菲律賓的男模特兒,脫得比女模特兒兇,大概是因為好身材的男性一脫,不但可以引起當地男性「起而效尤」的心態,又可以滿足女性同胞,及為數不少的男同志。
同志朋友就在你身邊
滿足「為數不少的男同志」!這話怎麼說?我在宿霧的這兩天,看到將近一打的「Lady boy」(變裝男孩),還有些外表平常、但舉止陰柔的男孩,當然囉!更別說外表與舉止一般的同志們,可能就隱藏在人群之中。
當地著名的服裝品牌Bench
在上面提到Jollibee速食餐廳那一段文章裏的插圖,有沒有看到一旁的猛男廣告?才一天的時間,這廣告便又換上了另一幅猛男圖,圖中女主角美豔保守,但男主角一樣裸露著上半身,讓人明顯感覺到,菲律賓真是個男模「不脫不快」的國家,君不見Shopping mall裏,很多男模光著上半身,展示自家品牌的服飾,尤其是「Bench」這個當地潮牌,更是把男體性感,表現得淋漓盡致,看到他們家的男模,長得帥、身材又好,相較之下竟會使人有一種「自己醜到有罪惡感」的感覺。
菲律賓當中就屬宿霧人及伊洛伊洛人最漂亮
臺灣人不是有這麼一句話嗎?
「街上招牌砸下來,打中的人當中,十個裏八個是大學生!」
這句話在宿霧可以改成這樣:
「街上招牌砸下來,打中的十個男人裏,有八個是帥哥!」
我指是廣義的帥,這裏的「帥」,包括「長得好看」和有「型」的,這裏的「型」不是用外在的服飾裝扮來加分,而是很自然的一種風格。
我好像只說到男生而已,怎沒提到女孩?說實在,可能是當地的女孩跟臺灣認定的美女標準不一樣,所以儘管當地女孩很有自己的味道,但卻還沒讓我找到真正漂亮的「麥芽色女孩」。
上次從菲律賓返回臺灣,負責接機的司機大哥曾住在菲律賓好一段時間,他說:
「菲律賓當中就屬宿霧人及伊洛伊洛人最漂亮!」
如此仔細觀察,「宿霧人長得漂亮」這話真的不差!
PS:我覺得馬尼拉的馬卡蒂區裏的男男女女更好看,最漂亮的麥芽色女孩,應該在這裏吧?
我在Ayala center裏,到處走走、到處看看,卻沒有下手買東西:屈臣式裏有賣低系數的防曬乳,價格優惠,我不敢買,因為我訂的是只能帶手提行李的機票;想買衣服,不能下手,因為在臺灣漂泊不定,買多了只是自找罪受,更何況早已超過了覺得「穿上什麼衣服,就應該會變得『很不錯』的年紀」了!
可以無線上網的當地咖啡館BO’S COFFEE
逛了一段時間後,就到我最喜歡的當地咖啡館「BO’S COFFEE」,點了一杯卡布奇諾,慢慢啜飲。
BO’S COFFEE有提供無線上網(記得要跟櫃枱拿密碼),而且如果可以搶到數量有限的插座,就更幸運了。在宿霧的兩天,我就到BO’S COFFEE四次,宿霧雖燥熱,我甘之如飴,但寫文章卻極要一個舒服的環境來寫作,而BO’S COFFEE便是很適合寫作的地方。
在臺灣,我們習慣自己把喝完的咖啡杯送回櫃枱,但在菲律賓,我只是做同樣的事,服務生竟驚喜到「Thank you every much」個不停!
第四次到的BO’S COFFEE,是羅賓森百貨附近的一家分店,不過很討厭的是,當天網路竟然不通,我只好打打文章,打到厭煩了,就看轉檔後,存在電腦裏的布袋戲影集,害負責守門的服務生,頻頻因為偷瞄而分心,忘了幫客人開門。
「小綿羊」出現在「大野狼」森林---要不要騎機車?
在未出發到宿霧前,就在臺灣辦好國際機車駕照,但沒騎過打檔車的我,對於打檔車有點焦慮,有人說騎打檔車,很快就可以上手;也有人說,騎打檔車,不容易啊!眾說紛云,於是決定,如果有提供臺灣的機型,才租機車,後來發現我住的Cebu guset house,有提供「非」打檔車出租服務,但後來還是決定不租,原因有二:
1、我不知道除了逛百貨公司,宿霧還有什麼好看的?
2、網路上說明,臺灣的國際駕照不被菲律賓承認,被警察抓到,只能任人宰割了。
湊巧,第二天一早就看到一個老外被警察攔下來,這個情景更堅定了放棄租機車的想法。
超划算的代步工具---吉普尼
沒有機車代步,也不想搭計程車,吉普尼就成了第一選項,不過我這個人一向是觀察許久後,才會行動的人,太久沒搭吉普尼,我又開始變得有點畏怯了,先在Jollibee裏觀察店外吉普尼一段時間後,再對照旅遊指南並詢問服務生,知道搭車體上有寫Carbon的車,就可以到達想去的「麥哲倫十字架」。
覺得準備充份後,就開始到街上攔吉普尼,一下子就攔到了一輛車子,我問是不是有到Carbon market?車上的人好像給了我:「有!」的表情,可是當我上了車之後,問了左右「鄰居」後,竟給了「車子不是要去Carbon market」的答覆,當下我心裡就想:
「算了吧!到哪裏都好!」
前往麥哲倫十字架途中發生的「傻瓜三部曲!」
雖然當下放棄,但當再度提到自己是要到麥哲倫十字架時,大家就恍然大悟,並熱情的告訴我,這車的確是要到Carbon market的,只是我發音發成了「Carpon」四聲,造成了誤解,於是車上的「各位老師」教我發「Carbon」三聲!
Mango park hotel到Carbon market只要七披索,但一開始不知道價錢,於是拿了十披索給司機,後來司機傳了三披索過來,結果我不知道這三披索是要做什麼的?只好把錢拿在手上,以目光試探著旁人,這時身旁的一位老太太伸手過來,我以為她要代我處理,就把錢交出去了,然後…老太太就把錢放進自己的包包,我才知道...原來她的意思是:
「錢如果不要,就給我吧!」
當下我傻住了,但也不好意思要回那三披索!
(裏面就是麥哲倫十字架→)
到了Carbon market時,車上的一位大姊很熱心的把我帶到City hall前面的麥哲倫十字架,並跟我揮手說再見。一看到大姊舉起來手,我以為她要給我一個「Give me five!」所以馬上就熱情、迅速的舉起手準備跟她擊掌,大姊一楞,只好生硬的跟我擊了掌。
這事當下我沒有什麼想法,事後回想,卻有一種想挖個地洞鑽進去的感覺---好糗。
「好個Give me five!」
麥哲倫十字架及聖嬰大教堂

看到了麥哲倫十字架,真是開心,來宿霧好幾次了,這是第一到這個著名景點看看,總算了了一個心願。
麥哲倫十字這裏有好多阿姨在兜售蠟燭,這蠟燭是獻給十字架的,一大把一百披索,一小把五十披索,不過我只買一根---十披索,拿了沒有點燃,就直接效在十字架的基座上面,不知道阿姨們會不會直接又拿回來賣?
是「聖嬰大教堂」吧?沒有我的門票錢吔
十字架旁應該就是「聖嬰大教堂」,照旅遊指南上說的,這個地方應該是要收費的,但我大剌剌的走進去,卻沒有人跟我收取費用。
走進「廟」裏……,喔!不對,是「教堂」裏,信徒虔誠的膜拜,跟臺灣廟裏的信眾一樣讓人動容。來宿霧這麼多次,這是頭一遭開始有動力到這種類型的景點,人的心態,果然是會改變的,當下我開始能享受這種不同以往的度假氛圍,而不再是一昧的「碧海藍天」(←聖嬰大教堂)。
坐在教堂的大殿中,看著略顯昏暗的聖殿與虔誠的眾生,一種很寧靜的感覺再度在心中萌生,於是我靜靜的享受這讓人心平氣和的氣氛。一段時間後又起身到處走走,旁邊的小室裏,有三尊跟真人一樣高的聖像,信眾輕輕著撫摸著聖像外的玻璃櫃,顯現淡淡的孺慕之情
參訪完聖嬰大教堂後,信步走回奧梅紐街與科隆街相交路口的附近區域,這裏是宿霧下城最重要的點。
猶有風情舊城區---宿霧下城
奧梅斯紐街與科隆街相交的路口附近建築雖然破舊,卻顯得比上城生氣勃勃,記得第一次來宿霧時,住的就是這個區域,早上人潮還沒出現時,老城區呈現著一副衰老的容顏,地上的污水橫溢---但一旦人潮出現,人氣帶來的生氣,就讓下城有了的轉變,整個區域頓時年輕了起來。
PS:當時住的叫作Cebu business hotel(→),是「背包客棧」上有人推薦的,大約花了一千多的臺幣,但房間很小、空調很吵,真是不愉快的回憶。
愜意的小乞丐
在熙來攘往的十字路口,躺著一個小乞丐,上半身打赤膊,一臉慵懶,本來我是該持著一顆「悲憫」心的,但此刻卻參雜著一絲絲「羨慕」的複雜情緒---小乞丐那種泰然、不以為意的態度,好像在作日光浴,乞討只是順便而已。
下城最重要的購物中心Metro Gaisano
在這個區域,最大的Shopping mall就是Metro Gaisano,據說他們家的另一個Countryside Gaisano是宿霧第三大的購物中心。 雖然說Metro Gaisano的規模遠不及三大購物中心,但Metro Gaisano帶給舊城區人的方便,真是無與倫比,而且我比較喜歡Metro Gaisano(→),因為感覺上,它比較親民。
到2 GO買船票吧!
這次除了參觀麥哲倫十字架外,順便要購買到薄荷島的船票。幾年前,第一次要買到薄荷島的船票,在宿霧舊城像隻無頭蒼蠅到處搜尋,街道的騎樓下有賣船票的亭子,我卻聽不懂賣票的小姐在說什麼?直到找到「2 GO」這家公司,那裏小姐的口音沒那麼的重,一「耳」瞭然的狀況下,終於買到薄荷島的機票,所以我對於2 GO很有好感,當好友的網誌出現2 GO的LOGO時,還讓我覺得好興奮呢!
2 GO成功的買到船票,是Supercat ferry的來回票,855披索。
PS:某次我自己到宿霧,為買到錫亞高的船票,先搭計程車到港口,回程嘗試坐吉普尼回去,路徑是先搭由港口到SM city的車子,到了SM後,再另搭吉普尼到Ayala center。這次想說,反正可以到2 GO買票,所以沒再進行這個行程,不過這條交通路線,可以參考,只是比較耗時。
一切待辦的事就緒後,正巧看到有到SM的吉普尼,就直接搭車出發。這一段路不算短,但卻只花我8披索而已。
好大的SM city
,連保齡球館都有
SM city的規模比Ayala center更大,裡面有保齡球館、健身房,還有專為小朋友設計的小火車造型的城內搭駁車。SM city裏面賣的東西跟Ayala center差不多,有趣的是,兩個購物中心都有賣房子的專員,那些專員啊!看到我就問:韓國人?日本人?最後還要我自行告知是「臺灣人」!真是氣死人了,哼!就算以後入籍菲律賓,絕對不要跟你們家做生意!(←SM內部的一樓大廳)
SM待了好長一段時間(反正我也不知道要
去哪裏?),回程我企圖搭吉普尼回到Ayala center,好心的人士跟我說可搭吉普尼04L,但招喚了幾次04L的車子,才發現好像時間太晚,所有回Ayala center的車子都已經停止行駛(這一條路徑我無法保證),所以我只好搭計程車回去,這一趟花了我七十披索。

從沓比拉蘭到阿羅娜海灘, 我都是搭比較省錢的三輪機車

這一夜,我把行李整理好,隔天到Jollibee吃了早餐,就到Supercat的港口搭船。船行大約兩個小時,就到了薄荷島的省會「沓比拉蘭」,從沓比拉蘭到邦磱島的阿羅娜海灘有一段距離,記得第一次誤打誤撞走到薄荷島,搭Van,花了我五百披索,後來學聰明了,都搭三輪機車,從港口到阿羅娜海灘大約二百披索。從阿羅娜回港口,可以看看有沒有回程車可以搭,價錢價宜多了(Supercat→)。
感覺有被變相加價
這一次載我到阿羅娜海灘的駕駛,一直要我請他喝可樂,根本是一種變相的加價嘛!
一開始三輪機司機開的價錢是250披索,我說不要;後來改開220披索,我還是拒絕,最後以200披索成交,但加上後來我請他喝可樂的錢,就不只這個價錢了。
三輪機車的司機叫Nilo,很有趣是,除我一個乘客外,Nilo機車後座還載了他弟弟,我很好奇的問,為什麼弟弟要坐後面,Nilo說弟弟也也想幫忙賺錢,但機車的價格太高,買不起,只好坐在後面,幫忙張羅生意。Nilo一直說錢難賺,這趟行程,扣掉油錢,還要拿來養小孩,他有三個小孩要養,生活真是不容易啊!說著就要我請喝可樂,因為可樂可以「提神」!
你的女朋友是男的還是女的 ?
Nilo又問我,結婚了沒?知道我未婚,就開玩笑的問:
「你有什麼問題嗎?怎麼還不結婚?」
接著又問我的女朋友「是男的還是女的?」
我笑著反問,女朋友還有男的喔?並且反擊:
「那你的太太是男的嗎?」
Nilo開玩笑的說,他有兩個太太,其中一個是男的喔!然後Nilo就這樣一直哈啦下去,最後才說:
「開玩笑的啦!」
兩人說著說著就到了這三天要住的 Alona kew white beach resort & spa。
之前就決定要請他們兄弟喝可樂,但Nilo說錢給他,他自己會去買,我只好拿錢請他找,他說他身上只有20披索,可不可以只找20披索,其實花錢事小,但之前就覺得Nilo在作賤我的善意,所以對他就已經有點小不爽了,因此堅持只給250披索,我馬上跑到Alona kew 的櫃枱換錢,然後交給Nilo。Nilo還興沖沖的希望我回程時也可以call他!我嘴裏雖是說好,但心裏卻決定,絕對不再讓他載。
在薄荷島上住的Alona kew white beach resort & spa
Alona kew white beach resort & spa給人的感覺不錯,我在臺灣的網路上訂時,三夜加稅後,約4千4百多臺幣。Alona kew裏面有小泳池,有氣氛很好的餐廳。我的住的小芧草屋裏只有昏暗的燈光、私人的衛浴設施也不算舒適,但儘管屋裏設備簡陋,室外卻放著很有度假感的小桌椅,小屋到沙灘不到幾步的距離,從玄關就可以看到沙灘與海……我將在這裏度過三個夜晚、感覺還不錯啦!
Alona kew white beach resort & spa(→)時才下午兩點多,還沒拿出訂購單,櫃枱就問我是不是Mr.Lu?結果訂房的資料都不用拿出來,就入住了。
剛到阿羅娜海灘時,天色陰沈,讓我很沒有到海裏去玩的Fu,只是稍微的逛了一下海邊,就到泳池去游泳。泳池雖小,但深度很夠,一邊淺、適於兒童戲水;另一邊深,深逾兩米以上,可以練習潛水。泳池旁邊有躺椅、有草皮、有綠樹,綠樹上有沒看過的鳥類,外表很漂亮,鳥囀啾啾,聲音很悅耳(Alona kew 的中庭泳池←)
同來玩月人何處, 風景依稀似去年
到達第一個想到的目的地,卻有點孤獨,人也變得有點怕生,但我儘量表現出豁達大度---雖然心中還是有一點點的緊張。
夜晚降臨,我的心情好了許多,尤其是黃黃的海畔火把一亮,內在潛藏的活潑,又開始顯現出來。
在阿羅娜海灘吃得便宜
在阿羅娜海灘用餐,價位比較高,但背包客的精神是「省吃儉用」,所以想徹底當個背包客,可以到離海邊遠一點的小吃店吃飯,一樣好吃,價格卻只有海邊的五份之一到四分之一。
留在薄荷的最後一夜,我是在阿羅娜海灘用餐的,忘記了以前跟L,及幾個萍水相逢的臺灣人,吃得很便宜的地方是那一家店?此次遍尋卻不得。這一晚一位舉手投足自然、輕鬆到讓我以為是臺灣人的韓國大哥,跟我同在Alona seaside用餐,我點了一份套餐,韓國大哥直接點了櫃枱上煮好的幾盤菜,結果花的錢比我的便宜很多,看大哥選餐的方式才提醒了我,這裏就是我尋尋覓覓的地方---當年我、L,及其他四個人就在這裏吃吃喝喝,說說笑笑,六人才共花了三百多披索而已;當時我們又續攤,到暗巷裏喝啤酒---「舉杯邀明月、對影成十八人」,暗巷很安靜,我們的心卻很火熱;如今往事歷歷在前,人卻「形隻影單」,雖多了自由,卻多了幾分擔心與無助。
好吃又便宜的當地麵包
有時候不想躲在身邊都是當地人的地方吃很便宜的小吃,或到「有錢人的地盤」---海邊吃「貴森森」的高檔餐廳用餐,到小吃店旁的麵包店買麵包來吃也不錯,這家店賣的小麵包便宜又好吃,一餐只花大約三十披索上下,人就可以吃到胃脹肚凸。
到處都有Wify
Alona kew裏面,只有接待的大廳可以上網,在房間裏上網則要付費---這一點Alona kew反不如Cebu guesthouse了。
儘管是在出遊,我還是會忍不住上網,讓朋友知道自己當下的情形,畢竟自己一個人的旅行,真的很寂寞。在菲律賓,餐廳提供Wify,好像成為必要的條件,時常可以看到餐廳外面寫:
Free wify!」
無線上網成了招徠旅客的必要工具,我在宿霧有看到、在薄荷島也有,後來到了愛尼島也是。從薄荷島之後,我的行程變得比較隨興,訂房靠的就是利用隨身小筆電的隨身上網。
阿羅娜海灘外面都有很美的珊瑚群
到了薄荷島以後,最讓我開心的是,終於可以下海玩了。自從考了Open water的潛水證照後,就再也沒有接觸過潛水,證件算是考好玩的,每次到海邊玩,都會覺得有點遺憾,至於潛水的知識還剩下多少?我不知道,如果真的要下水,反而會擔心,基於以上的理由,還是決定只玩Free dive就好了。
帶著小泳鏡下水,大約游到離岸邊100公尺左右,就可以看到珊瑚群漸漸出現,魚兒徊游其間,愈往外游,愈可以看到完整的珊瑚,以前與L共游時看到像桌子一樣大的珊瑚不見了,但看到的卻是更精彩的鏡頭,多的不可勝數的珊瑚,密集出現眼前,等到愈往海裏游進,珊瑚突然失去了蹤踪,原來海底地勢徒降,由四五米深,突然降到了十幾米,澄透的海頓時變成藍矇矇的一片。
我在海裏快意的追魚、拍魚的照片,也好幾次努力的潛入四米以下的深度,水壓壓得耳膜穩穩作痛,就這樣,第二天的潛水後,我啐出了一口血痰,原來鼻腔內膜出血了,嚇得我之後都不敢再潛那麼深。
PS:潛水調節壓力,本來就不該太過快速,只因為Free dive的肺活量有限,所以必須快速潛入,造成壓力突然快速增加,這一點下次一定要注意。
在Alona kew的三天裏,我多是一個人東逛逛、西繞繞,不是在海裏游泳,就是在泳池裏玩水,再不然就把沙灘一遍又一遍的走過來、走過去,與我有互動的人,最多的就是打掃房間的工作人員---我果然不是「權力核心」當中的成員啊!
瞹昧
除打掃人員之外,第二天在海邊散步,被一群年輕男女拉去合照,至於為什麼找我?我也不知道?後來我找到海裏游泳,之後再游回來,當中的一個女孩說:
「Wow!you are a good swimmer!」
男孩Alex則說:
「I like your body!」
男孩原本的意思是,他欣賞我的身材,我卻扭曲他的意思,故意挑眉做挑逗狀,說:
「真的嗎?」
這時候所有的女孩子們都開始尖叫、狂笑了起來!
除了不小心跟Alex「搞瞹眛」外,跟Tony才是真的瞹昧不清。
打從一開始,Tony就一直對我釋出相當的善意。來自德州的菲裔美國人Tony,跟著一大票家族的人來到薄荷島度假,私下逃離了家族視線的Tony會跑來跟我說說話,我知道他很喜歡我,而且喜歡的程度,已逾越了普通的朋友關係,為什為我知道呢?因為後來的Tony跟我一起瀏覽我拍的照片,竟是要我把一些身材拍得特別清楚的照片寄給他,他一直誇我的身材好Sexy,但……有些話誇到一半就閉口了,我知道他怕說太多,可能連朋友都當不成。
本來以為Tony已經卅好幾了,後來才發現他才廿三歲而已,他自己嘲笑自己,擁有中廣身材,容易讓人產生誤解。
Tony早我一天離開Alona kew,離開前,他要我一定要寄Mail給他,但我到現在還是沒有做好決定,該不該把照片寄給他做紀念。
我買的芒果比較貴
菲律賓人會看人做生意,這一點我是知道的,關於這樣的作法,我一直覺得不舒服,但也沒辦法,像這次我在海灘買了一公斤的芒果,花了120披索,另一個老太太只花了一百披索,聽了老太太的報價,我的臉都綠了,老太太安慰我說:
「因為你看起來就像個好心人!」
哈!我心裡想,應該是我看起來比較像凱子吧?
臺灣霹靂在菲律賓
菲律賓假期,除了前兩天在宿霧大太陽外,其它時間幾乎天天下雨。待在薄荷島還算好,早上還會有陽光從雲層透出,但下午之後就可能會降下雨水,之前L的叔叔說這個區域的雨量有限,通常下午會下一點點雨,然後就放晴,但可能因為颱風季節,所以這段時間雨下得不少,還好早上的些許陽光,總能平衡一下心情。下午過後,雲層開始變厚,雨就漸漸的滴落,我只好躲在自己的小茅草屋發呆。
雨停了的晚上,我就會到阿羅娜海邊的Oops餐廳附設的咖啡館喝咖啡。躲在人少的Oops咖啡館,偷聽隔壁的現場演唱,還滿舒服的;如果有下雨的情形發生,我就會改到Alona kew自己附設的餐廳喝咖啡。
在兩個地方的咖啡館,我都有把儲存在電腦裏的布袋戲影片播放出來看,結果兩個地方的服務生都躲在我的背後偷偷看,Oops的服務生甚至還問我,哪裏可以找到這種影片,我請他到Youtube輸入Pili,應該就看得到;後來我在愛尼島的餐廳用餐,一位女服務也站在我旁廳看布袋戲影片的播出,我問:
「You like?」
女服務生用力點頭,於是我請她搬椅子過來跟我一起欣賞------這算不算是到異國發揚臺灣文化?
真的只有200披索的三輪機車接駁
待在薄荷島的日子終有結束的時候,拿著行李往港口的路上走,一位三輪機車駕駛問要不要搭車?只要三百披索就好,我覺得太貴,所以拒絕,但愈往前行,卻沒有看到任何有載客意願的三輪機車,所以有點後悔,想往回走,卻又拉不下臉,我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路?就在此時,救星出現了,一個要回程的三輪機車騎士,主動來詢問,要不要到沓比拉蘭,只要200披索就好,於是我就上了車,回到沓比拉蘭。
搭船行李也要有重量限制 ?
在港口,服務人員要我稱行李箱的重量,稱完之後,要我交20披索,記得以前沒有這種規定啊?怎麼現在變得愈來愈嚴格?就在我搭飛機往公主港前,行李箱也被要求稱重,我問櫃姊如果改託運,要多少錢?櫃姊回答,多出一公斤四百多披索,她建議我多出來的重量可以拿到背包裏,只要低於七公斤,就不用多花錢了。於是我把多出的一公斤重量轉移到背包裏,的確省了四百多披索。
以上的經驗突然讓我想起了「朝三暮四」的故事。
在異地勇氣減半, 智商歸零
在船上,接下來未知的行程讓我開始期望這一段航程不要太早結束;之後前往愛尼島六個多小時的車程,也有同樣的念頭。
人終於還是到了宿霧,提著行李往外走,在茫然之中一位貌似忠厚的司機來拉客人,他說有Discount,於是我傻傻的跟著走,他所謂的特價,還是要350披索,早知道就該走出港口再叫車,而且這位司機還要等他太太,浪費了我好一段時間,太太上車後,兩人嘰嘰喳喳,後座的我反而像一個搭便車的人。
這個事件更深刻的刺激著我---原來到了國外,人的勇氣會減半了、智商會歸零,那個據理力爭的我不見了。
離機場很近, 服務態度很親切的Park hill hotel
這天入住馬克坦的Park hill hotel, 離機場很近,早餐會送到房間,網路上的評價都是「服務生的態度超好的」,這一點我十分贊同,從以往經驗歸納出來,好像中低價位的櫃檯都特別親切---當然這可能是我自己心理作祟。
Park hill hotel附近比我想像中的熱鬧,有Shopping mall、也有好多餐廳。我在Save more超巿採買後,就坐在「死打八克」喝杯熱茶。這個區域韓國人很多,所以有不少的韓式餐廳。
提早起飛的航班
又隔天,我從旅館到機場,只要五十四披索。早上10點的飛機,大約九點卅幾就起飛,這讓我覺得很詫異。在菲律賓,飛機Delay的情形普遍,這班飛機不但沒有延後起飛,反而還提早出發,真是不合理。
到了公主港機場,正在找三輪機車,往這一天要住的Deep forest garden inn,一位司機跑來問我是不是要搭車?我告訴他目的地後,他就熱心的告訴我,Deep forest的接駁車就在前方呢!這位接駁的司機問了我的名字,確定我是他要接的人,就把我給接走了—真好!
前往Deep forest的路徑,我是愈看愈擔心,Deep forest真的是在Deep forest之中,在林中繞了好幾次,才終於到了深深森林之中的旅館。
我到的時間不到十一點,櫃檯小姐說要到十二點才能入住,所以我先把行寄放,再搭上櫃姐幫我找的三輪機車,到San jone公車站訂第二天要到愛尼島的車票。
車子來回共要二百披索,我覺得有被坑的感覺,但這是櫃姐跟司機談好的,我也不好意思說什麼。
之前上網路做功課,網上有提到搭到愛尼島的車票要先預訂,結果到車站,車站旁小販跟我說,當天買就可以了,這……真是無言啊!白花了我200披索。
再逛公主港最大購物中心"UCCC"
在回到Deep forest之前,我打算先到公主港巿逛逛,就請司機先把我在UCCC購物中心放下。
舊地重遊,不免有點愁悵,忍不住搜尋自己過往的足跡,那曾與L發生爭執的購物中心就在眼前,百感交集!果真是「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陰雨綿綿的公主港
這次到菲律賓,沒想到會到遇著颱風外圍環流,結果大半菲律賓之旅,都在溼答答中度過,尤以到巴拉望時最誇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