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370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2011八月---原來舊金山是這樣子的喔!!!!

2011年的舊金山之行,是一個充滿期待,卻也充滿壓力的行程,旅行進行前,先走了一趟很辛苦的菲律賓自助行,加上要搬家及工作地點的遷移,從六月之後我就開始過著極度忙亂的生活。
行前的壓力
本來先是訂到紐約的機票的,但上網查詢飯店後,就放棄了,因為住宿的費用真的太高,尤其對一個人走的行程來說,負擔更重,雖然儘管已經訂了機票,但趁著沒付錢之前,就趕快取消,改訂到洛杉磯的航程,這一改,不得了,在洛杉磯,住的方面的開銷並沒有比紐約低,相反的,交通更加的不方便,除非開車,不然搭大眾捷運系統所花的時間,約是自己開車的三倍以上。
基於前面的原因,我決定在抵達洛杉磯後,便轉往舊金山,因為舊金山的大眾運輸系統非常發達,開車反而成了麻煩事呢!
從洛杉磯到舊金山兩種交通工具
至於從洛杉磯搭什麼交通工具到舊金山呢?有兩個選項,一個是西南航空廉價飛機,另一個則是搭灰狗巴士。
我搭達美航空到洛杉磯後,離當天最後一班的西南航空飛機只有一個多小時,怕時間不夠,搭第二天的飛機的話,就要洛杉磯過夜,所以我選搭灰狗巴士,坐夜車到舊金山,這樣又可以省了一夜的住宿開銷(事實上在機場過夜也可)。
「從洛杉磯到舊金山」這一段可怕的行程
「江湖上傳言」,從機場到灰狗巴士站不容易,尤其是入夜後,洛杉磯非常不安全,所以這一段路讓我傷腦筋許久,在網路上爬文很久,依然沒有很好的解決方案。
機場到灰狗巴士站最便宜的方式,便是搭LAX shuttle到附近的公車站搭公車,到了巴士總站,再走路到灰狗巴士站,據網路上的朋友說,走的這一段路很暗,大約有兩公里長,他們多是在「有光源」的地方,膽顫心驚的前進,到了灰狗巴士站就安全了。
習慣使用的代訂住宿網站
另外行前還有住的問題,也是急需解決的,一般而言,我多會從網路旅館代訂中心Agoda訂房,如果找不到價格符合需求的,就會找Hostelworld或是Hostelbookers代訂較簡便的Hostel,一般而言,三者提供的選項有時候會有重複,像我在Hostelworld訂到的Europa Hotel就比在Agoda訂的便宜一百多元,所以三者可以交叉比價。

訂太多不同的旅館, 等於浪費太多時間在"遷居"上面
一開始我先訂Elements hostel的男生通舖兩天,接著又在Agoda訂一家毁譽參半的The Pontiac Hotel & Hostel,再接著又訂Europa Hotel兩天,但後來覺得 ,這種作法實在不好!------本來會換這麼多家的旅館,為的就是怕住到不好的地方,所以採用「亂槍打鳥」的方式,期待可以不小心矇到還不錯的住房 , 但後來覺得這樣花在「搬家」的時間太多了,旅行的樂趣會大打折扣 , 於是取消The Pontiac Hotel & Hostel,後三天都住Europa Hotel。
八月是舊金山的旅遊旺季, 一定要提早訂房
除了訂前五天住的地方外,本來想說行程後半住的方面機動一點,到舊金山再訂房間應該沒問題,但想到讓一顆心因為住處未定而懸著,也不是辦法,所以還是決定在臺灣把一切住的地方都訂好。還好有考慮到這一個因素,因為後來才發現,八月是舊金山的旺季,住的地方不好找,一訂不到便宜的,剩下的選擇,  價格就會提高很多,這樣我吃不消,像我在舊金山的第六、第七天,是週末,根本訂不到房,只好住到附近有Bart ,離舊金山很近的奧克蘭巿的一家The West Oakland Hostel。The West Oakland Hostel的主人Traci小姐說,她的Hostel只能允許兩天以上的租賃,所以我必須一次訂了兩天,但事後我卻因為「突發的決定」必須放棄一天的住宿,白白浪費了一天的費用,真是無奈啊!------之後會交待清楚這個情形。
松山機場捷運站的智慧型圖書館 
終於到了出發的日子,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往松山機場前進。搭捷運抵機場站時,竟發現這裏有第二個「智慧型圖書館」---就是沒有管理員,借還書完全自理的圖書館。我想行程還很長,所以就借了一本由荷蘭人寫的「真情臺灣」,沒想到上飛機後,光看機上提供的影片就很好打發時間,所以根本沒有機會好好的把書看完。
小而美的松山機場
相較於桃園機場,我比較喜歡松山機場,一來交通方便,二來是裏面的陳設小而美,有Wify可以上網,如果沒有自備電腦的話,機場也有提供桌上型的電腦可以使用。
我在機場的餐廳點了可頌麵包加美式咖啡,共100元,自備環保杯的話,還少3元,比起以前的價格實在多了。
很妙的臺灣旅客,來自竹北
人先在日本轉機,轉機的時間雖然短,但還是可以稍微的瀏覽一下羽田機場。日本的一切設施啊!果然體貼,可惜時間有限,不能再仔細察看。
在東京我們轉搭達美航空,達美航空飛機大的嚇人,上了飛機,發現有人佔了我的位子,坐錯位子的小姐不好意思的準備換到自己的地方,我說不用麻煩,直接換位子好了。
換了位子,剛好跟一位臺灣人、來自竹北的「小周」坐在一起。小周人很有趣,英文不太好卻敢一個人到美國報到---因為他太太在美國待產,他必須去侍奉。至於小周的太太為什麼要去美國待產,這是他那很有想法的太太堅持要這樣做的---真是很妙的一對夫妻!
小周待在東京的幸福十二小時
小周在東京等待轉機的時間長達十二個小時,一開始有點小抱怨他的太太幫他買到這種機票,不過後來卻很高興可以利用這十二個小時在東京到處繞繞。之前我訂機票時,網站上註明是不可以停留東京的,但小周大膽一問,竟可以入境,真讓人羨慕,結果他在東京還接受了一群老太太下午茶的招待呢!
在美國入關的時候,小周面對海關的詢問,就像是丈二金鋼摸不著頭,真教人擔心。不過後來在我前頭的小周還是通過了盤問,入境成功。
排隊入關盤問的時間很長,如果搭當天最後一班西南航空飛往舊金山,可能會來不及,但服務人員卻讓轉機的人優先通過,所以也許得以在當天順利的轉機吧?
人終於順利的進入了洛杉磯,又是另一個不安的階段開始,不過更的「精采」的,還在後頭呢!
好冷的夏天
一入了洛杉磯國際機場的大廳,忍不住抱怨機場的空調太強,讓人感覺有點涼,後來才發現,這不是空調太強,而是當地氣溫本來就低,後來到了舊金山天氣冷得更誇張,以前曾讀到這樣一句話:
「最冷的冬天竟是舊金山的夏天遇到!」
說舊金山的天氣是「最冷的冬天」有點誇張,但在夏天親身經歷舊金山的冷,真的讓人刻體銘心------正當我準備好防曬油、泳褲、太陽眼鏡,準備到舊金山好好度過美好的夏日時光時,意外的冷,讓衣著單薄的我不知如何面對呢!
「你該想辦法弄到一支I phone的!」
在洛杉磯機場,茫茫然的找往灰狗巴士站的接駁車,先找到了免費的Lax shuttle C,準備到附近的公車站,轉乘車子到聯合車站,接著就走路到灰狗巴士車站。問了幾個人如何到灰狗巴士?卻得不到明確的答案,Lax shuttle的司機叫我先上車,並請一位金髮大姐幫我忙。這位金髮大姊面冷心熱,拿出I-phone幫我查到灰狗巴士站的路徑。車子從機場出發,過了一個路橋,遇到叉路時,車子是往右邊走的,結果大姐要我跟她一起下車,然後要我自行往左邊的叉路走,因為那邊就有一個巴士站,她要我在那搭車,另外大姊很誠懇的跟我說:
「你該擁一隻I phone的!」---因為I phone很方便。
對美國人來說,I phone真的是生活中的必須品,我在美國的這一段日子裏,一共有四個人,很熱心的拿智慧型手機幫我查路徑,這讓我不禁開始考慮,是不是真的該去買一隻智慧型手機 ?
到灰狗巴士站的驚險歷程---遺留在公車上的包包及重要旅行資料
與大姊道別後,按指示方向前進,就看到一個車站,但應該不是聯合車站,問了好久,才有人告訴我,可以搭42號公車到聯合車站。一上車,告訴司機要到的地方,司機說這一天的42號公車沒開往我想去的地方,但他可以帶我去轉乘。
車子行了一段不短的距離,公車上的乘客,果然如網路上的說的,多是黑人 ,大多都是一副「不太好惹」的模樣。
後來司機告訴我,要下車的地方到了,於是我匆忙的衝下去,慌亂之中竟忘了把最重要的背包給帶下去,雖然錢與護照都在身上,但訂房資料、飛機時間表、及灰狗巴士預訂單都在包包裏,沒有了包包,這下我傻眼了,當下腦筋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要打電話給巴士公司,卻不知道巴士公司的電話,更何況我的英文聽力不好,透過電話交談,準是有聽沒有懂。
不知如何是好的狀況下,只好向一旁的黑人女孩子求助,女孩熱心的幫我思考解決方式,她發現這班車一下子就會折返,要我稍安勿燥,果然不久後,車子就折回來了,於是我三步併兩步的跳上車,拿回包包。取回包包後,謝謝黑人女孩的幫助,女孩很大器的要我別客氣。
熱心的華僑載我到周遭環境很可怕的灰狗巴士站
以上是我到加州後,第一個難忘的經驗。在美西之行的路上,得到很多熱心的人幫忙,雖然有些一開始看起來有點「可怕」,但真正接觸後,就能發現他們都能熱心回答我的問題,讓我得到最實用的幫助!
一件很大的失誤得到即時補救,事情解決後,就開始覺得飢腸轆轆,但公車站附近的店面都已關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家小餐館的燈光還亮著。走到館裏面,看到華人小伙子來招呼,原來是福州人開的店,隨便點了一個餐點,就要十三塊美金,我很直接的問,要不要給小費?年輕人說:
「都可以!」
這種模棱兩可的話,讓我最後還是給了兩塊錢。
餐點的量很多,吃不完,店家說可以打包帶走。用餐當時,大小老闆都跑來跟我聊天,他們說明42號公車一般是會到聯合車站的!這一天可能是週末的關係,所以路徑改變了,看來非得再搭40號公車,才能到聯合車站,不過他們決定載我到灰狗灰巴士站。
餐廳店的老闆說:
「聯合車站到灰狗巴士站這段路非常的荒涼,白天看起都很可怕了,更何況是晚上?」
後來我一看,這一段路果然暗得很,路上少人行,有點像臺灣中南部發展不起來的工業區,這一天還好有人載,不然這段路不知道要走得多膽顫心驚?
謝過好心的餐廳大小老闆,走進灰狗巴士站,就看到很多乘客在等待搭車。
好貴的一張紙...... 臺幣四百多元
我是在臺灣在利用網路訂好車票,並列印出來的,照理說時間到了,直接搭車就好,但我不放心,想要詢問,卻沒有可以詢問的服務中心,只能直接問售票人員。排了半小時的隊,才能請售票人員幫我查看票有沒有問題?售票人員一看便說沒問題,等搭車就好了,可是當我要進入等車區,警衛詢問要去的目的地,又看了車票,就告訴我說:
「你的車票是要到弗雷斯諾(Fresno),不是要到舊金山的!另一段票呢?」
又是一件讓人驚慌的事,警衛要我到另一個「到站取票」的櫃枱列印另一段票。櫃枱人員說:
「你可以回家再印另一段票,不然就再付15塊美金,把網路訂票變成現場購票!」
我的媽啊!在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涼地方,去哪裏印另一段票呢?只好忍痛付15美金!---唉!一張紙就要四百多塊臺塊,真是「洛『城』紙貴」!
第一次發生這種事---灰狗巴士車位超賣,  卻沒有道歉的意思
氣人的事情不只這樁而已,我搭的是深夜一點多的車子,結果車位超賣,當初我不急著搶位子,好整以暇的排在隊伍最後,沒想到結果竟是上不了車,只能改搭4:45的車子!最氣人的是----服務人員只是冷冷的說:
「第一次發生這種事!」
說這話時,一點理虧、道歉的意思都沒有,氣得一黑一白的女孩,氣不過的與車站人員理論,每人才得到一份6.5美元的早餐券。
雖然說是要改搭4:45的車子,我們卻是五點多才出發。(←灰狗巴士給的早餐券)
一位菲律賓男孩,跑來跟我抱怨:
「這不公平!」
卻無可奈何!說實在的,從來沒看過態度這麼差、這麼嚣張的單位,在美國我可是見識到了。
說到嚣張,還不只這一樁,一位乘客只是質疑司機打混、拖延時間,就被司機趕到另一輛「願意接納」他的車子,完全沒有「以客為尊」的服務精神。
灰狗巴士的乘客,  好像多是經濟弱勢族群
車行每一段時間後,就會在某一站休息,讓旅客上個廁所。我發現會搭乘灰狗巴士的人應該都是經濟弱勢的人,車上多是黑人、墨西哥人。黑人大部份都很胖、屁股約是一般臺灣人的2.5倍大,墨哥人也好不到哪邊去,屁股大約是臺灣人的2倍大。
在美國的這些日子裏,明顯感覺到臺灣人「正常」多了,這裏的白人瘋子、怪咖多,我時常可以看到街上喃喃自語、精神異常的人在街上遊蕩。不管墨西哥人、白人、黑人,都喜歡在身上亂刺青一通,或是穿洞戴環,根本不管好不好看----他們的刺青,不像臺灣原住民的,有其神聖、肅穆的意義,真不知道他是為了「美觀」,還是「好玩」?
車子快到舊金山之前,先駛到隔壁的奧克蘭(Oakland),大部份的人都在此下車。後來灰狗巴士又繼續開往舊金山。
剛到舊金山,  就想回家了---好冷的舊金山
將進入舊金山,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舊金山的金融區,高樓大廈一棟接著一棟,很壯觀。
抵達舊金山時,天空一片陰霾,空氣是冰涼的,我的心也跟著冰冷了起來------這就是我的「陽光加州」?這就是我朝思暮想、一輩子一定要來一次的舊金山?------才剛到目的地,就開始想家了。
車子把人放在灰狗巴士站,我拖著行李就往外走,喃喃自語道:
「好冷的天氣啊!」(舊金山給我的第一眼印象→)
服務不是很OK的Elements hostel
我找到前兩天在舊金山住的Elements hostel所位於的那條路 ---教士街(Misson St.)。路的兩旁都是高樓大廈,但Elements hostel位於教士街與第21街(21th St.)的交叉路口附近,不知道離我現在的地方有多遠?於是問了附近飯店的門房,門房也很熱心的拿出他的「智慧型手機」,幫我查了地點,他說:從當時的位置到Elements hostel,大約要走一個小時,他建議我搭公車吧!謝過他之後,我便又繼續走,我想:反正花一個小時,來瞭解舊金山的大致街景也不錯,但走到第七街時,開始擔心「內急」會讓路途變得痛苦異常,就搭了主要行駛於教士街的14號街車,把兩塊錢的美金塞入收費機後,街車就載我往要住的廿一號街去。(Elements hostel→)
我上車的地方是第七街,車子慢慢的經過第八街、第九街……第廿一街,數目愈大,街景從原本的高樓入雲,慢慢的變成比較老舊卻有味道的建築,Elements hostel位於教士區,主要是墨西哥人居住的地方(還有不少的華人)。這區的東西比較便宜,沿途有很多的酒吧與餐廳,不過晚上時,但看起來比較亂。
一到了Elements hostel,就如網路上的批評一樣:櫃枱沒人接待!Elements hostel是一家酒店附設的青年旅館,人員多是在酒店工作,只偶而會分配人來處理入住的事情,我枯等一段時間後,酒店才派人來處理我的事情。
熱心的墨西哥大哥
我住的是四人男生宿舍,早我一步入住的是一位墨西哥籍大哥,稍早的時候未見著他的蹤影,等到夜晚,人才出現。
舊金山的夜晚很冷,青年旅館的牀上只準備一個枕頭,卻沒有棉被,我和衣入睡,還是冷得受不了,頭開始痛了起來,夜歸的墨西哥大哥體貼的到樓下幫我拿了一條大毛巾,才讓我第二天可以生龍活虎的闖蕩舊金山,不然的話,不知道這次舊金山假期會有什麼下場?真是要謝謝他了!
大哥平時不見蹤影,平時唯一可見的只有他牀上的蘋果電腦,及散落一地的銅板,等到我要離開Elements hostel時,很匆忙,見我急著離開,大哥一臉詫異,然後就跟我握手道別,這份短暫的邂逅就這麼的結束了!
害羞卻不得不住男生宿舍的以色列裔老師
Elements hostel的第二天,我又見到了另一個室友,這位室友是澳洲籍的以色列裔藝術老師,他表示除我抵達的第一天他不在外,他會在這個地方待一個月。雖然他主動跟我問好及握手,但仍可以感覺到他的靦腆。我好奇的問他,以他害羞的個性,為什麼會選擇住青年旅館的宿舍呢?他表示,為了節省費用,不得不如此,一開始很不習慣,但後來就習慣了---人啊!有時候被環境所逼,也是會做出改變的。
利用Muni pass搭大眾運輸系統
在舊金山範圍雖然小,但上上下下的坡道不少,腿力不好的人,走起來可是很辛苦的,這時候,借用大眾交通工具是必要的。
待在舊金山的第二天,一早就出門了,不過卻一直找不到Elements hostel附近哪裡有賣Muni pass(一種可以任意搭各種巿營交通運輸工具的票券)的地方,我只好到處閒逛,順便探訪Muni pass的售票地點,最後還是到纜車路線的起點:鮑威爾街及第三街的交叉口附近的售票亭才買到。
一個無助日本女孩與一個傻蛋臺灣男子的邂逅
在售票亭買Muni pass時,一位日本女孩Uyi跑來跟我求助,她很辛苦的用英文跟我溝通,說她買了三天的Muni pass,卻來不及用就必須返國。Uyi會找我幫忙是因為她以為我是日本人,想透過我,詢問售票員是否可以退票?雖然不是她期望的同胞,我還是幫她問售票員關於退票的問題,果然是不可以!無可奈何的狀況下,Uyi說要把票送給我,但我堅持要給錢,廿一塊美金的Muni pass,我覺得至少要給她十塊錢才公平,Uyi很不好意思的說,只要收我五元就好,但我覺得自己已經佔了很大的便宜,所以還是堅持要給對方10元,在半推半就之下,女孩收了10元。不過對這個善舉,我稍後就後悔了,怎麼說呢?因為Muni pass一日券是14元,三日券要21元,七日券是27元,如果我以10元買了三日券,之後如果我又買一次三日券,就共花了31元,但這31元卻只能搭六日,比27元的七日更不划算。雖然不划算,不過我的好心好像是冥冥之中要來幫助自己及Uyi的,因為後來臨時起「意」參加到大峽谷等地的團體旅遊,所以三日券用完後,只剩一天留在舊金山,根本無需使用到七日券。
搭各種交通工具遊舊金山, 第一站 : 漁人碼頭
Uyi那邊接手了Muni pass,就開始了周遊列「車」的行程,我最常搭的是往來巿中心及教士區(我住的地方)的14街車及公車,很好玩吧!同樣是「14號」,卻是不同形態的車子。接著我想搭舊金山最著名的纜車,只是搭纜車的觀光客車實在太多了,於是我放棄了,改用徒步走上較高處的中國城,但路走到一半,就看到有人在某站跳上乘客較少的一輛纜車,於是我也跟著跳上車,就這樣迷迷糊糊的搭到終點站的漁人碼頭,並在漁人碼頭吃了有點酸酸的麵包湯---這湯是吃新奇的,也是吃「飽」的,因為份量很足夠(電車←)。
漁人碼頭頗有風情,販售海鮮的小販一攤接著一攤,小販吆喝聲此起彼落,真的就像臺灣的菜巿場一樣熱鬧。漁人碼頭是愛吃海鮮的老饕的美食天堂,對我來說就還好,要吃海鮮,我最愛的大溪也吃得到---物美價更廉吔!
逛了一下附近專門應付觀光客的商家,就改搭電車往未知的目標前進。車上看到了兩個女孩在說中文,口音跟我的一樣,默聽了兩人的交談一段時間後,出聲詢問她是否是臺灣,答案是肯定的,不過兩人的反應有點驚慌,讓本來抱持著有點「他鄉遇故知」欣喜的我有點受傷!
吃在美國, 我覺得自己窮得像乞丐一樣
在舊金山,吃的方面最教我頭痛,隨便一點,都要好幾塊美金,加上小費,折合臺幣,四五百塊跑不掉,所以每一餐我都斤斤計較,就怕盤纏用盡,回不了家。到舊金山的第二天,我在附近的華人店家買了一包麵包,裡面有三個大麵包,不到2塊錢,算是我在美國吃到最便宜的。
麥當勞與7-11真是美國窮人的好朋友
其實在美國,要吃得便宜的,當首推麥當勞與7-1。麥當勞的起司堡只要99美分,加上稅一塊錢出頭,比臺灣還便宜的。7-11也有類似價格的漢堡,不過我比較喜歡他們家、一塊錢多的墨西哥豆子捲,鹹鹹的,感覺上比起司堡「營養」些。
Elements hostel也有提供早餐---咖啡加貝果,不過貝果只能拿一個,多拿的要付一元。Elements hostel提供的貝果很大很紮實,吃兩個後,也就不用吃午餐了。
最喜歡美國本土的Starbucks, 比臺灣的便宜, 有供電及無線上網  
在美國,吃的多很貴,唯一的例外是咖啡,或許還是比我們超商賣的還要貴一點,但他們所謂的小杯,事實上Size跟我們的大杯差不多。
另外我最喜歡美國本土的Starbucks,加上小費後,比臺灣的還要便宜(當然!這裡應該也可以不用給小費),而且跟當地的麥當勞一樣,都可以無線上網,我去過的兩家死打八克裏都有供電的插座,不像我在Elements hostel的男生宿舍一樣,大部份的插座只是裝飾品。
PS: 之後會有再說到卡斯楚 的死打八克,  真是舒服! 
花大錢到國外想念臺灣的方便
最近的遠見雜誌有提到,在臺灣到處有方便的便利超商,是很幸福的,尤其是這次我在美國的行程最後幾天的住宿還沒有決定,訂完旅館後,預訂單的列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之前灰狗巴士的車票出了問題,沒有方便的便利超商可以即時列,讓我又多花了約四百多塊臺幣,真教人欲哭無淚,每到這時候就特別懷念臺灣的方便。後來我在舊金山的3th st.與Maket st.發現一家店,裏面好像有提打印的服務,不過還沒進去詢問前,就因為訂了團遊,需要列印住宿資料了,所以也就沒有機會調查該店是否有列印服務。
PS : 最近幾年出國旅遊,總是可以深刻的感受到臺灣的好,雖然臺灣還有進步的空間,但相較於美國的公民道德、人民的熱忱,臺灣人的表現似乎還在美國人之上,所以當朋友問起我,出國好不好玩?我總是說:
「還是臺灣好!」
時常一不小心就走到目的地,  Muni pass的使用率實在不高
因為對大眾運輸路徑的不熟悉,所以我時常在徒步摸索時,就不小心就走到目的地,Muni pass的使用上的頻率對我來說,實在有點少,像後來要搬到新的住處歐羅巴旅館,只搭公車一小段路,便下了車自行摸索,走走看看當中,先看到一直找不到的中國城「天下為公」牌樓,然後接著就走到了歐羅巴旅館了!(Muni pass的售票亭→)
搬遷頻繁, 反而浪費了遊玩的時間
之前說過的,住不同的旅館,以亂槍打鳥的方式,看看可不可以住到不錯的地方,這根本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在搬遷的過程中,浪費了太多時間,像住在Elements hostel的最後一個上午,想出去看看金門公園,又怕來不及check out ; 另一方面又覺得:浪費一個上午的時間在等待上面,真是不划算,於是還是決定坐公車出去小探一下,結果只到往金門公園途中很漂亮的一個小公園Buena vista park就折回,回來後卻發現房間的門卡已經失效,原來Elements hostelcheck out時間是十一點半---枉費我這麼匆忙趕回,還是來不及,這就是頻頻更換住處的一大缺點。
從巿中心搭71號公車,  可以到達金門公園
在到金門公園前,就會經過風格怪誕的嬉皮區,但我根本沒有想下車一探究竟的想法,畢竟我的思想中,還是有一點點保守的存在。
那個男孩對我揮揮手,  微微笑
在搬離Elements hostel前的小探路,公車上來了一個亞洲小伙子,是我的錯覺嗎?只覺得他好像在對我笑,不過我並不確定這是不是真的,哪有人會沒有理由的對陌生人笑?(好啦!我會!)可是男孩眉眼帶笑,是往我注視著的啊!果然,當我下車時,男孩竟在車上、透過車窗跟我揮揮手,唉!早知道就跟他說說話,我常說旅途中最美的部份就是人與人的互動,可是這次的旅行,我卻很少在這方面有積極的作為。
要到金門公園,可以搭71號,車子會直接把人送到公園大門。途中車子會經過我之前提的小公園Buena vista park,再接著是嬉皮區,最後到達金門公園的大門口,不過待在Elements hostel的最後一個早上,我的金門公園探路之行,雖未竟全功,卻感受到了「嬉皮」族群的存在。這一天搭71號公車,四個面貌清秀的嬉皮上了車,剎時,整部車子裏佈滿了臭味。我對任何人一向接受度很高,但卻無法接受嬉皮們的味道。後來搬遷到歐羅巴旅館後,我真的到了金門公園,看見公園裏佈滿的嬉皮,只想跟他們保持距離,不過還是有三兩個嬉皮們會伸手要錢,於是我人只好逃得遠遠的 。
利用在菲律賓練出的鐵腿走到北灘的歐羅巴飯店
從Elements hostel Check out後,我先搭14公車到巿中心附近,準備搭30號公車到新的住所歐羅巴旅館(Europa Hotel),這個旅館位於義大利區---北灘的主要街道:哥倫巴斯大街(310 Columbus Ave)。照公車路線看來,可以搭30號公車到這條大道的啊!不過我只看到反方向的30號車,卻沒有去程的車次可以搭,只好邊往旅館的方向行走,邊找可以搭乘的車子。舊金山有不少坡度近於30度的道路,照理說應該走得有點辛苦才對,可能是之前的菲律賓之行,讓我的腿力增強不少,所以儘管舊金山的道路坡度上上下下,我卻不以為苦,包括這次的搬遷也是,途中經過中國城的「天下為公」牌樓,我還拿出相機,高興的拍了拍照片,接著繼續走,然後就……不小心走到了哥倫巴斯大街,再接著就找到了歐羅巴旅館-------呵呵呵,這不禁讓我想到了「笑傲江湖」中經典的一句話:
「欲練神功,揮刀自宮!」
我舉一反三的說:
「欲免鐵腿(臺語),先練鐵腿!」
感謝七月份的菲律賓之行,助我練得「鐵腿神功」!
價格合理的歐羅巴旅館
歐羅巴旅館是間老舊的飯店,每一層樓的房間看起來不少,住客多是年輕的背包客。房間裏面的空間還滿大的,不過沒有私人的衛浴設備,還好、男女分開的公共衛浴設備清潔度還不錯(不過我在自己的房間有看到兩隻小小強)。
搬到歐羅巴後,有了私人的空間,生活愜意多了,最棒的是,出了歐羅巴,走幾步路後,就可以到中國城,那裏的東西,較於舊金山的其它區域,相對便宜。從哥倫巴斯大道往下坡處望,就可以看到(←)金融區著名的建築物。
到卡斯楚一遊
搬到這個區域後,就決定再訪、到舊金山,一定要造訪的卡斯楚區(Castro)。從巿中心區到卡斯楚區,最方便的就是搭非常有味道的電車。電車直行,終點到了,卡斯楚也就到了。
本來以為舊金山是個開放的地方,所以到處可看到同性戀擁吻,如果沒有「擁吻」,至少男男、女女手牽手也該處處可見吧?不過事實證明,我把舊金山想得太過開放了,在這裏,「擁吻」的情節沒看到過,「手牽手」嘛?也僅是在卡斯楚這一區才會出現的情節。卡斯楚給我的感覺,就跟臺北的紅樓商圈差不多。
Does your mother know
卡斯楚這個區域彩虹旗到處飄揚,酒吧多、餐廳多、個性、情趣用品商店多,「嬌羞」如我,為了「忠於報導」,只好挑一個情趣用品商店「Does your mother know?」,到裏面實地訪看,店裏佈滿各種Size的假陽具、假陰道,露骨、挑逗的卡片,及從封面看起來精彩萬分的G片,真是讓人看得臉紅心跳。
卡斯楚的Starbucks, 很舒服的一家咖啡店
對於Castro裏的餐廳,光是偷瞄了裏面的價目表,我就決定去吃7-11的墨西哥豆子捲,對於這種情況,我有點洩氣,如此一來要如何深入了解當地「民情」?可是沒辦法,除了價位高外,我覺得一個人坐在餐廳裏實在尷尬!
對於進入餐廳,有點「障礙」的我,一開始對於不能貼近當地人的生活圈子還滿悲傷的,不過後來終於找到了最佳的替代方案---到一家很舒服的死打八克喝咖啡。在幾次掙扎後,我終於走入那家位於卡斯楚、時常一「座」難求的Starbucks。只見面不少的客人都是單身前來,並帶著自己的筆電,在免費供電及無線上網的環境中,做自己的事。
如果說這家Starbucks跟一般分店有什麼不同的地方?我想大概就是……裏面的客人多是同志族群吧?像坐在我鄰座的,是一對同志愛侶,兩個人都長得很粗獷,不過其中一個人言談舉止都比較陰柔,除了是同性外,兩人的互動就跟一般情侶一樣,那種恩愛的互動,讓人也感染到他們的甜蜜、喜悅。
在Starbucks上廁所,  要有通關密碼
在美國,如果要問什麼是讓人最不滿意的地方?我想就是廁所方面的問題了!除了百貨公司有乾淨的廁所,開放給一般民眾外,像速食餐廳麥當勞少有廁所提供,而中國城附近那家有賣珍珠奶茶的餐飲店,如果有客戶要上廁所,則要跟店員借鎖匙,廁所的「不方便外借」好像是美國的常例,連Starbucks也一樣,他們廁所的門上多會設置密碼鎖,在卡斯楚的Starbucks如此,洛杉磯星光大道的分店也是這樣。
不用找了,  Different light bookstore關門大吉了
如果說Starbucks是卡斯楚裏我最喜愛的部份,那麼這裏的書店則是卡斯楚最深得我心的另一地方了,像我住的哥倫巴斯大道附近有一家當地非常著名的書店《城巿之光》(City lights bookstore),是每個人造訪舊金山時,一定要一遊的書店。城巿之光非常有味道,不用看書,光是走在軋軋作響的木階上,就覺得好有Fu喔!除了城巿之光外,另一家與之齊名的《不同之光》(Different light bookstore),更是到卡斯楚一定要一探究竟的地方,可是當我在卡斯楚裏面的街道上找來找去,就是找不到《不同之光》的下落,最後逼不得已,問了路人---馬丁 : Different light bookstore的地點怎麼走?馬丁用他的智慧手機幫我查了一下,結果接著說:
「很遺憾的,Different light bookstore已經關門大吉了!」
接著馬丁問我,有沒有榮幸跟我一起用餐啊?我笑著謝了他,說自己當時吃太飽,正需要藉著走路來幫助消化呢!(唉,我真是俗辣!)馬丁笑著說,那麼期待等一下,再見到彼此時,也許我已經消化完畢,再來一起吃個東西吧!我說一定!接著就到處走走看看,之後就也沒再看到馬丁了。

在Does your mother know這家店時,順道問了店員「不同之光」的詳細情形,店員告訴我,這書店大約是一個月前關閉的,對此他感到悲傷,他回憶以前吃完午餐都會順道去書店裏看看呢!現在少了「不同之光」,也就表示中午那段很棒的消磨時光不見了。
另外兩家很棒的書店《AARDVARK》及《Books inc》
雖然無緣一見著名的「不同之光」書店,但我還是找到了兩家很棒的書店,一家是有賣很便宜的二手書的書店《AARDVARK》 (227 CHURCH ST.,SAN FRANCISCO,OPEN EVERY NIGHT),裏面有好多好看、保存狀況良好的二手書;另一家,則是有數家分店的《Books inc》(The west’s oldest independent bookseller--- www.booksinc.net )。兩家書店賣的書當中,不乏有內容相當開放的,讓人看了都快要噴鼻血了。
卡斯楚區以卡斯楚街為主體,另外還包括部分的Market street,及18th street,在十八街附近有一個小公園,很多愛狗人士都會帶狗來這裡運動,公園旁有街車通過的隧道,真不知道街車通過隧道後,會到達哪一個地方?可惜我的惜我沒有在3 days pass的使用期限內,試乘看看。
到處可以看到猛男宣傳海報,  及明目張膽的同志三溫暖
雖然說我覺得卡斯楚給我的感覺跟臺北的紅樓給我的感覺差不多,但事實上,卡斯楚還是比較開放些,時常可以看到街道的電線桿上貼有性感、裸露的猛男廣告。另外某日,當我沿著Market street準備走回巿中心時,竟看到一家同志三溫暖,為什麼我知道呢?因為門上貼著猛男抱在一起的裸照,正迫不及待的要宣告全世界:這是同志三溫暖!所以說雖與紅樓是大同小異,但還是有明顯的小差異,這當中的「小異」就是他們比較開放一些些!
出國前, 參考一下《3000美金,環遊了世界》這本書吧 !
在出發前往舊金山前,又翻了大陸人寫的《3000美金,環遊了世界》,作者提醒,可以在洛杉磯華人區買Local tour,然後從洛杉磯,一路玩到舊金山,這樣、住的方面,便宜許多,我是後來才重新翻這本書的,當時住的地方早已經訂好,所以裏面的「撇步」用不到,但仍決定在舊金山的中國城找找看,看有沒有好的當地旅行團可以參加?
參加當地的旅行團,  交通與住宿比較划算
中國城的路啊!真的很可怕,在搜索旅行社的尋尋覓覓中,必須面對不可勝數的坡道,真累人,最後讓找到了兩家旅行社,其中第一家是嘉嘉國際旅行社,有提供4天3夜的旅行團,負責接洽的王小姐聽了我的需求後,就跟我說:
「那好,參加我們的旅行團,住的方面、交通都解決了,比自己訂飯店、自行搭車還要划算!」
王小姐說完後,讓我先回去考慮,我在歐羅巴旅店裏上網查待在舊金山後期時間裏,飯店的價格,此時剛好是周末兩天假期,便宜的都被訂走了,剩下的六七千臺幣起跳。房間貴,加上覺得也許這一次,將是這一輩子唯一造訪美西的機會,因而不管好不好玩,都要走優聖美地、大峽谷一遭,所以就決定報名4天3夜的美西之旅。
PS:
嘉嘉旅行社(Pamesco International Travel)
住址:士德頓街1129號201室
1129Stockton St.#201 San Francisco,CA 94133
Tel:(415)392-1913 (415)956-6872
Fax:(415)956-6871
說參加旅行團比較划算!也還好啦,因為我只有一人,費用自然較貴。王小姐幫我問了,還有其他落單的人可以分擔住房的費用嗎?可惜報名的時間太晚,臨時找不到人可以跟我同房,單人要付的價格是368元(其他人都二百多),外加把我送到洛杉磯,所以多要50元,小費則是每天7元。到洛杉磯的接駁,要50元,其實沒有比灰狗巴士便宜,但我再也不要去搭那龍蛇混雜、服務水準又很低的灰狗巴士了。
處理完美西4天3夜的行程後,時間也已經到了中午時,我草草的吃了簡單的午飯,就到中國城買了在臺灣絕對不會買,而這裏相對其它食物便宜許多的「布魯啤梨」、「士多啤梨」來吃。
吃完我的點心,接著就往這一天的重頭戲----貝克天體海灘報到。
搭1號公車轉21號公車前往貝克天體海灘
在中國城搭1號公車,沿著加州路(California st.)直走,到與25the Ave.相交的路口,再轉搭29號車,看到Lincon Blvd. &Bowely St.的交叉路口時下車,再走一小段路,就可到達貝克海灘。不過我搭公車到達轉車路口,還沒等到車子來,就決定自己「動腳走」,因為沿路風光很美,走走路也不覺得苦,而且一下子就到了目的地---舊金山果然是個方便「用腳」瀏覽的都巿。
天氣說變就變,  貝克海灘上還是會有人溜鳥嗎?
雖然說「景色優美」是舊金山最棒的優點,不過天氣說變就變,則是舊金山讓人最討厭的地方。這一天早上還有陽光普照的好天氣,可惜大好時光就浪費在處理Local tour的事情上,在我搭車前往貝克海灘的路上,天色開始就暗了下來,雲朵開始聚集,空氣跟著冷成一團,剎時我只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