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5444

    累積人氣

  • 8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臺灣版之天方夜譚山羊怪

 
 




昨天到大溪時,蜜月灣的浪滿大的,可是當時沒什麼人下海,於是我率先「下海」,再接下來,隔壁俱樂部女衝浪勇士也跟著下海,後來又加入幾個人,少少的人佔據了大大的海域,照理講我該很開心的才對!可是下海後,體力卻急速流失,加上浪大板子厚,潛越不易---讓我衝浪衝得力不從心,在海中撐了兩個小時,就精疲力盡的離開了海。
飢腸轆轆的買了兩碗大泡麵、一瓶咖啡,大快朵頤一番,流失的體力才慢慢回復。
第二天,為了避免重蹈像前一天的下場,一大早就跑到附近的早餐店,點了一個肉包、一個漢堡蛋、一杯巧克力牛奶,後來又追加了兩個菜包。
填完肚子後,走回俱樂部,湊巧看到一個腳步蹣跚的老伯伯,正慢慢的往俱樂部份方前進,我本來已經超過了他,但看老人家行動不方便,便不住頻頻回頭,看他好像只是要走到前面的紅色機車,於心不忍下,就轉回去問老先生需要幫忙嗎?沒想到老先生「很自動的把手搭到我的肩上」------看來他已經認為這個忙我是幫定了,接著又跟我說他「要到大溪火車站搭火車」!!!------然後…..我就腦筋一片空白了!------這一刻彷彿可以感覺到天旋地轉,因為以老先生的速度、以我們當時到火車站的距離,這段路可能要走到「天荒地老」吧?
七十幾歲的老先生,從頭城搭火車到大溪摘月桃葉,不小心讓腳受傷了,所以行進緩慢,還有老先生拿著成捆的月桃葉非常吃力,所以我就接過他手中的葉子,扶著他走回大溪火車站。當時,我心中想:這一段路應該會比我上次騎腳踏車到福隆還艱辛過N倍吧?
接下來我們以蝸牛般的速度前進,月桃葉雖不重,但夾在腋下不方便,而且還會往下滑,夾久了,手臂也開始僵硬了。儘管手臂很痠,還是必須苦命的陪老伯伯走下去。
最後老伯伯終於因為腳痛而走不動了,於是我就把老伯伯背了起來,但拿著月桃葉又背人真的力不從心,所以又一段路後,我把他的月桃葉先放在一旁的涼亭裏,並允諾待會兒再回去拿。
我可以承受人的重量,但老伯伯的褲子太滑,很難把他固定好,每一段路後,老伯伯人就會往下沈,然後我就必須把他推上來,結果腳還沒痠,兩隻手就沒力氣了---尤其是稍早既夾著月桃葉,現在又抓著老伯伯的腳,更是讓手麻痺、沒知覺了。
終究還是不得不請老伯伯下來,讓我休息一下,但才離開我的背兩秒鐘,老伯伯就很自動的又往背上爬---我哩咧!老伯伯,麻煩也請你有點同理心好不好?
因為老伯伯這種「自動自發」的舉動,讓我不到幾步路,便又請老伯伯下來,讓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這一段路上,這樣走走停停好幾次,老伯伯每次「下馬」不到兩秒鐘,就準備像樹懶一樣往我背上爬,完全沒顧慮到別人的死活---這時候我突然想到小時候看的卡通「天方夜譚」,有一集主角小胖被山羊怪纏上了,山羊怪死賴在小胖的肩上,就是不肯下去---當時我真的猜想,老伯伯該不會就大溪山上的精怪變成的?該不該學小胖,用酒把老伯伯給灌醉,然後開溜?
路上經過一些住家,騎樓下的三姑六婆眼睜睜看著我奇怪的舉動,但…就是沒人敢出聲說要幫忙,然後我們就這樣在「寂靜的人群」旁走過去---這段路上的所有行人突然都好像感覺不到我們兩人的存在似的。
快到大溪警察局時,我問老伯伯,要不要請警察幫忙?老伯伯害怕的說不要,因為他怕會被罵。
老伯伯怕被罵,但我怕被他操死,所以才不管老伯伯怎麼想,就把他給放下、往警察局奔去。警察局裏一個可愛的、胖胖的警察跑來接手,然後我就跑回去剛剛放月桃葉的地方拿回葉子,不久就看到警察開著警車,載著老伯伯往我這個方向前來,從我手中接下月桃葉後,就往大溪火車站前去。
看著警車遙遙離去,接著我慢慢拖著疲憊的身體,走回俱樂部,原本夾著月桃葉,後來又提拉老伯伯大腿的右手一直微微顫抖著,途中又經過三姑六婆聚集的騎樓,眾姑婆們終於發聲,問我剛剛怎麼回事?我據實以告詳情,然後眾人便一直誇獎我的義行,當中一位,大嬸就說:
「你一定不是本地人,因為本地的年輕人不會做這種事!」
聽了這話,我很汗顏,心中忍不住的OS:
「如果知道會是這種下場,我也不會做這種事!」
回去後,因為幫了那位山羊怪….,喔!!!不對,是老伯伯,我的體力已經透支,最後美人魚開車載我梗枋的7-11買了兩罐人參飲,又吃了兩塊麵包,接著用熱水熱敷右手,休息一段時間後,我人才有體力下海衝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