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5444

    累積人氣

  • 8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怒顏與悅容

怒顏:
不是已經室內禁菸了嗎?
「真不喜歡那些在宜蘭地區出沒的外勞。」
很抱歉,這句話我忍了很久,雖然有點「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意味,但我實在是受不了了。
說討厭宜蘭出沒的外勞,是因為大溪的火車站明明貼著禁菸的標示,幾個外勞還是大剌剌的在室內抽著菸,是一般天氣還好,如果遇到壞天氣,怕菸味又不敢有意見的人只好躲到室外去了---這不是很奇怪嗎?
上次我指著車站內的禁菸標誌,請外勞把菸捻熄,現在那些外勞只要一看到我,就會渾身不自在的把菸火給熄了,如此一來雙方便倒也相安無事,但今天的另一批外勞,則讓我更加生氣。
連續提醒三次
今天當我準備搭火車到附近的頭城用餐時,一開始看到火車站裏的幾個外勞倒也安守本分,所以心平氣和的走到了月台等車---其實我也怕再待在火車站裏久一點,就會看到「必須發揮道德勇氣」的事,結果不久之後,又幾個外勞來到車站,他們大大方方的在車站內抽菸,當時車站外正飄著毛毛細雨,那幾個無視於禁菸標誌的外勞,反倒逼著不抽菸的人不知道該怎麼辦?我在月臺上聞到了車站內飄來的菸味,本來想視若無睹的忽略過去,但…….最後終於忍不住了,因為一旦放棄堅持,就對不起那些在工作上,那些把我奉為行為楷模的「人」。
當時我走進了車站,不知道要用什麼語言跟這些外勞說話,只好指著牆上的禁菸標示,結果就有外勞們用英文回應:
「Ok、ok!no smoking!」
看著對方有回應,我就離開了車站,但之後還是聞到了菸味飄來月臺上,於是我走到靠近車站的月臺,透過窗戶望著車站內部,三四個外勞仍大大方方的抽著菸。
當時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竟毫無畏懼的再度走進車站內(應該是衝浪的效果吧?衝浪總是讓人的神經「鬆」些!對於原本恐懼的事,就會格外的「沒感覺」!),再度指著禁菸標示,請他們不要抽菸,結果一位外勞拿著酒走向我,用國語叫「大哥」,企圖示好,我推開他的酒,請他們不要抽菸,便走回月臺,但透過窗戶,仍看到一位外勞還在抽著菸,於是我在窗戶外面直視著他,直到最後他也把手上的菸給熄了。
有點抱怨臺灣人的"鄉愿"-但有時候我也很鄉愿
我以上的舉動,對於一個尋常的臺灣人來說,是不可思議的。這對一向愛好平和的臺灣人來說,是殺死腦細胞最好的方式,我發揮「道德感」的頻率已經大大的高於一般人的平均,最近有嘗試不要再那麼有「道德勇氣」,所以上次跟朋友的「東坡肉飯之約」,朋友W問我對於在地下街練舞的小朋友們,阻擋了一般行人的通行有什麼看法!我自己圓其說的幫小朋友們講很多藉口,但事實上是….事後真覺得自己太鄉愿,接著那種「反撲」的情緒慢慢的蘊釀,後來看到宜蘭北關公園附近的理歐溫泉會館車子亂停在附近單車車道上,我先到櫃枱詢問是誰家的車?接下來又上網申訴。至於那些有點擔心會「小鬼難纏」、練舞的小朋友們,下次再看到同樣的情形,我一定會用適合的方法跟相關單位反應一下。
整個事件表面上看來,是我對外勞的不悅,事實上讓我更生氣是:臺灣人鄉愿的個性,我想外勞在車站抽菸的情形時而可見,但真正會跳出來說話的,真的很少。我相信大部份的癮君子都是懂得尊重他人,需要的就只是別人的提醒,但卻很少人會採取行動!---像我自己就希望自己作錯事時,能有人提醒,這時候我一定會說聲謝謝---我感謝他人的提醒,沒有讓自己一直丟臉下去。
開門見山的指正,比懷恨在心裏的好
在臺灣,這種開門見山的「提醒」別人並不是我們所習慣的模式,我們習慣對於別人無心(或不自覺)的錯隱忍,只是在背後批評,結果無心犯錯的人被罵得要死,討厭的事卻依然沒有改善。
另外一種情形是:某些人面對突如其來的「提醒」時,一時不知道如何面對?只好冷顏以對,結果指正的人也跟著尷尬起來,下次再有雷同的情形再度發生時,就再也不好意思提醒了。
發揮道德勇氣,卻很糗的時刻
當一個有道德勇氣的人,也有出糗的時候啦!像每次從宜蘭回到臺北,下火車時,就會看到許多急著上車的乘客、不顧下車的人腳還沒踏到月臺上,就逕自擠進車來,完全不顧別人死活,於是我會沒好氣的喊:
「請讓我們先下車好嗎?」
某次不知怎麼回事,我一樣出聲想提醒擠上車的民眾,沒想到竟出現「大舌頭」的情形,真是讓自己又好氣又好笑。
每發揮一次的道德勇氣後,就會有一段「隱晦期」---道德勇氣會暫偃兵息鼓,對某人的舉動視而不見,直到勇氣再度「休養生息」得差不多------由此可知,這樣的舉動做起來真是不輕鬆啊!
發揮道德勇氣,有時候下場滿慘的,像幾年前搭國光客運遇到很沒水準的一大家族,結果是…..跟我一起抗議的人沒有半個跟我同一班車,只剩下我一個人跟那個大家族同車,真是好尷尬啊!(詳情請參考息事寧人的國光客運)
悅容:

你笑 , 所以我也笑!
可別以為我是個得理不饒人的人,嚴格說起來,我不是兇狠的人,也不喜歡扳起臉來面對人,事實上我是個愛笑的人,不久前,到包子店買包子,老闆娘一看到我笑得很開心,問老闆娘是不是有什麼開心的事?才會讓她笑臉盈盈?老闆娘說沒有,因為我都是笑口常開,所以看到我就忍不住笑了。
老闆娘的話讓我想起了當年到泰國的經驗、那是我第一次自己搭飛機飛到泰國的經歷。
第一次自己搭飛機出國
起初我到國外一定要人帶,可是老經驗的朋友,通常不會想要帶我去我沒有去過、因為他們已經去膩了臥佛寺、大皇宮、玉佛寺等。
幾次當人家的跟屁蟲後,我終於鼓勇氣,一個人走曼谷,從那次之後,我遊曼谷,就不需要人家帶。
雖然不用人家帶,但出、返國,還是沒有自己行動的勇氣,直到有一次被研究所的課程絆住,必須晚朋友一天出發;回國時,朋友有事,必須早回,也就是說,出返國門,我必須自立自強---當時、我與朋友約好:曼谷見!
到了曼谷,離開了機場,我發現原來自己可以出國,於是決定不找朋友,自己走走看!
Mr. Lu 我喜歡你!因為你總是笑咪咪的
當時我住的是便宜的「馬來西亞飯店」,每次出入飯店,都會跟櫃枱戴著眼鏡、斯文帥氣的弟弟打招呼,結果後來就接到一通櫃枱弟弟打來的電話,表示他很喜歡我,因為我總是笑咪咪的,他還說之後他會有休假,不知道是否可以約我出來玩?
對於邀約,雖然有點害怕,但能讓人看得起,被人約出去,應該高興,加上弟弟是飯店的人員,就算他別有意圖,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誰怕誰啊?於是就答應了邀約。
第二天,我自己一個人到巿中心吃飯,點的是雞排飯,我時而走到烹煮區,看我的雞排飯好了沒有?「雞排飯妹妹」說還沒!然後我就搔搔頭、笑笑著離開,如此反覆數次,雞排飯終於好了,結果發現飯上多了一塊雞排,雞排飯妹妹說是請我吃的,我想當時那種「搔搔頭、笑笑著離開」的憨樣一定讓她很有好感吧?
至於後來我有沒有跟那個帥氣斯文弟弟「約會」呢?---在朋友發現我沒有跟他們會合,納悶人怎麼會不見了?剛好他們經過我住的馬來西亞飯店,好玩之下,就跑到櫃枱查房客名冊,竟真的被他們發現我的名字,朋友就留下紙條,要我中午跟他們會合再出發到芭達雅,結果那次與帥氣斯文弟弟的「約會」也因此爽約了。
當時我是應該留下紙條跟弟弟道歉的,但卻沒有這樣做,如今想起來都覺得失禮。
從一開始對外勞的不悅,到後來舉例自己的「笑容可掬」,在在只是證明,我並不是一個得理不饒人的老傢伙,而是「理直氣和」,講道理的老紳士,希望朋友不要誤會我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