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8997

    累積人氣

  • 8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2012早春到臺東衝浪

一波三折的衝浪行程
228假期的衝浪行程,差點就無法成行了,因為當初的號召者美人魚,突然決定不去,這下可打亂我們這行人的假期計畫---本來衝浪店的老闆要當司機、兼導遊、兼攝影師,小賺個外快;本來衝浪癡漢小楊與Noy這對夫妻檔想去衝浪兼旅行;還有同樣對衝浪興致勃勃的我,也對這次的臺東之行有著高度的期盼---最後這一切都因為了美人魚這位重要成員的退出,而無法成行。
行程取消,我個人是覺得還好,心底沒有很嚴重的失落---但突然多出來四天沒有計畫行程的假期,教人不知道如何度過?在美人魚還沒邀約之前,本來計畫回彰化老家的,但計畫出了變故…當時訂車票也來不及了。228是個大節日,火車票早已販售一空,當下只好到大溪度過四天又冷又溼的假期。
前往臺東衝浪去吧!
不能衝浪,對於小楊這種衝浪癡來說,是很悲慘的一件事,不甘心計畫就這麼泡湯,小楊開始自己找伙伴:他問我可以繼續參與嗎?當然沒問題的啦!問題是…人數不足,對我們家老闆來說不划算,所以小楊又找了小D與他的位朋友一起參與。
本來該起死回生的行程,卻因為小D與朋友臨時有事,又產生了變數,結果依然不能成行,還好最後小楊又找了阿培,並且決定自己開車,才讓臺東衝浪遊成行。
塞在蘇花公路上
我與阿培前一天就到大溪,第二天一早就待小楊夫妻的到來,沒想到等到的、卻是一對前一天與好友徹夜聊天、完全沒有就寢的小倆口。這小倆口真的很殺,沒有休息就從臺北殺過來,體力不支的狀況下,就決定由開車經驗比我豐富的阿培開車(這也許是這趟旅程中,最「溫和」的一段路程吧?)。
我們先把向衝浪店老闆借來的衝浪板架給架好,接著浪板一一上架---因為空間有限,所以我與阿培都不好意思再帶多一點點的東西。
阿培駕車平順舒適,但我們在蘇花公路上卻遇到了嚴重的塞車,後來蘇花公路末了,才知道原來公路整修,單向通車,難怪車子堵了好一段距離。
東邊日出西邊雨---一個臺灣兩個世界
從宜蘭出發時,天色陰濛濛的、雨勢綿綿不絕,這雨勢溼得人興致大失,心底忍不住擔心:該不會跟上次的臺東行一樣吧?
還好,天氣不是我原本擔心的那般情景---在車子離開花蓮後,天氣慢慢轉好。當北部大雨不斷時,東南部只是天氣陰霾,偶而飄點絲絲細雨而已!到了228當天的早上,還出現大太陽呢!
妳好!宜灣(←)
我們中途先在花蓮吃了素齋,便又繼續上路,車子快到我們的目的地---「東河」時,先在一個衝浪點「宜灣」觀察浪況。當時有不少的人在海裏,但這不是我們要的「夢幻浪點」,所以又開車到前年十二月衝過的浪點「基翬」看浪況,可惜浪也不好,因為時間已經是下午五點左右了,所以我們決定折回宜灣。
那不是土地公廟!
在基翬港有一座廟,小楊與阿培想去拜,說既有土地公廟,那就拜一下吧!
看他們要到廟裏拜拜,我緊張的強調那不是土地公廟,兩人卻一直搞不清我的意思,直到我終於受不了了,才說:
「這是『老伯公廟』,是座陰廟,不是『土地公廟』!」
這下兩人終於了解我的話,小楊悻悻然的跟我說:
「既然是座陰廟,那就不要拜了!」
雖然說順利的說清楚了狀況,但我個人卻覺得很尷尬,阿培為此打了一個很貼切的比喻:
「這就像阻止客人到水果店裏買水果,當著店家面前嫌人家的水果爛。」---沒錯!這就是我當時的感覺。
盡是左跑浪的宜灣
從基翬折返宜灣,我們以大毛巾遮掩進行換裝後,便下海衝浪。大伙都覺得宜灣有點像是宜蘭的「梗枋」---只不過梗枋只有颱風接近時才有浪可以衝。
這一天宜灣的浪是可以衝得起來的,我的小板子也衝到了幾道---但這種程度的浪,對於千里而來的我們沒什麼魅力。
宜灣的浪是左跑浪,但我卻衝到了一道滿遠的右跑浪,等到浪勢已盡,才發現板底已經要觸碰到海底的礁石了,嚇得我冒了一身冷汗。
後來衝浪店的老闆娘跟我們說:
「猴急的人到臺東衝浪,看到宜灣就會忍不住下海了!」
嗯!我們這行人當中,本只有小楊最猴急,但因為天色不早,我與阿培也忍不住急了起來,在宜灣下海,不過也算不錯,又衝了以前沒嘗試過的浪點。
夜宿臺東衝浪店(→)及法國室友
在宜灣衝完了浪,就到這天要住的「臺東衝浪店」過夜。臺東衝浪店裏的大通舖早就有一個法國朋友住在裏面,這幾天,法國朋友一直跟我們同一個房間,但很奇怪的是,我們從未在海上相遇過;而晚上時,法國朋友也一直在外逗留到很晚才回到大通舖。
我一直對住大通舖滿有心理障礙的,但在我們大溪的衝浪店住時,則沒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這次可能是因為同房的,大部份都是熟悉的朋友,所以還覺得滿自在的。我忍不住猜想,是哪個環節讓我覺得住大通舒舖不舒服?---大概是安全上的問題吧?出國在外,最怕重要證件遺失、回不了國---也許這個原因,才會讓我覺得跟陌生人同房很不舒服。
咬不爛不甜的流星麵包
在還沒到臺東之前,衝浪店的老闆娘就介紹可以到臺東衝浪店附近的「小毛驢工坊」吃「流星麵包」。在東河的第一夜,吃完小吃店的麵後,我們就走到小毛驢,買了幾個麵包。麵包沒有鬆軟的口感,卻是十分的真誠,每個麵包都是麵包店主人,「豁盡心力」盡做出來的(所以麵包店主人在跟我們說話時,還可以聞到他身上淡淡的汗味)。一般麵包就算沒有摻入糖份,也會愈嚼愈甜,但這(←)流星法國麵包,卻在我嚼了好一段時間後,依然沒什麼味道,對一般臺灣民眾來說,可能不討喜?但喜歡嚼勁的人來說,吃一個要價六十元的流星麵包,應該是一大享受吧?
這是我印象中的東河包子嗎?
到臺東衝浪店的第一晚,因為時間已晚,所以沒有吃到美味的東河包子,人只能到附近的小吃店用餐。
第二天一早,為了能快一點衝浪,所以滿早就起床了。盥洗之後,三個男人就到東河包子吃包子,因為時間還早,不用排隊就能輕鬆的吃到包子---到了下午,東河包子店外面可以看到由顧客排成的人龍,就可以知道東河包子多麼受歡迎。
在我印象中,東河包子應該是饀飽、大粒的,但這次包子放在手心當中,卻覺得大小一般,有點失望,也許是這一段時間以來,吃住的附近賣的大顆包子習慣了,所以連同記憶也起了變化,以為東河包子也大小如斯。
對東河包子的Size有點小失望,口味也沒有記憶中的「夢幻」,但大體上仍覺得好吃,而且因為我在臺北住的地方附近,賣的包子一點也不比東河包子遜色,是該高興多一點的、因為每天都可以吃到好吃的東西啊!
入夜的東河,沒什麼好玩的,我最時常做的事,就是一個人拿著小筆店到統一超商打文章、上網。明明是海邊,靜靜的小葉欖仁樹林後,有著長長的海岸線,可是黑夜一來,卻感覺不到海的存在,真是奇妙啊!
有著滾動鵝卵石的東河口浪點(↓)
在東河的第二日,我吃了三個東河包子外加超商的咖啡,一段時間後,就準備下浪---這是我第一次下東河,很有新鮮感,不過下到海裏並不容易,因為岸邊多是大顆的鵝卵石,踩在滾動的石頭上,比起踩在宜灣銳利的礁石上,並沒有容易些,鵝卵石雖然沒有礁石那麼銳利,但踩在滾滑的石頭容易重心不穩,而且石頭更容易擦撞到腳掌,往後的幾次下東河,我也時常跌坐在石頭上,真是可怕!
在東河口衝浪真是痛快啊!
在東河衝浪,真的是很痛快,在蜜月灣一年能衝到的好浪數量,在東河一天就湊齊數量了,難怪臺東被選為四星級的衝浪地點。
我們家衝浪店的大公主曾跟我報告過,一個澳洲朋友跟她說,因為澳洲浪況穩定,讓人可以在相似的浪況中做動作修正,所以他們衝浪技巧進步很快---這轉述的話真是讓人忌妒---我想住在東河村的人也一樣吧?在這裏,衝浪技巧要進步神速,一點也不是問題(吼!!!我退休後也要搬到東河)。
衝浪勝地之所以是衝浪勝地
上次來到臺東,我們家俱樂部的老闆幫我們拍了一些衝浪時的照片,回到北部後,老闆娘,拿照片比較了我與同行的小D動作,我突然好像受到了啓發,再見以前看過的衝浪影片,竟有了不同的領悟,以前看不懂的箇中訣竅,突然看得一清二楚,這一年以來感覺得自己好像進步了很多,只差一道道好浪可以來應證一下,而今年的東河便是最好的驗證舞臺。
在東河展現的技巧,不一定比我在大溪偶而出現的好表現還要棒,但頻率是高了很多,難怪全臺那麼多浪人這麼瘋臺東的各個衝浪地點(豔陽下的東河↑)。
離別時刻的到來---九命怪板終於壽終正寢---百鍊鋼再見!
東河浪有力道,卻不像我第一年冬天在蜜月灣接觸到的那麼「炸」,那時候在蜜月灣好不容易下到了一道浪,接著就是等著被打到海裏、翻滾個幾圈,接著再喝幾口水。東河的浪跟蜜月灣的浪一樣有力道,卻非常適合衝浪,比起蜜月灣浪的「整排崩落」,東河的浪是循序漸進的往某個方向蓋下---而這個假期,我衝得最多的是左跑浪,總是可以上上下下的滑個兩三次不成問題,左跑浪可以玩得如此盡興,實屬難得,所以經由這次的衝浪之行,臺東已經擄獲我的心了。
因為這裏的浪太過迷人,所以儘量我那張千瘡百孔的「百鍊鋼」又出現了與寬部等長的裂痕時,再也不管它了,我只是慢慢的等待「慘事」發生……。
剛拿到這張百鍊鋼兩個月後,板子就出現一條齊腰大裂痕,看到時非常痛心疾首,請專家修,花了一千五百元,後來再出現第二次裂痕、第三次裂痕,已經沒什麼感覺,只是由自己亂弄一通,然後就繼續拿這板子來玩,慶幸的是,板子竟也能這樣修修補補的撐過兩個年頭。但長時間的修補,也真夠累人,在另一塊板子「北極熊維尼」購入後,對於百鍊鋼就抱持著「隨處可死、處處求生」的心態。
「浪太好玩,捨不得不玩」及「對於大修板子已經厭倦」的狀況下,
我持續用這張垂危的板子玩下去。後來板子又幫我追到了幾道浪,但一小段時間後就聽到板身應聲而斷的聲音,分離的板頭往岸飄去---後方還拖著一大片玻纖布。我往板頭靠岸的地方划去,對著斷掉的板子默哀,並誠心的謝謝它讓我知道自己不是衝浪白癡---原來我也可以衝到一定的水準----感謝的動作結束,就宣告我與百鍊鋼的緣份真的盡了。
板子斷了,本來我想向衝浪店租一塊板子來玩,但小楊大方的出借他的另一個小板,這樣就讓我省下了一筆錢。
下午我先到前年有玩過的金樽(↓)浪點看,只感覺「氣氛很好,卻不適合衝小板子」,接著一行人就又回到宜灣。
內心中不服輸的小男孩
因為剛吃飽飯,所以我並不急著下浪,只是在宜灣岸邊幫小楊及阿培拍攝他們衝浪時的「英姿」。阿培剛從玩大板子,改到玩小板子,所以還在適應期,看他錯過一道道的浪,真是為他感到可惜。
小楊是個體力超人的怪咖,對於他衝浪時的動作,朋友滿有意見的,只是他一直自我感覺良好,聽不進好友們的勸告,所以這次帶的30光學變焦錄影機,為的就是讓他就範。後來我指著拍攝的成果跟小楊說:
「你看!你在衝浪時,都在做沒意義的甩手動作!」
小楊無辜的說:
「有那麼嚴重嗎?」
於是我轉個口氣跟他說:
「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變成選手,在萬眾矚目下,還要這麼『醜』嗎?」
這話可說到他的心坎裏了,雖然已經卅幾歲,但小楊心中仍藏著一個不認輸的小男孩,我想如果有機會能夠參加比賽,他一定會報名參加的(這是不是所謂的:老驥伏櫪、志在千里?)。
宿怨---被冬天的水母打到
午餐消化完畢,就拿著小楊贊助的小板子下海,浪小板子小,衝不太得起來,可能是老天爺怕我無聊,所以派了一隻水母來陪我,結果沒有被防寒衣包覆到的膝蓋及以下部份的小腿,被水母的觸腳打到,之後只見交叉的「鞭痕」清晰可見,幾天後,傷痕上的皮膚就像燙傷後一樣,慢慢的剥落(不是天氣熱一點水母才會出動嗎?)。
衝浪衝得不盡興,又被水母打到,真討厭,但這一天小楊用厚一點的板子可以衝得起來,相形之下,拿他借我的小板子來衝浪,就很吃力了---「割雞用牛刀」是沒有問題的啦!但「殺牛用雞刀」,行得通才怪!
找不到夾腳拖及路邊脫光光
因為我比較晚下浪,所以比其他兩人晚一點上岸,結果因為天色太暗,害我找不到夾腳拖,只好先穿著礁鞋回到車子旁。
小楊希望全身溼答答的我把身體沖洗乾淨,但去跟附近住家的阿美族老阿嬤借水,卻被罵回來,原來太多浪人跟她借水沖,讓她煩不勝煩。
最後小楊利用跟附近店家買東西時,代我借水。店家是在公車站牌旁邊,我就站在臨著大馬路站牌旁沖洗,還必須光溜溜在躲在橫椅後面,遮住重要部位的換衣服。還好東部人口稀少,晚上路燈不亮,車輛不多,不然就變成大庭廣眾下跳脫衣舞了。
玉里麵與臭豆腐
晚上我們一伙四人到玉里用餐,重點放在好吃的玉里麵及臭豆腐。我們沒有吃到最著名店面的玉里麵,但找了另一家服務很親切的小吃店來享用玉里麵------玉里麵(上圖→)口感不錯,有彈性、卻不像嚼不爛的日本麵;臭豆腐(下圖←)也好吃------我一向不是很喜歡吃臭豆腐的,因為覺得臭豆腐的豆腐不鹹,酸菜雖酸,卻沒有跟豆腐味道的「淡」融合在一起------玉里的臭豆腐,卻讓我十分的有好感,鹹味是中庸、調合的。

泡安通溫泉去!
吃完玉里麵與臭豆腐,我們就去泡安通溫泉。泡安通溫泉,每人要240元,澡堂的池子分三池,都很淺,溫度也不高,不過小楊只坐到溫水池裏,就熱得受不了,直冒熱汗,後來到冷水池,剛開始他也受不了,我要他再忍耐一下,待會兒就舒服了。果然一下子後,小楊就再也不會坐如針氈,改泡溫水池時,也不會有坐立難安的感覺-----當時我真覺得小楊就像自己教的那些孩子一樣,總要有耐心的跟他溝通或建議他,用強迫的方式,他還不一定能接受呢!

(那天下午,Noy要小楊塗一些保溼露在臉上,以挽救他那「每況愈下」的臉部肌膚,但小楊堅持不要,後來我建議Noy直接把保濕露塗在自己的手上,再霸王硬上弓的往他臉上塗。果然,一開始小楊還有點掙扎,但不一會兒,保濕露上了臉,就變得很安份,任Noy攞佈,隔日還自己塗呢!唉,這個人,真的像小孩子一樣。)
安通溫泉的地板濕濕髒髒的,教我脫鞋也不是,不脫鞋又覺得心底毛毛的,真「不蘇胡」,加上水池真的淺了些,水溫低了些(小楊當不會有這種感覺),不是很喜歡吔!
穿藍白拖的歲月
在玉里用餐時,還順道到超商買了一雙非常強悍的「藍白拖」,為的就是取代之前留在宜灣的夾腳拖,但買了之後,滿後悔的------藍白拖堅固耐用,我又是愛物惜物的人,要讓藍白拖功成身退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何日?------就這樣,我開始了「穿藍白拖的日子」。
往後的兩天假期裏,就穿著我藍白拖到處走,連到博物館也一樣,這麼「台」的到處走,還是第一次。

第三天,我們又到東河口衝浪,小楊把比較厚的板子借我,自己用前一天借我的那塊小板子。
在東河口,遇到了「包子」,我對包子說,我卅幾歲才開始衝浪,為時已晚,包子順著我的說,接著說:
「卅幾歲才開始學衝浪,進步真的會比較慢!」
我忍不住苦笑,沒想到包子大爺竟這樣說!但這話由他嘴中說來總有一點喜感,至於為什麼有喜感,就不再多做贅述了。
不知為何堅持的堅持
這一天我用厚板子,玩得滿開心的,而體重重我將近十公斤的小楊,玩薄的小板子就覺得很不好玩,我划到小楊附近問要不要換板子?小楊堅持不要,因為他不相信衝不起來,結果他就這樣一直「不好玩」下去。對於他的堅持,我通常覺得很莫名其妙?比如他為了減肥,通常早、午餐吃得少,晚餐卻吃得「非常多」;沒有菸癮,卻沒事喜歡抽根菸;喜歡狂灌啤酒,喜歡跟酒肉朋友廝混,太太勸他,他卻用「啊!女人不懂啦!」這種話來搪塞。對於小楊這種人,我雖喜歡他的直爽,卻也很無法接受他的歪理一大堆,所以我覺得跟小楊「有交情,卻無法交心」。
嫁小楊這種讓人好氣又笑的丈夫,小楊的老婆Noy很無奈的跟我說:
「愛上了,也只有認了!」
這一天,小楊就這樣在海裏奮戰許久,我想回去了,可是因為小楊沒有離開的意思,只好在岸邊等了將近一個小時(車龥匙在小楊那裏)。
漸漸的,東河口的人愈來愈少,但小楊卻依然堅持用「衝不起來」的板子衝,我受不了了,只好抱著板子自己走回臺東衝浪店。
其實用走的也不錯,走到東河橋時,看到壯麗的河口,覺得真美,而且從橋上就可以看到海裏衝浪的人們,視野有夠好(↓)。

 坐車的時候,都會覺得由臺東衝浪店到東河口很遙遠,但真的用走路的方式走回去,才發現沒那麼遠,更重要的是,沿路的風光與平靜的心情,都是無價的---只是穿著防寒衣走在大馬路上,還是有點奇怪!
回到衝浪店後,我請Noy留簡訊給小楊,讓他知道我已經回來了,希望他不要因為找我找不到,而在東河口附近尋尋覓覓。
小而美的小丑魚主題館
下午我們到成功用餐,結果Noy看到「小丑魚主題館」(主題館的大廳→)的指示牌,興沖沖的說要去找找看,而我則覺得不該只是被衝浪活動制約,而失去了遊玩其它有趣地方的機會,所以非常贊成去找尋小丑魚主題館(臺東縣成功鎮港邊路21號),更何況,當下我正在消化午餐呢!對於找小丑魚主題館,阿培也沒有意見,而小楊則因為愛妻為他的衝浪行動犧牲許多,所以也不敢抗議,所以我們一行人就浩浩蕩蕩的找到了了小丑魚主題館,並進去參觀。
進了小丑魚主題館,才發現這是一個「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小型海生館,
裏面雖是以小丑魚為主題,可是還有很多其它讓人覺得驚豔的地方,比如說:第一眼會覺得很詭異、看了說明後,卻會覺得牠非常有氣質、溫和的白化鯙(俗稱海鰻);高大約三層樓的大型圓柱型水族箱,裏面有海龜、有很大隻的石斑……,主題館雖不大,但卻可以讓人佇足許久,好多有趣的生物,看得人興致盎然。
既然稱為小丑魚主題館,不可或缺的當然是「小丑魚」囉!只是我沒想到小丑魚的種類竟然這麼多,加上人工改良,更讓小丑魚的品種不勝枚舉。
本來以為魚兒小時候的模樣會與成魚有所出入,沒想到小丑魚的幼魚竟跟成魚長得一模一樣,而且因為Size縮小,而顯得加可愛,這逗得Noy興奮不已,直喊回家也要養一窩小丑魚。
步出主題館後,心是滿溢的,而小丑魚主題館的成人票150元,我則覺得非常值得,當初到蘭卡威的海生館,就覺得38馬幣(約380元的臺幣)的入門票非常實惠,但小丑魚主題館,與蘭卡威水族館相較,更讓教人覺得物美價廉。
上午衝浪衝得很盡興,下午的知性之旅也教人歡喜,滿足的一天,讓我不想再到處奔波,只想留在超商裏,好好品味這一天------感謝Noy的堅持,讓我可以發現小丑魚主題館的美好。 
 

 
"終於出大太陽了!"及"非常自我的人生"
在臺東衝浪的第四天,是228假期的後一天,天氣好得很,還出現了大太陽呢!很高興終於不需要穿脫都很麻煩的防寒衣了,這一天,我打赤膊下海,結果背部被曬得紅通通的。
小楊依然堅持用那塊衝不太得起來的小板子,所以仍然玩得不開心,我依然苦口婆心的問他要不要改玩我玩的那塊較厚的板子,但這個提議也仍遭他否決,結果他再度面對一個很洩氣的上午。
下午我們又到東河,其實我與阿培早就沒什麼衝浪的Fu,更何況,東河的天氣又變糟了,海面上沒有半個人。面對如此情境,小楊竟堅持下海,因為他…….不甘心。
一行人就為了小楊執意下海,所以必須待在東河口,我心想反正走不了,更何況當時沒人衝浪,小楊一個人在海上沒人照應總是不好,於是在小楊的強力邀約下我也下了海。
當時的浪況並不好,浪大但厚,小楊執意用小板子,當然玩得不開心,反倒是我衝到了六道還不錯的浪。
天氣說變就變,當時我打赤膊,被陣陣吹來的涼風凍得受不了,就跟小楊說我要上岸了。不顧小楊失望的表情,上了岸,心中不禁一陣納悶:
「真不知道他在堅持什麼,明知道輕薄的小板不適用,卻堅持衝小板,真是浪費自己的時間!」
一段時間後,小楊也上了岸,但……明明就不是衝得很爽,數日後他卻跟我們衝浪老闆娘說臺東的浪有多夢幻!!!
本來我與阿培都希望能早一點從臺東回臺北,但小楊堅稱,早點出發一定塞車,不如晚一點再上路。對於小楊的意見,我們知道沒有溝通的餘地,就由他吧!
狂飆蘇花高
在上路前我先多買了一罐咖啡,以待小楊精神不繼時,可以遞給他。這時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小楊的「亢奮」愈來愈明顯(有點像小狗發春時的亢奮),原來是可以「飆蘇花高」-------九拐十八彎的路是他的最愛。
車子行駛一段路程後,先抵達花蓮,雖然我與阿培都急著要回家休息,但仍得陪夫婦兩人逛花蓮巿。這時阿培的女朋友打電話來,知道了阿培抵臺北的時間後,便問:
「怎麼會這麼晚?」
阿培回答:
「這怎麼能怪我呢?」
我在一旁聽得好笑,阿培這回答想得太過簡單了,他女朋友哪知道小楊堅持到出人意表,這樣反質問他女友實在不是很體貼,於是我忍不住插嘴:
「她哪能了解實際情形?」
後來我們又繼續上路,到了蜿蜒的蘇花高,小楊在當中盡情飆速---蘇花高轉折幅度極大,我瞄了車速表,低速60(很少),高速80(大部份時間都是這個速度)。小楊笑著說我一定嚇死了,其實我是覺得還好吔!對於這種情形,我一點都不害怕,活了近四十歲,早無遺憾,唯一擔心的是,萬一出事家人會傷心------更何況如果摔個要死不死的,不是更對不起家人嗎?我不了解小楊為什麼需要從飆速當中得到快感?也不了解其他三個人為什麼要陪他這樣玩?Noy笑笑著說:
「老公,你好像很喜歡飆車?」
雖然沒有指責與反對的意思,但我卻感受到Noy的無奈。我不是不相信小楊的開車技術,只是事故的發生,有時不只是人為因素,而是機器的問題。
的確夜間開蘇花高有好處,那就是:循對向車燈光線,可以知道對向是不是有來車?小楊就是用這種方式,才敢開到對向車道的。我很反對小楊這樣做,但因為時間很晚了,加上小楊橫衝直撞的駕駛方式,讓我沒辦法可以在車上先休息,必須早一點回到家,才能真的闔上眼睛,所以只好由他了。
終於,車子到了大溪,我們快速的卸下物品,便又上路回臺北了。
小楊先到新店附近放下了阿培,再跟我一起回到三蘆地區。就這樣的折騰下,真的上床時,已經深夜兩點。
這次的臺東衝浪之旅真的很棒!但人與人的相處卻是很麻煩,雖然對於小楊充滿感謝之意,但如果下次小楊再度邀約的話,我會答應嗎?不知道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