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02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那一年,我們在臺北開的車子(事實只有我自己一個人開)

為什麼不喜歡開車?
母親曾問我:
「你好像不太喜歡開車?」
我很直接的回答「是」-------因為真的沒有必要,尤其是臺北的大眾運輸系統完善,加上自己王老五一個,開車不划算,所以當很多人都嚮往自己擁有一輛代步的車子時,「買車子」一向不在我的人生規畫當中。
記得我剛學會開車時,曾載著母親大人正式上路,自排的車子比手排的車好開多了?但不足為外人道的「痛」,則是載有廿年開車經驗的母親大人。老鳥對於菜鳥的技術,除了「氾濫」的擔心外,還會忍不住「想指正一番」,當時母親大人總在一旁,一會兒嚷著:
「哎啊!你怎麼這樣開?」
又一會兒又喊:
「拜訪,你學開車學到哪裏去了?」
諸如此類的「指教」不及備載。而太多的建議,反教我不知道怎麼開車?------對此,與我有共同經驗的,應該都心有戚戚焉吧?
除了有母親大人在一旁的「細心指導」外,另一位熱心的叔叔也不遑多讓,給了我「鉅細靡遺」的指正,經過兩個前輩的指導後,我開車的意願就徹底被摧毁了。
擁有自己的車子,卻不開心!
後來母親大人發現我對開車這檔事意興闌珊,即時收斂,加上弟弟的從旁鼓勵,我才又願意手執方向盤!
某一年,弟弟決定離開讓他「沒日沒夜」加班的臺積電,轉到新加坡工作,正考慮要不要把車子給賣了,母親大人覺得可以把車子給我,讓我多多練習。
對於這項提議,一開始我表示不歡迎,但看母親一頭熱絡興致,只好勉為其難答應。
在臺北開車,其實並不開心,停車是一大問題,還好工作的地方離我住的地點不遠,所以申請了停車位,也就解決停車的問題。但我的停車位在大榕樹下,榕樹的隱頭果一掉到車上,產生的黏液,不知道該怎麼清除?除了果實的汁液外,鳥兒的糞便,也不好對付。我就常在與果液、鳥糞對清除中,花了不少的時間。
沒有停車位,再把車子開回去吧!
在臺北開車,另一個教我頭痛的,就是開車到巿區,卻沒有停車的地方。記得那時到東區可以使用新光銀行的信用卡、免費停車兩個小時,不過往往的結果卻是……,到了東區的免費停車場,才發現「車位已滿」,只好再找其它的地點,甚至乾脆把車子開回去,騎機車再回東區。
我是車主人,還是車奴?
對我來說,擁有一輛車子,不代表有了代步工具,我甚至覺得自己比較像「車奴」。開車的時間不多,怕車子壞掉,每個星期至少必須把車子發動,甚至去「溜車」一下。車子不但沒有「分擔解憂」的功能,反而是一種累贅呢!
另外,因為對於車子的不了解,也曾讓我數次處在窘境之中,比如說,車子熄火了,我忘記要把擋打回P檔,強行重新啓動的結果,讓車子因而故障,掛在馬路中間。
不老實的汽車保養廠
關於那輛車子,最最讓我不高興的地方,就是行車五千公里後的保養。我開車後的第一個五千公里保養,正愁沒有認識的保養廠,工作單位的一位資深女同事就推薦一個保養廠給我。這位女同事平時在工作上頗得人敬重,所以我就接受她的建議,到蘆洲那家「愛力」保養廠進行例行保修。
修車小弟看我愣頭愣腦的,便騙我說車子的煞車片已經磨損得差不多了,該換新的了。我因安全為要,便答應換新煞車片,小弟以比較便宜、七千元的大陸製煞車片更換,順手就把舊的回收到回收箱裏面。因為心有疑慮,所以我又把舊煞車事拿回車上,這一舉動便讓小弟驚恐不已,等我人離開後,便又打電話過來,說我的車子好像有漏油,要我再開回去檢查一下-----不知道是否要做任何補救動作?
後來,我拿了舊煞車片給經驗老到的男同事看,男同事指著一旁的小鐵片,說明煞車片還可以撐滿長的一段時間呢!------這時我真後悔,當初不該沒有考慮清楚就答應換煞車片,該先找內行人問才對(路上看到很喜歡的金龜車---不過聽說後座的位子很小←)。
開車的快樂時光
雖然抱怨「擁有車子」有很多缺點,但開車時的「快樂時光」也不是沒有。在那段日子裏,遇到下雨天,卻想到健身房運動,開車是滿好的選擇。
最方便停車的健身房分部,非中山分部莫屬。
中山分部附近有個小公園,公園裏有個機械式停車位,要把車子停進去,要先對好軌道,對我這種開車生手來說,有點難度,但很多事看似困難,實則簡單,每次都輕輕鬆鬆的給它停了進去。
其實健身房中山分部附近的中山北路也不是不能停車,超過限制停車的時間後,便可以停在黃線上,這樣便又能省了一筆錢,不過真的要等到可以停在黃線上再去運動,真的有點晚,所以很少利用到免費停車的時段。
(很可愛、很讓我心動的Smart→---但空間小、單價高,聽說馬力不夠大)。
狂風暴雨中的優雅
在臺北開車的那一段日子裏,幾次的狂風暴雨,讓我感覺到「有車一族」的幸福,當機車族楖風沐雨的跑到中山區,就為了在晚上好好的動一下時,因為「擁有車子」,我就可以保持「乾爽」而優雅的走向健身房(雖然說中山區停車的難度不高,但也曾遇到沒有公立停車位的時刻,只好「憤憤不平」的再把車子開回去)。
因為開車,所以那段時光,我的內心一直充斥著一種矛盾的心態:一方面希望天氣是好的,騎機車移動比較方便;另一方卻又希望「下雨」,而「不得不開車」去健身房。
也許開車的關係 , 開啟了我和衝浪運動的緣份
「開車」真的讓我可以移動到比較遠的地方,像到「東北角」,在未開車之前幾乎是不可能的,但開車讓我輕而易舉的到沙珠灣(更早之前我從未深刻的感覺到臺灣可以衝浪,但突然看到海面上好多人坐著衝浪板,路邊停的車子,上面也架著衝浪板的景象,讓我覺得不可思議,也很有新鮮感------我常在想﹕如果沒有開車的那一年,大概也就沒有開始衝浪的契機吧?
PS:那一次的經驗後不久,就在網路上搜尋到了一家衝浪俱樂部的初學研習營,參加兩天一夜的活動,距今也有五六年的時光了)。
又開始「機車」了
開車大約一年後,深刻的感受到,車子對我的重要性真的不大,如果把車子繼續留在身邊,對它來說,並不是一件好事,對我來說,更是心靈上的一種負擔。與母親詳談過後,母親也了解到車子對我來說沒什麼用處,於是我就把車子還給弟弟,然後弟弟再轉手賣給好朋友。
從有車一族變回機車族已經好幾年了,雖然說開車的當時,心情不是很舒坦的,但那一段日子真的讓我收穫頗多。之前曾問弟弟,在臺北開車容易嗎?弟弟說,憂柔寡斷的人在臺北開車並不容易------這一點後來我發現自己是OK的啦!(但因為騎慣機車,所以曾毫不猶豫的直接就把車子開上臺北橋的機車道------一直到離開臺北橋好一段距離後,我才驚覺自己做了很荒唐的一件事呢!)
生疏的開車技巧讓人覺得愧疚
在我恢復機車族的身份後,不太會懷念那段開車的日子,但臺灣的某些地方,是沒有車子就到達不了的地方,像我的老家彰化,沒有開車,就好像沒有雙腳一樣。在家鄉每次出門都要開車,年紀超過一甲子的母親總是希望我可以擔任她的司機,但卻又對疏於練習的我不放心,所以每次上車,我都鼓勵她在車上打個盹-----我想,就算她壓抑了內心的恐懼,她抓著車窗上把手的不安表現,也讓我覺得愧疚,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我只能以「這是大時代的錯誤」來自我安慰。
堅持開大車------風神啊!
由於不時常開車,所以對於開車的「小眉角」,我拿捏得不是很準確,也因此比較喜歡開小型的車子,所以後來對於母親換新車時,執意要開大車,我是非常反對的。
母親開車,多只是侷限在彰化縣(她老人家根本不敢開上高速公路呢!),平時也是開車到附近的山區運動,載「客」量實在不多,但在弟弟的支持下,她買了一臺較大型的車子,她說:
「因為只開到附近,所以不會很耗油!而且你姊有時候要全家出遊,就可以借我的車來開!」
對於母親這種「買大車,預備借人使用」的邏輯,我實在無法理解,但這下子,我就更不喜歡開車了------老家附近彎彎曲曲、窄小的巷子很多,刮傷了大車,我也免不了要挨「刮」,所以就更不喜歡開車。
誤入死巷,刮傷了車子的烤漆
記得之前讀研究所時,到板橋找我的指導教授,因為下雨所以順便「溜車」,沒想到一進入舊社區,竟誤入「死巷」,最後只好狼狽倒車,車身上留下與電線桿磨擦的痕跡,是當時的「紀念品」,真是讓人覺得心痛啊!也就是從那時候起,我慢慢的傾心於小型車子,而對「一般大小」的車子敬謝不敏。
恢復機車族的身份,不知不覺已經好幾年了,最近身邊的女性友人都開始開起了車子,對於不太會羨慕「有車一族」的我來說,竟也有點欣慕那種「可以深入臺灣各地」的自在,不過2008年起的金融海嘯,及近來油電雙漲的趨勢,都讓我「冷靜了下來」------養車不容易啊!據說養一輛車,就像養一個小孩一樣,油錢不說,光是稅金,就花得不值得。對我這種居住在臺北的單身男子來說,是否有開車的需要?是值得考慮的。
在臺北買不適合開長途的小車有什麼用?
儘管沒有買車的需要,但只要看到可愛的小車子,還是會忍不住多看一眼,尤其是最可愛最可愛的賓士Smart,看了它可愛的模樣,更是教我一見傾心,只不過這種小車只適合於都會中行走,上高速公路行走,聽說很吃力。買車最主要的,就是要「開長途」的,在臺北雙城當中,有方便的捷運,何需要辛苦找車位的私傢車?出了臺北城,Smart卻又力有未逮,那我要買這輛又有何用?
呵!看來我要買車的日子還久的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