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5444

    累積人氣

  • 8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神明知道的啦!------2012我的母親

她的心意神明知道的啦!
射手座的母親,有時候真讓人又好氣又好笑,這種星座的人啊!真是開朗又自我,甚至有時候擅自以「將心比心」的態度,為某些事物作註解,真不知道該說他們是樂觀還是過度自我?像我們母親大人準備拜拜的貢品時,如果準備的東西有了誤差,便會很阿Q的說:
「啊~~神明知道我們心意的啦!」(很隨意、開朗的口吻)
那種的口氣,就好像跟神明是好麻吉,很了解祂們一樣!
其實我們家母親大人豁達的地方,不只是與「仙輩們」的「心有靈犀一點通」而已,像我小時候做的一些事情,以如今成人的我眼光看來,都覺得不可原諒的,母親大人卻一點都不在意,而且還會欣賞小時候的我所做的蠢事。
我的惡劣行徑,母親覺得Ok的啦!
小時候家裏經營百貨行,店中必須要囤積一些貨物(這種小型百貨行,賣的東西應有盡有,賣的物品有時候連我都覺得匪夷所思)。當時我們店有賣一種「盒裝西服」,當時年幼無知的我曾把盒中全新的西褲拿出來,裁製成布袋戲的衣服-------一件好好的褲子就這樣毁了,這樣的舉動對一般的大人來說,一定是令人「法指」的舉動,但我們家母親大人不但不以為意,反而會很有興趣的偷偷看我到底在做什麼?
之後我為了把自己的那尊布袋戲偶改造成「藏鏡人」,所以又把廚房裏的藤盤給鑽一個大洞,套在戲偶的頭上,以上磬竹難書的種種行為,母親大人依然不為所動,頂多只是覺得「很有趣」而已。
我的母親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很多該爆跳如雷的時刻,她卻平靜的像個菩薩一樣。
至闇生於明,"至開朗生於悲慘的過往"!
雖然說我們家的母親大人非常開朗,但其實她小時候的日子並不好過。日子不好過的原因,不是因為家裏貧窮,而是……我們家的外婆大人看母親極度不順眼的關係。
在小學階段,外婆對母親就時常頤使氣指的,並要母親背著弟妹上學去,這種過份的作法,讓年幼的母親不知道該怎麼辦?還好母親當時的老師,是一位初出社會、很有愛心的年輕人,不但對母親帶小小孩來學校不介意,還會幫母親照顧弟妹呢!母親曾說,要不是礙於法律的關係,能不讓我們家的母親大人受教育,外婆一定會很高興的。
母親初等教育一結束,外婆馬上就很開心的幫母親找了一份工作,並主動幫她要求加班。母親從早工作到晚,回到家都已經深夜了,當時鄉下路燈少,回家的路,是一條漆黑的歸途,膽小的母親回到家,便會害怕的躲在棉被裏哭。
親人之間的緣份,不是報恩就是報仇
雖然說小時候生活滿慘的,但奇怪的是,成年後的母親,還是一樣的樂觀開朗,找不到一絲「童年不幸的陰影。照理說,以外婆這樣對待我們家母親大人的行為,是該讓她憎恨的,可是很奇怪的是,母親大人並不恨外婆,母親時常說的是:
「大概你們外婆上輩子被我欺侮得很慘吧?這輩子才會來討回公道的。
對於母親的說法,我覺得很有可能吔!因為人就是這麼奇怪,有的人折磨你折磨得要死,你卻無法恨他一丁點兒,這時候你只能用宿命論來解釋一切了。
在母親的調教下,我戴上了「獅子座的蓬鬆假髮」
我是金牛座的,照理講我應該很「避素」(台語)才對,但可能遺傳到我媽,所以除了小時候比較「避素」外,長大後的我算是比較活潑的金牛,我乾媽的女兒還曾經說我應該是獅子座的吧?因為哪有這麼活潑的金牛?其實他們都不知道,「遺傳」與「後天的教養」也會使金牛披戴上獅子的蓬鬆假髮。
至於怎麼樣的「後天教育」會改造一個人呢?也再度聽我說說我母親「磬竹難書」的小故事吧!
母親調皮的小玩笑
我高中時,曾有一段時間跟幾個同學一起租屋住在外面,有一回我們家母親大人開車幫我送棉被到宿舍,幾個室友看到母親大人,便害羞的躲在牆角,母親大人看到他們害羞可愛的舉動,突然想開個小玩笑、作弄他們一下,便假惺惺的幫我舖好棉被,並在對我交待一些話後,就作勢準備離開。
見我們家母親大人腳已經跨出門外,室友們慢慢的從角落走出,調皮的母親突然一個箭步的往回衝,並在我床邊裝模作樣的再撫平一下棉被。這時室友們被母親突然回衝的動作嚇到了,馬上驚慌失措的跳回角落,那樣子連我這個反應慢反拍的人,看到這種情形都覺得好笑!-----這就我那調皮的母親啊!
氣到皮皮剉!
有時候母親大人也會練瘋話,比如說:
「厚!有時候晚上睡覺,都會氣到皮皮剉,氣自己怎麼這麼厲害-----氣自己生的子女都這麼有成就!」
聽到她這番玩笑話,除了覺得不好意思外,也真讓人覺得她的自得其樂吔!
我們家母親大人,跟一般長輩比起來,開明許多,像她曾經跟我討論某個可能是「同志」的某阿姨呢!母親大人覺得是不是同志都沒關係的啦!人品好就Ok的啦!------對於這一點,我真的佩服母親大人的開明,因為她沒有受過高等的教育,卻能設身處地的站在別人的角度來看待事情,這種「將心比心」的態度,便是有智慧的人,才有有的人格特質啊。
受度氾濫的同理心
不過雖然說她的「將心比心」,可以給別人即時溫暖,但有時候卻會過度,像她自己怕熱,我卻滿喜歡溫暖的氣候,所以當我在熱熱的午后,騎腳踏車去辦事,就會被她唸到臭頭;我說人在踏不到底的海中游泳,像魚一樣自在,她則會擔心不已------如此種種感受的差異而有的擔憂,身為晚輩的,只能虛心受教,那點滴的感受,盡在不言中。
轉變
以前一直覺得母親大人很開明,但隨著兒女一個一個的離巢,母親的心理也開始起了變化,尤其是姊姊出嫁後,家裏只剩她一個老人家,讓她變得焦燥不安,為了安撫她,我每個星期回家,但仍安撫不了她的情緒,成了砲灰,做這個不對、做那個也不對,總而言之,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當初為她的種種意見,所以阻礙了我在臺北購屋的機會,現下才會沒安置老人家的地方。看母親這樣一直鬧情緒,我真覺得茫然啊!
不過等一段時日後,她發現姊姊時常回家看她,加上她開始服用更年期的藥,情緒好多了-----但我知道,她再也不是那個開朗的母親了。
後記:
從五月份發現乳癌到現在,母親總共進行了六次化療-----前三次「小紅莓」,後三次「紫杉醇」,進行紫杉醇時,也併行標靶治療。
進行紫杉醇當時,因為感覺毛髮有點脫落,所以在頭髮還沒大量掉落之時,便請一位阿姨幫她頭髮全部理掉,為此、我笑她有著射手座的猴急------會不會大量掉髮,尚在未定之天,如此急進,實在沒有那個必要。
理成大光頭時,我不在家,結果母親與姊姊、弟弟瘋狂的學人家「不成熟少女」的自拍行為,搶著跟我們家母親合照。
「我跟你說喔!媽的頭圓得真可怕,比你的還要圓!不過看起來真的很可愛。」我弟如是說。
一開始我不太適應自己會有一個光頭媽媽,所以沒有主動要求母親現出她那「圓得可怕」的大光頭,反倒是母親自己在某一天睡覺時,主動掀去頭巾「獻寶」,看她那麼灑脫,我反倒也釋懷了。
 這就是我的母親,以前總覺得她活力十足,直到年紀大了,生病了,才發現她不是永遠都會那的充滿活力,但她仍然很努力的讓自己維持活力與開朗,只不過然有時候也會有力不從心的時候,因此我有必要變得「更可靠」,讓她更放心。
在母親生病後的這些日子以來,除了安撫她之外,我開始學著面對「也許……有一天她不在了」的事實,至於母子間的這份緣份能維持多久?我不知道,只能把握當下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