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02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當我們老了怎麼辦?------對年輕人充滿期許,卻對老年人抱持冷漠的社會

 



 


 

 

 

 

 

親友的援助
  我們家母親最近罹癌,幾個子女輪流照顧,雖然有點辛苦,但還是甘之如飴,畢竟是自己母親,不忍心不管,平時看到鰥寡孤獨者,都會有所不忍,更何況是生養自己的媽媽?
母親生病後,一開始是由暫時休業在家的弟弟照顧,後來暑期時便轉由我照顧,暑假結束後雖有一小段無人照料的空檔,但九月中旬之後,便改由大哥接手,由姊姊偶而輔助。
雖然說人力尚可支配,但仍有一小段不足,比如說我返校工作到九月中旬這段時間,由於母親接受了第二階段化療「紫杉醇」,副作用更甚於之前的「第二代小紅莓」,母親手腳掌紅腫,胳肢窩赤紅一片,寸步難行,當中還不斷發生高燒,必須急診,真是備極辛苦。
母親大人生病這一段時間內,除了身體上的折磨外,更痛苦的是怕沒人可以援助的無助感,還好母親平時樂於助人,所以當她病了時候,很多親朋友好都主動伸出援手,比如自願供應三餐,好幫我們兄弟減輕負擔,畢竟老家通常只有一個人陪在母親身邊,人數少,籌備三餐不易,這時候親朋友好的「給個方便」-----多煮些飯量,多加一組碗筷,就如雪中送碳,讓人感念於心。

只有看見"未來",卻沒有"當下"的臺灣社會
從我媽這次生病後,一個我以前就有點關心、也擔心的問題,突然變得好清晰、好急迫,就是「老人照護問題」,像我們上一輩還有幾個子女可以分擔照料的工作,但我們這一輩就慘了,不要說我們這些不婚族的,連有小孩的家庭很吃力,尤其是家裏只生一個孩子的,要讓獨生子女扛起照料父母的工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臥病在床的長輩,要有人日夜照料;身體健康、退休的,也要有一定的規劃,可是大家的目光好像只放到下一代的「未來」,卻沒有著眼到當下已經正在發生的「高齡化」社會(註一),結果呢?臺灣社會即將成了可以預期的「老人地獄」;而專注於年輕一輩教育上的努力呢?i成果也不盡理想-----一大堆高學歷,卻學非所用的年輕,只能辛苦的賺2萬2的微薄薪資,不要說奉養老一輩,連養活自己都有問題,更慘的則成了「啃老族」。
申請外籍看護不容易,卻沒有替代方式
年輕人薪資微薄,自己維生不易外,對於奉養長輩更是有心無力(註二),而目前除了養老機構外,便是寄望外籍看護的幫忙。外籍看護除了薪資較低外,老人家與外藉看護也可能發展超乎雇主與看護的友誼(像李靖惠的紀錄片《麵包情人》,就有紀錄了她自己與家中長輩,與外籍看護之間建立的深厚友誼),雇用外藉看護,是一個解決方案,只是申請外籍看護並不容易,像我母親這種情形的,不用請到一個人來照顧她,但當化療時,母親不能出沒公共場所,又不能自已在高熱的環境中進行烹調,這時候一個可以幫助日常飲食的單位就非常重要了。
服務價格合理的「老人保母」的推行
對某些人來說,聘顧外勞,花費還是高,所以有另一種折衷方法,就是將需要照顧的長輩交由「老人保母」來照料。據聯合報( 101年十一月十八日)報導,台北巿政府推出「老人保母」家庭托顧服務,讓失能老人白天可以去保母家,晚上再回自家。一位老人保母最多可以收四名老人,收費分為月托及臨托,政府除補助中低收入戶部份費用,社會局另補助每月一千兩百元交通費,重度失能老人月托自費4860元,中度失能老人、一般戶也僅需付八千多元,比外勞便宜,但三年下來,只有四間托顧家庭,受托老人只有九人,因為按照規定,保母家必須是透天厝等諸多限制,讓老人保母制度推廣困難,加上民眾對老人托顧陌生,導致家托員案源不穩,還有很多民眾須工作,無法按時下班接老人回家,因此多半選擇二十四小時的照護機構。另外老人保母,須具護士或照顧服務員資格,並通過一千小時照顧服務時數,也讓老人保母的產生更加困難。
對於「老人保母」制度的形成,我們彷彿看到一道曙光,所以儘管有很多問題存在,也期望千萬別因為其它不該存在的問題,而讓這個希望破滅。

提供"接送"到"旅遊"的服務單位
最近看的第九十七期的《30》雜誌裏,有介紹了一些新興、做得不錯的行業,當中有一個叫做「多扶接送」的單位,這個公司的服務範圍從原本的「提供行動不便者的接送服務」,到現在的「無障礙旅遊」----帶老人去旅遊或是拜訪親友-----在老年人口已達13%臺灣社會(20年後更高達25%),這是一個應該關注,也很值得投資的行業。在我照顧母親的那一段時間,就可以看到每天的固定時間裏,有接送行動不便者的車子出沒我們家附近巷弄,真讓我好奇,這是不是跟多扶接送同類型的公司?我期許,這種服務單位,也提供簡單的送餐服務,或是鐘點的打掃工作,好讓身體尚佳,但行動較緩慢,或是不適合出門用饍、必須自己打理飲食的人,獲得比較基本的服務。
都已經是高齡社會了,卻仍然只專注未來主人翁
最近跟好友討論到關於臺灣的老人福利政策的問題,身處教育界的兩人,共同的感受是:政府真的挹注太多經費在改善教育「品質」,把重心放完成未來願景。不只政府,大部份的家長目光也都放在子女的教育上,似乎以為只要規劃完善,子女未來「應該」都會出人頭地,可是呢?耗了大量的資源,把一些不想讀書的孩子留在學校裏,不但浪費資源,也讓讀不下書的孩子更加痛苦,更慘的是,不太適應背誦與重複演算教育模式的孩子在十二年國教之後,還要再延後三年,才知道原來自己不傻。
最近讀的書裏有這段文字,不丹的狀況,也許是正是我們的處境:
不丹推行十一年的免費教育,由小學到高中,學費和課本都免費,在偏遠地區,一般也設有小學……,不丹的失業逐年增高,在不丹旅行的日子,就經常可以看見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在街閒晃,甚至造成酗酒、吸毒、搶劫等社會問題。「年輕人受的教育越高,就越不願意從事體力勞動,而現時的不丹也沒有太多白領工作供我們選擇,但我真的不想回家,我無法種田,那種生活很苦,很多鄉村的農田都閒置了呢。」------《慢行。不丹》P66
新加坡的修業年限只有六年
把孩子留在學校,會不會讓國家整體競爭力更強?這一點值得商榷,舉目前相當受到矚目的新加坡為例,大家也許不敢相信,新加坡的「修業年限」竟只有「六年」而已!另外,雖有不少的先進國家,規範的修業年限在十年以上,但學生在課餘,所擁有的自己時間,遠比臺灣的學生多很多。
幾年前,新北巿巿長周錫偉為了討好家長,致力於「活化課程」,也就是把星期三下午的三節課也拿來加強英文或閱讀。
學校在學生自學能力上幫倒忙
增加活化課程,如果可以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果(當然最後還是要有利於社會),那倒無可厚非,但事實上呢?雖然說,我知道以往孩子們在這段時間內,不是在學校就是安親班,但少數不苟同於填鴨教育的家長至少還有不同選擇啊!但現在則只能有單一選項了。
學生時代,我是一個不愛英文、不愛數學、不愛文學的孩子,學校在抹煞我的這些興趣上,「功勞」甚大,好在出了社會後,我對於學習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所以才能因自學而不斷的自我成長。我不否定孩子留學校的好處,但問題是,在「學習」這檔事上,學校很多時候扮演著幫倒忙的角色。
仍然是以「出人頭地」為目的的社會期許
教書十七年,本來以為隨著時代的進步,大家的觀念會有所改變,但我失望了,這個社會從上到下,每個人的教育理念,仍是「精英政策」,很少有人會教孩子成為一個「平凡而幸福的老百姓」,詭異的是,這樣高期許的政策下,大部份的孩子們多沒有照著人們期許走下去,常見到家長花大筆鈔票、讓孩子花時間去補習,最後卻看到與學習成就不成正比------在教育界這麼多年,看多了,從開始覺得可笑到笑不出來,無力感愈形嚴重。
建立老人社區
以上是我對臺灣老人政策及國人對於教育過度關切的不解與無奈------儘管已經面臨急速高齡化的社會,照護老人政策或是關心卻仍然未成形,1289期的商業周刊「銀色海嘯」提到:今年底前,全台7成私人安養機構面臨關門或減床------這些是需要被照護的老人的問題;而單純「老化」的老人的照護,則沒有解決方案,這些健康的老人,不需要被人「全心全意」的照料,需要的只是偶而的照應而已,如果這個社會能建立一個像電影「偷穿高跟鞋」中的那個老人社區就好了,試想在這種環境中,老人家一定能活得更自在與自信。
要達到我以上的期許並不容易,但最近我借到的《高齡學》這本書則有幾個折衷方案:可以成立社區日托中心、社區老人活動中心、社區老人營養午餐,以及各種社區內老人福利服務工作,如老人運送服務,社區老人緊急救助體系、 獨居老人社區服務等,更教人高興的是,國內確有企業開始進行關注人口老化的照顧工作,像潤泰、台塑、奇美等紛紛搶建銀髮住宅,許多更標榜提供媲美五星級飯店的住宿及伙食,還有健康管理、醫療服務、才藝教室、休閒活動等。
以台塑2005年在桃園龜山推出的養生村為例,占地34公頃分3期開發,共3700戶,由於鄰近林口長庚醫院,能就近提供醫療服務。在平價原則下,14~22坪的套房月費在1.8萬~3.1萬元不等.....(註三)。

「在地老化」減少老人離家的恐懼及增加就業的機會
「離家
、「寄人籬下,總是讓人感到不安,而年老之後,移居到老人養護中心,應該有更多的不適應吧?針對這種情形,已經有很多研究報告提出,「在地老化是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這個解決方案有兩個好處,好處一是:老人不用離開熟悉的環境,心境上可以處在更舒適的狀態;好處二是:照顧老人的人力可以由老人所處社區中的二次就業婦女來擔任,一來增加就業機會,二來就業婦女也可以就近照顧自己的家裡。

對於老人冷漠的社會
只是臺灣要走到關懷老人的社會,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像101年12月10日的聯合報有一篇關我們社會對老人態度的報導,節錄如下:
公車司機常對持有老人優待票的老者冷嘲諷,甚至故意急煞急停;計
程車司機也常拒載短程銀髮族。此外,台灣紅燈秒數過短,地面高高低低,讓銀髮族不敢過馬路;缺乏低底盤公車,博愛座設在後半部(這一點跟我親眼所見的,不太一樣),影響銀髮族出門搭車的意願。
「台灣人漸漸老去,但台灣城宜依然年輕。」建築師潘冀與台北為例
,其都發展尊基在一九八0年代,興建多公寓。當年的屋主如今滿頭白髮,房內設計卻不曾改變。台北這波都巿更新,最初動機只是要在公寓裡加蓋電梯,適應屋主老化需求,可惜最後偏離方向。
崔媽媽租屋網調查把出,高達九成房東,不願意租屋給單身老人,擔
心他們在家中發生意外。而當政府打算為老人興建銀髮住宅,也遭居民反對,憂心拉低房價,台灣以繼承儒家文化自許,然而儒家「敬老」的核心價值,幾乎蕩然無存。
職場更歧視銀髮族。五十五歲以上的勞工想要二度就業,多數只能做
保全,清潔業等粗活,工時長,無勞健保,但他們自認「這年齡能找到工作就很感恩了」。
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推出"老人歧視"議題。本報民調發現,台灣對老
人並不友善,三成八民眾不肯把房子租給年紀超過七十歲的老年人,三成八贊成不讓逾七旬的老人投保。
看到以上的報導,就覺得心寒,之前的社會住宅與抗議癌症病童入住的事情,就可以了解,臺灣是個充滿歧視與冷漠地方,這倒是跟我們認識的「充滿人情味」,有著極大的落差。
幼兒照顧與老人照料的結合
除了老人社區的建立,商業周刊「銀色海嘯」專題中,也有例舉日本托兒所與老人照護單位結合的例子------日本托兒所不只照顧幼兒,還照顧老人,在這種機構當中,老人不但獲得照料,還可以享受含飴弄孫的快樂,真是相輔相成,這一點,母親曾經想到過,經營幼稚園的阿姨,在新生人口日漸減少的年代,也許可以朝向把幼兒與老人照料結合,這應該是一個不錯的發展方向,既可以解決老人看護問題,也可以解決幼兒照顧機構招生日漸困難的問題。
日本共居的「老人公寓」
現在日本老人現在也流行由數個老人共住一個公寓,在這裡老人有獨立的房間,及公用的客廳、廚房、餐廳。這種模式的好處是:老人之間可以互相照應、不會無聊;缺點是:生活習慣各有不同,要互牽就、磨合。
美國人的老人服務中心多元化服務

除了日本模式外,在美國,就算獨居在家,也有「老人服務中心」可以幫助照顧老人生活上所需,其服務項目包括租屋、求職、居家修繕、生活娛樂等……。美國的老人服務中心,是由民間募款,像臺灣這種「小政府、總是一鞭一步的牛步,還是參照美國由民間集資比較切實際一些。
借鏡
聯合報 民國一O三年二月十八日  星期二
根據內政部調查,有高達六成的老人,認為最理想的居住方式是與子女同住;願意去住安養機構者不到百分之二。根據經濟建設委員會預估,台灣將於二O一七年邁入"高齡社會"(aged society),即六十五歲以上人口比率超過百分之十四。
在地安養不用離家
當多數人面臨要不要把老人家送往安養機構時,多數家庭仍選擇把老人留在家中。
台大公衛學院健康政策與管理研究所兼任教授吳淑瓊指出,世界主要國家的老人照護政策,均以"在地"的服務,滿足"在地"人的照顧需求。讓老人在既有生活社區中自然老化,維持老人自主、自尊、隱私的生活品質。
理想的老人照護,是以社區為基礎、使用者為中心的照護模式;除機構式照顧外,更引進多元化的居家與社區服務模式,過著頤養老年的生活,每天早晚仍可與小孩、孫子及熟識鄰居等親朋好友一起生活。
吳淑瓊表示,進入老年階段,真正因失能而需要照顧的老人約佔一成;唯有延長健康在家老化的時間,縮短送進機構的時程,才是真正的自然老化。
要達到"健康老化"及"活躍老化",老人要常參加活動,維持身體功能和社會互動,延緩失能。像日本政府把介護保險(即長照保險),視為國家最高規格,並導入預防疾病篩檢概念,設立一套早期偵測失智的篩檢流程。反觀台灣,即使是在醫學系的課程中,長期照護只佔一節課。
老少共融精力旺的忘齡學堂
在衛生福利部屏東照護中心,大仁科技大學護理系學生除了幫老人家量血壓、檢查傷等基本護理,還陪伴老人說話、玩遊戲。由於長期建立良好的護病關係,不少老人家若未看到學生,總會問身旁的護理人員,期待再看到年輕面孔。
學生們說,他們透過與長輩們聊天、復建或者玩遊戲,讓老人家有了笑容。
長青幼兒園  孫牽嬤上學
少子化浪潮下,不少幼兒園招生不易,"幼老園"模式,法規上沒衝突,還可解決幼兒園閒置空間。
"朝陽長青快樂學堂"以幼兒園經營方式,老人家一早來學才藝,下午放學回家,上課的長輩要能夠生活自理,沒有年齡陽制。
和小朋友不同的是,學員們一早到校,要先量血壓,再安排才藝、手工藝、積木課程、電影欣賞。其優點是:空間比一般的日托基構大,有各式社團活動,接觸幼兒園當中的小朋友,對於像罹患有巴金森氏症的年長學員有所幫助。
國中小、 高中、大學要變成"托老所"難度較高,幼兒和老人需要的硬體設備最類似,活動教案可以共融。
借鏡日本----窩在社區"溫暖館"像在自宅
走進東京江川地區"溫暖館"玄關是無障礙坡道,左邊是辦公室,右側是對外營業的咖啡館,它不是安養機構,從管理者、工作人員到住戶,都是江戶川區的居民,對於住戶未設任何條件,他們非常歡迎年輕人,並給予優惠入住,因為晚上工作人員下班,年輕人就兼守護任務。
每周六,溫暖館會把會員接到學校空教室,由各領域講師、志工帶活動或健康指導,有團體及分組活動呢!這些溫暖機構,就是希望帶給孤獨老人們更多的希望與溫暖,以安養晚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