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3708

    累積人氣

  • 15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緣-----我的情緒障礙、妥瑞症、過動小孩

February 12, 2012
穿吊帶褲的男孩
走了很久,找了很多家店,才找到一家有在賣兒童吊帶的店面。
那個需要吊帶的孩子,肚子大、屁股小,跑起步來非得拉著褲子不可,不然褲子肯定往下掉!
會掉褲子的小孩、是一個情緒障礙的小孩,脾氣一來,肯定會鬧得天翻地覆,沒有人都受得了他,我曾遇著他情緒爆發,真的拿他沒輒,這小孩只要被沒收東西,就可以聲嘶力竭的連續哭一百廿分鐘,那種氣勢直可以以「驚天地 泣鬼神」來形容!別人看他一眼,他就會一臉兇神惡煞的說:
「看什麼啦!」
微笑的刺猬
但......,最近他變了,問他為什麼近來不太發脾氣,他回答說:
「因為你很好笑!」
我說:
「是因為我說的笑話很好笑,所以你才不太想生氣的喔?」
孩子點了點頭。
這個孩子我就叫他「小風」吧!因為情緒障礙,所以在做測驗時不願配合,沒有作答,以致智力被低估,呈現「智能不足」的狀況,可是後來我發現其實他不笨,而且…偶而會耍點小聰明。
小風不輕易讓人牽他的手,尤其是成年男子,這也許是因為他爸爸的關係?聽說之前他被他爸爸揍得很慘,造成他對「成熟男性」的恐懼,所以有人看到他被我牽著走時,都會覺得不可思議!
小風---狂風
小風遺傳到爸爸,才會有情緒障礙的,而小風大陸籍的媽媽,為了小風才跟小風的爸爸離婚。據小風自己說,爸爸當乞丐去了。
之前小風因為課堂當中把玩東西,被我沒收,只見他眉頭…愈來愈皺、愈來愈皺,整個臉皺成一個大包子時,一陣排山倒海的哭聲就來了,害得我無法進行活動,周圍一百公尺之內(也許是兩百公尺吧?),都可以聽到我們家小風的哭聲。
經過一連串無效的哄騙後,我脾氣也來了,就把人抱著,往辦公室走去,事後同事們都說我很可怕,一個人就輕輕鬆鬆的把小胖子給抱走。
一位素以嚴厲出名的女同事,看到小風發飆時、猙獰的臉孔,不禁不寒而慄。我一個人就把必須由兩個男同事才抓得住的小孩抱起來,則讓她佩服得五體投地。
她忍不住說:
「還好!這個孩子是被你抽中的!」
起初我以為這個孩子不會笑,是一個全身是刺的刺猬,這個刺猬卻在遇到愛講笑話的我後,變成了一隻可愛的小綿羊。我時常在課堂上笑話一個接一個,結果竟看到小風呵呵的笑著,我起初驚奇,才接著感動,最後我竟喜歡上了看那一張笑臉。
還好是我接收了小風!
可能是到為了人父的年紀了吧?對於孩子,竟出現了連自己都想不到的慈愛。一個孩子拿著壞掉的彈力名牌繩來給我修理,自己明明就是很忙!明明就是很煩!卻放下手邊的工作,開始幫他修了起來。東西花了好多的時間才修好,孩子道了謝,我只笑笑的說了不客氣,便繼續工作---之後細細回想---這真不像我啊!
可能是我幸運,也可能是小風的幸運,去年我們終於相遇了!在小風愈來愈難「搞」之際,大伙對於小風「花落誰家」都頗為擔心---他們害怕接到這個燙手山芋。小風的輔導者一聽小風被我抽中,馬上對小風的媽媽打包票說:
「這下妳可以放心了!」
而我也得感謝,老天爺在我志得意滿之際,給我出了一道難題,卻讓我有足夠的能力去克服它。
逞兇鬥狠的膽小鬼
別看小風生氣起來兇神惡煞惡似的,其實他超怕鬼的。他媽媽說:
「就叫他不要看鬼片的,他就是要看!」
看完鬼片的後遺症就是不敢自己上廁所,明明就是青天白日,他卻不敢自己上廁所。起初還好,「只是」大便在小便斗旁邊,後來膽子更小了,不到廁所報到,直接尿在褲子。
以前只是不敢走進大號間那個密閉空間,最後連廁所的那道大門,也跨不過去!
無厘頭的對話
有一次小風問了我一個很有趣的問題:
「僵屍從大號間跳出來怎麼辦?」
我想了一會兒!知道這孩子怕鬼的狀況暫時無解,甘脆就跟他開起玩笑說:
「那你要蹲低一點,僵屍的膝蓋不能彎,大號間又那麼小,蹲一點他就咬不到你了!」

接著我就看到一張呆掉的肉臉…。
後來這樣的對話時常出現在我們的對話之中:
「有人瞪我!」
「對他抛媚眼回去!」
「……………!」
…………………………………………………………………………
「地震來時,我跑不快怎麼辦?」
「放心!我會抱著你跑!不過如果有東西砸下來,我可能會拿你來擋!」
「嗯…!那我還是自己跑好了!」
…………………………………………………………………………
「他又瞪我了!」
「問他是不是愛上你了!」
「……………!」
…………………………………………………………………………

對於小風,我是又愛又恨。我講的話,傳到他耳朵的速度非常慢,有時候他鬧事,我命令他過來,他會瞪大眼睛,然後兩隻小短腿向我這個方向只移動五公分,然後我又會說:
「過來!我沒有要罵你!」
接著只見他雙腳再移個五公分,就又定住,就這樣子,一而再、再而三,我只好把他牽過來,如果是以前,他一定會掙扎的,但現在他知道我抱得動他,所以只得乖乖的被我牽著走,接著我就叨叨絮絮的跟他說起話來:
「知道嗎?你這樣的搗蛋個性加上壞脾氣,我真擔心有一天會怎麼樣,你知道嗎?」
小風傻傻的說:
「會被人家打死!」
「對!我就是擔心這個,你知道我會捨得嗎?」
「捨不得。」
「對!那你可以乖一點點嗎?我知道一下子做不到,但相信你可以的,因為我看到你愈來愈可愛喔!來裝可愛一下!」
「不要,好噁心!」
「那你不裝我裝。」
一看到我的表情小風馬上就做出嫌惡的表情,接著說:
「好噁心喔!」
「有嗎?可是有眼光的人都說我很可愛吶!」
就是這樣……該嚴肅訓話的時候,我又跟他玩了起來,連罵他的時候都一樣,這讓小風原本要爆發的怒氣,就這樣被我弄消了---不只小風被我這樣搞,連他那位可怕、愛生氣,聰明、又具有群眾魅力的「過動兒」學長,也常被我搞得氣也不是、不氣也不是---他們都知道我不記恨,上一刻唸人、下一刻就會跟他們說說笑笑,所知道跟我生氣太久沒有用,因為我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用我的人形立牌來恐嚇小風?
輔導小風當時,一旁經過的同事看到小風乖乖站著聽我說話,之後忍不住搖頭嘆道:
「在你面前像隻小綿羊似的,真應該要在我那邊做一個你的人形立牌,不然他都不聽我的話!」

March 1, 2012
有些小孩處在毫無拘束力的「愛的教育」下,會變得無法無天 (當然大部份的孩子都還是很天真乖巧!) ,像受我管教的小保,就接二連三的對媽媽、安親班老師、及我說謊,完全忘了以前,被媽媽及安親班老師狠K的慘痛教訓,另一個要好好整頓的人就是小風了,明明家裏就是很不寬裕,卻非常挑食,老是嫌東嫌西的,不然就是把早餐亂丟,今天更過份,從課輔班翹課回家,小風媽媽無奈的說:
「他現在只聽您的話而已!」
呵呵呵,我可愛的小風啊!看來是非得在放學後把你留下來,好好的「促膝長談」不可了!
March 22, 2012
最近小風的媽媽回大陸探親,膽小怕事的小風被託由可能是「未來」新爸爸的叔叔照顧,但叔叔也是個苦命人,除了擔任警衛外,還要照顧小風,並且幫小風的媽媽做大樓打掃的工作,為了不要讓他因為接送小風而怠忽職守,所以我親自護送小風到「可能是未來新爸爸」工作的地方,下星期二,「可能是未來新爸爸」要上班到七點,小風一個人不敢在家,所以我主動跟「可能是未來新爸爸」說,我可以留小風到七點,希望能幫助到這個即將重組的新家庭。
對於小風光怪陸離的行為,真不是三言兩語能道盡,最近在他身上又發生了很多當下很想揍他,事後卻成了茶餘飯後可以說笑的趣事,容之後再說吧!
April 27, 2012
之前我用「不能去校外教學」,威脅情緒障礙的小風好幾次,有時他會怕因為自己不乖而不能跟同學一起去玩,但有時情緒爆發,就什麼都不在乎-------這倒讓我想到這個星期,讓我感到相當疲累的另一個原因:
星期一,小風感冒直流鼻涕,又不戴口罩,把他留在室內也不是,趕出去也不是,只好叫他坐在門口,後來他又跟同學發生衝突,不斷的罵三字經、五字經,加上一直在玩東西 、發出噪音,東西被我沒收後,便狂嚎不止,口中唸著:
「我的東西、我的東西,我的東西……沒、有、了!」
最後一句話,更是用盡全身的力量-------那聲嘶力竭的哭聲,真教所有的孩子都受不了,沒辦法了,我只好把他拉走,結果他又一直掙扎,哭聲更是淒厲,引得上級也來關心,會強制把孩子帶走,實在是逼不得已的,這種情景如果被好事者看到,可能就成了「不當管教」,要不是體恤小風母親的辛勞,及感念小風母親恪遵「尊師重道」的古風,我才不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呢!
狂暴的上午過去了,到了下午,小風的情緒緩和,接受戴口罩的處置,後來又說戴口罩太悶,問我可不可以不要戴口罩,坐在門口上課,被允許之後,便高興的坐門口邊,並主動把椅子拉到正面對我的地方聽課,------因為他很喜歡我的社會課,一個從不參與課堂的孩子,會一直想參與一個好發問的老師的課,實屬難得,早上師生間的僵持,彷彿都不存在了。
昨天校外教學時,明明是小風擠到人家,還罵人家:
「撞屁啦!」
然後很兇的又撞了人家一次,這樣的動作接連好幾次,都被我架開,也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安排他在車上跟我一起坐,下車時
也必須跟我手牽手,結果他回家時跟媽媽說:
「我們老師很喜歡我,所以都跟我手牽手!」
這就是我這半年多來的日子,每天都要處理小風的情緒問題,但很奇怪的,我卻一直甘之如飴,以前教高年級的問題學生,別人覺得棘手的,到我的手上,便會好很多。
April 27, 2012
昨天把小風留到晚上七點半,真是疲累的一天。早上、他先是抓狂了大約一個小時,到中午就好轉了,但下午又繼續抓狂,一整天都很不穩定。
一早在校門口站當導護,陽光很強烈,一下子衣服就被汗水浸溼了,結果站完導護,回到教室,就看到一位孩子的爸爸在等我,原來是小風在昨天上體育課練習躲避球時,打了他們家的女兒
這位孩子的爸是明理之人,所以可以體諒我的處境,但我還是傷腦筋,最近時常要處理這樣的事情,真的不少。
吃完午飯後,小風就問我可以不可以出去逛逛,我說如果他答應我中午可以乖乖睡午覺,中午就可以出去繞繞,他答應我了,而且中午也真的睡了覺。午覺醒來,只見他一整個神清氣爽,下午上兩節自然課前,我警告他不可以皮,不然要留他下來寫功課。後來、小風上完自然課回來,這時候「小老虎變成了一隻胖花貓,原來他用彩色筆在自己臉上畫了線條,變成了「賽德克、來吧了!!!
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把他牽到洗手臺幫他洗臉,他用手遮住臉上的圖樣,怕被人看到,我說從自然教室回到班上的路上,早就被看光光了。在幫他洗臉的時候,他乖乖讓我搓洗他的臉,不過並沒辦法完全洗去臉上的線條。
遺憾的是,最後一節課也不輕鬆,小風的壞脾氣再次爆發,跟我僵持了好一段時間,接著他又哭了,真是「哭聲直上干雲霄」,沒辦法了,只好把他拖出去,小風一直喊「不要,問他要進教室嗎?他說不要!問他留在原地嗎?也說不要,反正他就是自顧自的說話,而不是針對我的問題,後來把他擡到休息室,同事們好心的幫我看顧他,直到放學。
放學後,小風的脾氣緩和許多,我讓他到課後班上課,我先去稍微運動一下,便又趕在五點半小風課後班下課時把他接回來,我跟他說,他這樣讓我放心不下,我只好一直看著他,這樣我累他也不自由,好嗎?小風說這樣不好,後來我要他把功課拿出來,他就乖乖的拿出功課來寫了。
在小風寫功課的時候,我趁機看網路上的影片,結果小風跑過來看,正巧看到朋友轉貼的爆笑小猛男抖抖胸影片,小風一方面說好噁心,卻又忍不住一直看下去,我問他會嗎?他說他不會,他只會抖…..,話還沒說清楚,就作了一個不好意思的表情,我說:
「是抖雞雞嗎?」
接著他就做一個奇怪的表情,點點頭並說他不好意思說。來小風又問我會不會跟網路上的小帥哥一樣抖抖胸?說我不會,為沒有肌肉,小風馬上說「騙人」,說我明明就有胸肌。呵呵!這小孩子的眼睛真亮,看我穿著超商的涼感衣,薄薄衣服遮掩不住胸線
一直要我表演給他看,他的表現就像胡鬧的四歲小孩一樣(這正跟檢測的結果一樣,他的心智年齡四歲),無可奈何的狀況下,就抖動了一下胸肌,風說……好厲害喔!之後就一直再吵著要我再抖胸肌,是我跟他約法三章,後一次抖,之後就不准再吵。
他答應了,於是我再抖一次,他這次沒有說好厲害,只說抖太快
好噁心…..,我則回答,好噁心還愛看,小風回應「對啊!」
-----這小鬼,真拿他沒辦法,我把他留到大約七點,這個「欺善怕惡」的膽小鬼,不敢自己一個人離開校園,要我陪他離開,後來乾脆順路陪他走回家。

到了家,也不敢自己上樓,又要人陪,我跟他說,這幾天對我這麼壞,只陪他上二樓,結果小風耍賴,一臉苦瓜的說:
「到三樓還很遠吔!」
這小孩……,反正這次我不再寬容。無可奈何之下,小風便帶著小小的哭聲上樓了。
May 5, 2012
同事們看到我對小風如此盡心盡力,還時常把他留到晚上六七點,都說可以當選優秀教職人員了,可是我會對小風付出這麼多,一來是我的人生至今,已經沒有了明顯的目標,所以這樣讓我專心於手邊可以做好的事,二來是如果繼續讓小風為所欲為下去他將更成為一頭脫疆野馬(豬),他唯一忌憚的,就是空蕩、微暗的校園,所以在與小風的母親聯絡後,我便把小風留下來,一開始他很生氣,可是又無法拒絕,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不需要與其他人合作,就可以輕易的把他抱起來,只好既生氣卻無奈的跟在我身邊。
我跟小風說他課業都不寫,還亂打別人,上課甚至還不斷的製造噪音,主任說這樣子的話,下學期就不能升上四年級。聽了這話,小風就說我騙人,主任根本不會這樣說,我表示,如果不相信,可以去找主任求證。於是兩人就出發到主任那邊去,一開始我走得很快,想看他的反應,不過小風不怕,因為這是一樓,有時候我躲到角落,他還是不怕,並且負氣的要走掉,被我追回來後,只得很無奈的跟我走,就這兩人走上了二樓。
上了二樓,這情勢變了,傍晚的二,在小風的眼中成了充斥著妖魔鬼怪的地方,這時我故意走快些,結果小風快速的移動他的小短腿,追上我,於是我跑得更快,只見他一直哭嚎著:
「等等我啊!不要啦!」
接著我放慢腳步,跟他說再亂打別人,就留他一個人在學校裡。
我們到了主任的辦公室,結果主任早就下班了,撲了個空的,一大一小的兩個人只好回到教室,我說明天再去找主任,這時小風說:
「我又沒說你說謊!」
於是我們又在路上爭辯,他一直說自己沒說「主任才不會這樣說」那句話。
回到教室,我跟他說為了留他下來,學校浪費太多電力,必須把燈關起來,於是我關掉了燈,小風害怕的搶著把燈打開,我說不行,更何況有我在,怕什麼?開小燈就好了!於是我又關了燈,小風馬上又把燈打開,如此互不相讓的開燈關燈,中間還伴雜著哭嚎聲,如果不親眼看,還會以為小風被我揍得很慘呢!
鬧劇末了,氣急敗壞的小風打我的手,企圖阻止我關燈,沒辦法了,只好把開關上面的總開關給關掉,人矮腿短的小風沒辦法打開總開關,便像瘋狗似的跳腳,(動作很像電影中的"金剛"),並且死命的哭。看他哭得這麼慘,我打開了開關,並警告如果再亂打人,我們就在那裏過夜......。
這下子,原本對立的師生兩人休戰,時小風又變成小天使了,邊寫功課一邊跟我說話,他問了好多問題,我則一邊進行因為小風而耽擱的作業批改,邊回答他的五四三。
有時候我會偷偷看網路,小風偷瞄到我的分心,就跑來並跳到我的大腿上,看我在做什麼?見他這麼做,我扯開嗓門說:

「你不要跳到我的腿上啦!你每次都在地上打滾,屁股髒兮兮的!」
話雖這麼說,卻有點小開心,這個舉動,上個學期剛接觸到小風時,根本不敢希望從他身上看見。

May 17, 2012
之前讀黃帝內經養生全解,記錯內容,以為對付易怒的人,要用「恐懼」,再讀一次才發現,要讓易怒的人「多思」,才是解決暴怒的好方法,難怪,之前恐嚇要把他留到晚上的作法徒勞無功。依照古籍的指示,果然有效,處理情緒障礙的小風果然平順不少。仔細觀察,發現他的易怒來自於:思考能力差又急燥。當他發怒時,我就要他思考一下:為什麼要生氣?生氣的結果是什麼?如此有耐性的詢問,果然解開了造成他暴怒的結!
對付小風,幽默與耐心是少不了的,尤其幽默。在我教六年級,遭遇到全六年級最難搞的孩子時,也發揮了很強大的功效呢!

May 26, 2012
最近小風跟我說,他媽媽都不讓他進入家裏唯一的房間跟她一起睡,我跟他解釋:
「如果有一天你結婚了,媽媽還是跟你一起睡,而且睡在你跟太太的中間,那不是很奇怪?」
然後就見小風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說:
「難怪媽媽不讓我進房間!」
就這麼簡單的說服了他,連我自己都覺得詫異
----------------------------------------------------------
小風上課愛碎碎唸,要他不要一直發出聲音,他就尖叫的說他沒有發出怪聲,直到最近他不自覺的發出了很大的聲音,我瞄了一眼小風,他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我趁機機會教育,跟他說之前的我沒有騙他,他會發出聲音是事實。接著便給他下臺階,說我明白他不知道自己會發出那些奇奇怪怪的聲音,這是可以原諒的,但前提是,他要接受的「別人的提醒」。就這樣子,小風接受了自己上課會發出噪音的事實。
-------------------------------------------------------------
最近一次放學時,我又與小風溝通事情:
「你不是想要跟我說話?怎麼先走了?」
「我以為你不理我!」
「誰教你上課時一直碎碎唸,害我以為你是在自言自語
所以沒理你,以後不可以再碎碎唸吧!」
「喔!」

一位女同事正巧看到我們兩個,就問說我怎麼還沒回家?
另一位隔壁的女同事則插嘴說:
「他們在師生溝通」
「每天聽他們兩人的對話,真好笑!」
我也有同感,有時候我與小風對話,連自己都覺得驚豔:
「你從小就沒有頭髮嗎?」
「有啊!而且很長!」
接著我就做撥長髮的動作,我們班上的默契是,我做撥頭髮動作時,孩子就要說:
「您沒有頭髮!」
沒想到小風近來也這樣說我:
「那你為什麼現在沒有頭髮了?」
「那是因為我長得太漂亮了,很多路人都會跟我說:
『小姐你好漂亮!』
氣得我把頭髮給剃光了」

聽完我的話後,只見小風一臉很「便祕」的表情
--------------------------------------------
June 1, 2012
昨天小風又爆發了,一開始是上課時,把書本都放在地上,要他撿起來,他卻一直沒有反應,說十幾次都沒有用,只好在放學後把他留下來。他負氣的把手上的墊板往自己的桌子丟,結果其中一塊墊板不見了,之後小風為找墊板找到抓狂,我說我沒辦法,墊板不見了,要我怎麼找?但他不管,一直狂嚎,說墊板不見了,他就沒辦法跟好朋友一起玩拍毽子了,星期五沒辦法玩、星期六沒辦法玩、星期日也沒辦法玩。他一直哭著叫著,那種傷心欲絕的程度「如喪考妣」,眼淚鼻涕齊發。我再度強調東西不見了,我真的沒辦法,但他不管,還是一直哭,就是準備給它哭個「天荒地老」就對了。
因為小風這樣一鬧,從早上七點多就上班的我,到快要六點才下班,不過等我幫他找到墊板後,他的情緒恢復了,接著我又逗他,他也開始一直跟我說話,一直問問題,最後還說了一句話:
「老師,每天晚上的時候,我會有點想你……」
因為這句話,稍早的痛苦,竟消失怠盡,我不是個容易感動的人,
但小風的那句話讓我聽了,還真是開心,雖然這一天…..被小風一鬧,什麼工作都沒有完成。
June 7, 2012
個頭不小的小風比我帶過的幼稚園與低年級更難溝通,稍不順意就會情緒大爆走,像前幾天,就是因為他都不聽我的話,我就假裝不認識他,後來他負氣的走出校門,我衝出去把他抓回來,他抵死不從,師生兩人在大門口拉扯,最後我把他強行抱回,他又一直掙扎,為了不讓他掙脫,我繃緊胸、臂肌肉,把他抱得緊緊的,他狂嚎說他快沒辦法呼吸了,我則表示,只要不跑出學校,我就把他放下。
從大門口到教室,大約一百多公尺,這一檔精彩好戲,每個人都看得非常清楚。
以上這種情形,每一段時間都要重新上演一次,說實在的,很累人,加上最近作業抽查,面對神經很大條、訂正功課訂正得亂七八糟的孩子們,好脾氣 有耐心的老師只能花時間跟他們耗了,前有小風、後有作業抽查,真的有一種油枯燈盡的感覺,而且在面對小風的很多時刻,我真的生氣了,事後卻又覺得跟他生氣沒有意義,自己真的好蠢,所幸的是,女同事那番肯定的話,多少少的振奮了我。
這一天是很累人的一天,中午過後,小風的媽媽來學校接他去看醫生,我們聊了一下:
「我們家小風時常跟我說:『媽媽,什麼時候要請老師來我們家吃飯呢?』」-----小風的媽媽如是說

呵!這孩子的心中還真的有我呢!不過小風的媽媽表示,他偷錢的習慣又犯了-------難怪小風會帶戰鬥王卡來學校!而且又買了好多的陀螺,這樣的行為一直不改,真教人好想揍他,不過我想,他應該已經被修理得很慘了吧?
每次同事看到小風的媽媽,之後都會偷偷的跟我說:
「沒想到小風的媽媽那麼漂亮!」
然後我就會很無聊的接著說:
「小風是遺傳到他爸爸的啦!」

June 19, 2012
最近小風跟我求救了幾次,像上一次他媽媽打電話過來跟我討論事情,只聽到小風在一旁的哭嚎聲,後來小風接過電話,跟我說他不想被媽媽處罰啦!
「老師~老師~!」
淒厲的叫聲一直重複著,聽他哭得這麼慘,想救他也沒辦法,因為他真的很「欠揍」,已經在家裏偷了好幾次錢,而且金額都不小,今天學校發了一筆補助金額2000元,放在信封袋當中,發給小朋友,為避免他又花掉,我親自送到他家,結果早我半個小時離開學校的小風竟然還沒到家,在我與小風母親的質問下,撒謊說他被課後班老師留下來,但半個小時前他已經先在經過我教室時,跟我說再見了。

這謊話被我戳破後,我又趁機說了他今早拿偷來的錢去買東西的事,在小風媽媽的逼問下,他承認偷了一百元。好小子,早上才承認自己偷了廿元,真是欠罵,在我離開時,小風一直求我,他寧願被我懲罰,不願被媽媽修理,我說沒辦法,誰教小風一犯再犯?小風的媽媽還說,上次學校發下的1000元,也被他拿去花到剩18元,這種惡劣的行為,難怪每天都被媽媽處罰。
June 20, 2012
明明就是對小風很生氣,可是放學後,可能學生都走光了,心情放鬆了不少,獨自面對小風時,怒氣竟然煙消雲散。唉!我就是這樣的個性,因為這樣的個性讓我過得比其他同事好的多,這也許是一種「生存機制」?
June 22, 2012前兩天提到送錢到小風家之前
小風在學校與我發生僵持,他會發脾氣,是因為他在上課玩跳繩的把手,被我制止的關係。兩個把手被他拆下來,其中一個被撕出一個尖銳的條狀物,他把這個條狀物插到另一個把手的洞裏,然後像螺旋槳一樣甩,兩個把手之間的聯結非常薄弱,隨時都可能被甩出去而打到人,我制止小風好幾次,他依然沒有理我,並說又沒用到人,-----反正他就是那些跟酒駕的人一樣,一定要出了問題才甘願。
不只這樣,他的桌下佈滿垃圾,要他清乾淨,他仍沒反應,三催四催,他才說沒垃圾啊!後來又嫌垃圾很難處理,不想掃…..,一整個無賴行為,讓人超想揍他的,但.....揍他又沒用,情緒高漲時,他只會哭鬧,導致課也不能上了,所以只好等放學後,我再留他下來。

放學時只見小風褲檔溼了,原來又尿褲子,下課時玩到瘋,忘了上廁所,所以上課時就地解放前天就地解決,昨天也是。
前天小風出了校門,又打了同學的姊姊,所以昨天把他留下來訓話,沒想小風走了之後,又留下了一灘尿。

今天上半天的課,照以前的慣例,下午小風是要上課後班的,但昨天這學期的課後班就結束了,今天下午也就沒有要上課後班,課後班的老師會在孩子的聯絡上貼上小貼條,告知家長課後班已經結束,但我知道小風一定沒讓他媽媽看到聯絡簿,自然而然也就不知道小風今天下午不上課的事,昨天我忘了打電話提醒小風媽媽,下午緊急打電話通知小風的媽媽。
雖然小風一直吵著說要去朋友家玩,但小風的媽堅持說要來學校接他,之後我請一個小朋友監督小風走到警衛室等媽媽,不過十二點半後,小風的媽媽打電話過來,說她沒接到小風,聽到她這樣一說,我忍不住又倒抽一口氣,不過我人已經準備要回中部,愛莫能助,想當然爾,今天晚上小風一定會死得很慘。------小風的行徑時常太過可惡,被打死我也不覺得意外,好幾個同事都說他無藥可救,連我這個一都覺得「什麼事都OK啦!」的師者,也都覺得他心中存著一個移除不掉的惡魔呢!

September 2, 2012
這學期開學了,原本擔心小風還是一如往常的讓人受不了,所以憂心忡忡的。第一天,眼看八點了,人卻沒有出現。後來小風終於來了,看到小風,只覺得他呆呆的,我在想:他會不會有改變呢?經過三天的觀察,發現他有明顯的改變……。
September 4, 2012
最近發現小風的狀況好很多------其實我一直在等待他的爆發,但結果沒有,昨天大宏逗了他一下,情急之下他用手上的掃把撥了大宏一下,結果大宏的手就流血了,我問了當時狀況,其實小風沒有大爆走,純粹是意外,但小風的腦袋就卡住了,我讓他到教室外思考,只見他一臉呆呆的在外面反省,要他五分鐘後回教室。五分鐘到了,我問他,可以進教室了嗎?他說還沒好,於是又給了他五分鐘,後來大宏當著小風的面,說不怪他,自己也有責任,小風才釋懷的回教室裏。
September 5, 2012
剛剛晚上十一點多,小風偷打媽媽的電話來求救,因為他每天賴床,所以忍無可忍的媽媽就叫他,今天晚上不要睡了!然後他就哭著請我幫他求情,唉!這個孩子,好像把我當成他的乾爸了!
今天白天小風下課跑出去玩,結果上課才回來,大家都已經去上英文課,他一個人不敢去,只好耍賴要我帶他去,我說不要,說他這樣會害我好累!
賴皮無效,小風只好自己走,但我不放心,所以偷偷跟他到科任教室,還好沒有走丟!
下午上美勞課,他又下課玩到瘋,等他出現時,全班再度空無一人。很榮幸的,小風再次落單了,我逼他自己去,但不放心,又跑去看他人在美勞教室嗎?還好也沒走丟。
另外中午時,小風為了裝到冰水,結果全校走透透,然後......好久好久以後才再出現,躺在我給他的那顆枕頭上慢慢的睡著了。
今天英文課,小風一直戳班長的背部。最粗心、最幼稚的,一直鬧個性最敏感的小良,結果小良就「眼睛紅了、血脈漲了」,奇摩子很不好。後來我就輔導了小良,他覺得舒服多了!

小良舒服多了,但所有的老師都不舒服,因為天氣熱,有所的「生物」都擠在一個小小的教室。
熱天氣一直消磨著所有人的精力,下班後,我就覺得自己快要精疲力盡了!不過聽說五樓的同事更慘,頂樓直接接受太陽的曝曬,那裏的教室根本就是烤廂,一到下班,只見所有苦主已經快要虛脫了,看了他們的模樣與自己的親身經歷,突然很感謝有暑假這個長假。

September 7, 2012
我們家小風個性真的變了,雖然我說的話,傳入他耳中的速度還是很慢,但比起以前聽而不聞,已經好多了,像開學當天,我要他去健康中心拿口罩,口罩是拿回來了,但要他在大熱天戴口罩則是大工程,說他咳時飛出的發沫可能會造成交叉感染,起初他不接受,而我也沒有心思在熱熱的天氣裏跟他抗戰,可是沒想到一轉頭再看到他時,竟發現他自己已經默默的戴起口罩了,昨天上課時他一直玩小燈,要他不要玩,他不聽,跟他說,萬一他最需要燈光時,卻沒有電怎麼辦?結果本來放棄堅持的我,下一秒竟看到他乖乖的把燈收了起來,這下子換我當機了!
昨天下午上健康課,要學生檢視自己是哪一種人?
我問:
「你是屬於開朗、不容易生氣的人請舉手!」
結果小風的小胖手舉了起來,小風有了這樣的認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