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5444

    累積人氣

  • 8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2013搭宿霧太洋航空到錫亞高島(Siargao)衝浪-----就算是雨季也可以很快樂

在臺灣,雖然已經到亞洲航空網站Check in過,還是必須到機場的櫃枱再Check in一次
今天很早就出門到桃園機場,因為我想與其把未上飛機前的時間分成兩段,不如早點到機場、找個地方坐下來。結果太早到機場,亞洲航空的櫃枱還沒開放Check in,這表示我必須再等一個小時左右-------早知道就先在臺北火車站附近待久一點。
之前已經先在網路上Check in 過了,還要再做同樣的事嗎?以前到蘭卡威前,在桃園機場就還要再處理一次,但在吉隆坡轉機,就不同再次Check in,所以搞得我糊裡糊塗的,為了能早一點出境、到待機室,就跑去問服務中心的小姐,小姐們先幫我查了登機口是C1,看了我自行列印的機票,說應該沒有問題------但事實上不然,後來才知道登機口是C6,而且登機證是要再經由櫃臺處理一次才行-----可見機場的服務中心,對亞洲航空在臺灣的作業方式不是很熟悉。
腳架不能放隨身行李,除非是迷你型的桌上型的
檢查行李時,被攔了下來,是相機腳架的關係,還好我帶的是不能伸長的桌上型短腳架,才可以帶出關。
上了飛機,才發現我的座位靠近窗戶,但一點都不喜歡,因為我的身體像是除溼機一樣,總會莫名其妙的累積很多水份,所以儘管上飛機前已經上過一次小號了,但不久,就又有感覺到一股尿意,只是......在這個位子上,實在不好意思勞動右側的人讓路給我去上廁所------尤其是那個高個頭的白人女孩。
在臺北讀書的奧地利女孩
後來白人女孩先去上廁所,我趁勢也跨過應該正在熟睡、應該是菲籍的女孩。等我回來了,白人女孩早就回到座位上,於是我要很用力的擠過兩人的腳回到座位上。
一開始白人女孩看來很冷漠,但稍後便主動跟我聊天。女孩來自奧地利,是台北科技大學的交換學生,臺灣是她第一個拜訪的亞洲國家。
「妳怎麼會來臺灣,印象中,沒有幾個歐洲人知道臺灣的!」
「其實不是這樣子的,臺灣的產品在歐洲很有名呢!」
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不過最近的確在臺北車站可以看到愈來愈多的外國背包客。
這個奧地利女孩趁著待在臺灣的時間,到處走走,她說臺北很擠,但整個臺灣很漂亮,她尤其愛蘭嶼與綠島。
女孩再過不久就要回到目前只有零下十度的奧地利,趁著待在臺灣的時間,要到菲律賓看著名的火山,她問對菲律賓經驗老到的我:菲律賓安全嗎?我回答:基本上,人是可愛的,但喜歡對觀光客哄抬價錢。女孩一聽,馬上說:
「我的朋友也這樣說呢!尤其是像我長這樣子的!」
接著她拉拉自己的頭髮、指著自己的臉。
後來到了目的地,兩人互相道別,沒有留下對方任何資料----反正,再熟悉的人,也會因為各種因素而淡忘彼此,這些美好的簡單互動,該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由馬尼拉到克拉克機場的公車時刻表
到了克拉克機場,時間還早,就看到入境處有到馬尼拉的接駁公車櫃枱,我趁機問由馬尼拉機場到克拉克公車的班次,小姐很親切的給了我一張時刻表:由馬尼拉機場附近的Pasay公車站搭車到克拉克的班次有------06:30、08:30、11:30、14:30、20:30。
因為太早到克拉克,宿霧太平洋航空Check in櫃枱辦公室還沒開放,於是我被請到附近的超商去坐坐!到了6:45櫃枱才開始開放Check in。
什麼?不能另存新檔的登機證
這段行程,我在網路上也Check in過了,網站要我把登機證列印下來,可是沒有列表機可用,只好另存新檔,沒想到之後到超商列印,才發現不是符合超商的列印格式;到工作單位列印,更驚奇的明白這檔案竟是空白的,還好到了機場,櫃枱小姐幫我印出了登機證。
雨傘可以放在隨身行李嗎?
櫃枱小姐問:有沒有帶禁帶的東西?並指了桌上圖示裏隨身行李裏面不該有的東西,我很老實的說有帶雨傘,小姐說這類只能托運,而且要四百多披索,於是我拿出了小傘,問說:
「那......放棄雨傘,可以嗎?」
可能是因為雨傘太過輕巧、可愛,所以她便建議:
「放到包包裡面吧!通過X光掃描時,如果沒被查出來,就算了。」
結果,可能真的那支小雨傘太沒有殺氣了,於是就這樣的過了關。
雨傘過關了,我心頭上的石頭掉了下了,太過鬆懈的結果,就是在繳150披索機場稅時,把登機證遺忘在繳稅的櫃枱上,還好櫃枱人員追了上來-----唉!我真是的,雖然沒有上次在洛杉磯時發生的事況誇張,倒也為自己的粗心捏一把冷汗。
克拉克機場插座不供電
克拉克機場,跟馬尼拉的真沒得比,像:有插座卻沒電力,而我剛好刻意挑了插座附近的座位待機,發現沒電力供應我就放棄了,但看到後來人一個接一個來使用插座的,我只好不厭其煩的說:這插座不供電。
五分鐘車程,375披索
到了宿霧的馬克坦島機場,馬上去搭計程車,結果才五分鐘的車程,就被估375披索,唉!不知道下次可不可以自己走出機場,再搭車啊?
好壞參半的HOTEL CESARIO,浴室不供熱水及沒有無線上網
這一晚我住的是HOTEL CESARIO,有附早餐,房間看起來滿舒服的,裏面有兩張小床,一個很小、乾溼分離的沐浴設備,不過要小心,馬桶上面的馬桶座很薄,可能一不小心就坐裂了。
房間沒有無線上網;接待大廳沒有無線上網,櫃枱表示要到餐廳才有,但第二天早上,當我在餐廳吃東西時,順便使用無線上網時,卻仍不能運作,問服務生,服務生說要到聯營飯店、有通道相通的Bellavista大廳才可以,但當我在那個大廳上網時,訊號弱得可以,後來加拿大老先生跑來跟我聊天,我就沒有再嘗試了。
其實不能上網也有好處-----遊記寫得特別勤快。
HOTEL CESARIO的早餐還滿豐盛的
第一晚我就問櫃枱小姐:附近有沒有賣場?櫃枱說有,不過當時應該關了,於是我開玩笑:
「為了不讓肚子餓得難過,我還是早一點睡好了。」------這話換來了一抹微笑,是我這一天最後一次跟人互動。
第二天早上,拿著櫃枱給的Coupon到Bellavista的1565 caf'e餐廳吃自助餐,以這種住房價位,能有這種餐點真是「福氣」啦!
吃完早餐後,我拿著筆電上網,好像不能連線,前文提到的那一位加拿大老公公,受我筆電外表吸引,跑來跟我聊天,於是我放下「打卡」,跟老先生說說話。老先生的故鄉在溫哥華附近,有時候日夜溫差之大,這種天氣還讓他的車子變型呢!聽了他的說,一向不愛冷的我,對於自己生長在臺灣,感覺到非常的幸福。
老先生獨自在菲律賓待了好一段時間,他問了我的臺灣的狀況,說下次也想到臺灣拜訪,我表示歡迎。
在頂樓小池泳、度過悠閒的半天
這次本來有個小小心願想達成,就是到之前跟L住的馬克坦希爾頓飯店旁的小港口搭船,看看附近的小島有什麼有趣的地方?結果,在屋頂上的小泳池做日光浴、看海景、看附近住家愉快的家庭生活互動,最後就哪裏也不想去了,而且我還跟頻頻跟「脆弱的」瑪麗亞(名字我取的)一起合照↓,非常自得其樂喔!
這段時間,菲律賓的天氣不算好,常會有雨絲降下;偶而還會有一陣陣涼涼的風吹來,但陽光並不全然缺席,人還是可以享受到適量的溫暖。
我在頂樓泳池游游泳,看看風景,結果這樣子,一個早上就在泳池畔「手倦拋書"早"夢長」中過去了。
下午到麥當勞吃午餐,菲律賓的食物雖然比臺灣的便宜,但量少了很多,結果我吃了兩個漢堡及一份米食,才吃飽。
馬克坦橋上慢慢走------看到了當地居民的休閒百態
早上在頂樓,看見遠處的馬克坦橋,心想:如果能用走的過去,多好?於是問了泳池旁的餐飲服務生,人可以用走的上橋嗎?服務生說可以,很多人都用走的呢!
在麥當勞吃完午餐後,先回去飯店休息,大約半個小時後,我就慢慢的走向了馬克坦橋,在橋上遠眺,遠山、汪洋,無一不盡覽眼底。往橋下一看,有大船、小筏;海濱公園裏的人事物,無一不生氣勃勃。
由橋走到對岸,再走到對岸的海濱公園,平民百姓的休閒怎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原來跟臺灣的河濱公園有點相似,人們衣著雖不如臺灣人的光鮮,但在沒有講究名牌、造型的世界裏,反而給人一種更輕鬆的感覺。
以前到宿霧,總是迫不及待的往巿區、或是薄荷島走,這次因為重點在錫亞高島,便讓空間轉移間的空白繼續空白,沒想到竟看到了有趣的民眾百態。
終於注意到帶來的泳鏡就斷了,所以晚上到Caisano Mactan Island Mall找找看有沒有瞬間膠,看看有沒有機會搶救?可惜沒有!
Caisano Mactan Island Mall內的陳設有點像早期的臺灣商場,五彩斑爛的布料或衣服堆成一堆,竟有一點點懷舊的Fu呢!
在馬克坦島的第三天早上,依舊到隔壁飯店的餐廳用早餐,結果看到一幕「老牛吃嫩草」景象-----昨早那位外國老先生,牽著一位當地年輕女孩的手走出飯店大門------真是老不修(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哼!老頭,千萬別來臺灣,我之前說的「歡迎」-----收回。
有免費接駁公車?
當我在HOTEL CESARIO  Check out時問櫃枱:外面容易招到計程車嗎?結果櫃枱說他們有提供免費的接駁車-----那好!省了「三百七十五披索」(請看前幾段文字------事實上自己叫車,大約五十披索就可以了)。
在馬克坦機場時,機場稅要交二百元-----果然價格跟機場的設備成正比,我記得在馬尼拉機場出境,好像還要交七百披索呢!所以別急著把披索花光。
好貴、但實用的一本書-----《Your Guide To SIARGAO ------PHILIPPINES 》
等待登機前,我在機場的書店看到介紹錫亞高島的旅遊書《Your Guide To SIARGAO ------PHILIPPINES 》,這書滿吸引人的,不過薄薄的一本竟要550披索,令人咋舌,但因為實用,所以就買了。後來到了這三天要住的Buddah’s surf resort,女服務生們還爭相看我這本書呢!------我想有了這本書,人應該會變成臺灣的「錫亞高島專家」吧!
上網也要錢囉!
Bo’s coffee是我最喜歡的菲律賓當地連鎖店,因為可以無線上線,跟朋友失聯了這麼久,雖然利用「無所事事」的時間,做了好多事,但還滿想念臺灣的人事物。我在機場的Bo’s coffee點了杯咖啡,順便問網路密碼時?服務生說,我的消費金額不夠,上網要付費-----這就跟買一個點心一樣的價格,所以…..我乾脆就點了一份點心、湊足金額------ 我記得以前沒有這種規定啊?
原本複雜的路程,竟變得這麼簡單
登機時間到了,看了飛機,一則喜、一則憂,喜的是:飛機很可愛、小小的,外露式的螺旋槳,像是果汁機裏的刀片一樣、非常有Power;憂的是:遇到亂流,搭這種小飛機應該很可怕吧?不過還好,後來飛機一直很平穩的飛到了錫亞高島。
上次到錫亞高島,歷盡千辛萬苦;改搭宿霧航空後,竟輕輕鬆鬆的到達了(請參考千辛萬苦到錫亞高島衝浪的路程)目的地。

價格合理的接駁車

在錫亞高機場外,有好多臺Van(廂型車)正等著我們呢!Van的價格公道,一個人三百披索,之前爬文說:由機場搭車到著名衝浪點Cloud 9,比從船港出發還要遠,所以價格也高,大約要一千披索。上次我去程搭三輪機車;回程搭摩托車,就要各五百披索,所以只要三百披索的接駁對我來說,是那令人意外的一項驚喜。
入境錫亞高,要先簽到一次;搭廂型車半路,又被叫下來寫一次資料------可見當地政府對發展錫亞高島的觀光事業,有決心,也有規劃。
什麼?Buddah’s surf resort離Cloud 9還要車程十五分鐘!

這次同我搭那輛Van的,還有另外一對年輕的男女朋友,原來也來自臺灣,這是他們第二次到菲律賓玩,之前到過科隆玩過,他們非常的推薦我下次可以去科隆。我問他們為什麼會到錫亞高?得到的回答是:他不想到觀光客太多的地方-----這真是明確的決定,我會到錫亞高,部份理由也跟他們相同。

接駁車行駛一段時間後,就到了我這天要住的地方Buddah’s surf resort,有四分之一中國血統的女主人蒂芬妮亞來接待我(說實在的,女主人長得像熱情的南歐人或南美人,一點都沒有中國人的樣子),之後女服務生便送上了一大顆椰子到房間,正好讓我解渴。

後來跟蒂芬妮亞交談,才發現Buddah’s surf resort離著名的Cloud 9還有十五分鐘的車程,心中不禁叫苦,還以為這家就是上次在Cloud 9附近看到的那家旅館說。
雖然對住的地點很
Shock,但也沒辦法,還好後來店家夫婦一直邀我們一起去衝浪,儘管那些浪點不是最有名的,但浪還是很棒。

Buddah’s surf resort租板子,一天要三百五十披索,價錢滿公道的,所以如果衝浪時間不多,比起千辛萬苦的帶板子到錫亞高,我寧願用租的。
錫亞高島上好多衝浪點及潛點
在錫亞高島絕不只Cloud 9一個浪點,最棒的也不一定是Cloud 9,就《Your Guide To SIARGAO ------PHILIPPINES 》書上地圖標示的、錫亞高島上目前的浪點有:AlegriaBaybay附近、CaridadSta.FaCloud 9GuyamDaku islandLa Januza islandAntokon islandAnajawan island ScocorroKangbangyo islandSan Juan Tangbo,以上是我看地圖上的衝浪人像,來對照可能的地名,所以不一定正確。

當然囉!除了衝浪外,還看到上面好多的潛水圖像,錫亞高島珊瑚礁地形這麼發達,海底世界應該很美,可惜我時間有限,沒辦法深入探索。
讓人又愛又怕的Hawaii Jack
這一天,Buddah’s surf resort的老闆娘蒂芬妮亞帶我們去Hawaii Jack衝浪,這個浪點就在Buddah’s surf resort前方、隔著椰子林的海域,遠遠望去,雖有浪,但沒辦法感覺到浪的大小↓。
一群人被小艇載到
Hawaii Jack,船上當地的小朋友馬上就下海衝浪,不久就看到一群人在浪上飛來飛去,這以前都是在影片中才看得到的,這次總算能親眼目睹了。

當我游過去時,感覺到浪很高,隔天下午再去時,同行的另一個住客Jay感覺有些浪應該有一層樓高,不過我不確定,浪是真的滿高的,但同一道浪的某些部份算是和緩,所以高度不是絕對;Jay衝浪經驗不多,對大浪有些恐懼,難免會放大浪的大小,因此說法不一定正確。

這一天,雖然開心,但我衝得並不好,一來是這些當地人衝太好,我有壓力,加上人多,我不敢到最好的點去衝,怕沒辦法衝起來,卻又擋到人家;二來,有幾次我到好的起浪點,迎面而來的浪看來有力道,卻無法推動我的板子,等我上了岸,才發現當地人的個頭小了我一些,這是不是造成盡興與否的差異呢(第二天看到跟我差不多大小的白人也少有衝起來的時候----明明他的技巧也不錯啊!更別說很大隻的Buddah’s surf resort白人老闆了)?

Hawaii Jack玩了一段時間後,老闆才划著他的Standing surfboard過來,大家一起同樂樂。
錫亞高島的雨季根本不像雨季

雖然說這段期間是錫亞高島的雨季,但雨量根本不到臺灣豪大雨量的五十分之一吧?雨勢較大的時間大約是集中在深夜,所以雨季的錫亞高:人少、氣候還好,是可以考慮的一遊的好地方(當然囉!這只是我這三天的觀察,不一定是對的。天氣會影響出遊的興致,但對衝浪客來說,反而是好事,這樣就不會太曬了!)
在船上別奢望用高光變焦攝影機拍到好影片

出國前本來要帶新買的衝浪攝影機,但因為把攝影機綁在胸口的綁帶還沒到貨,所以就算了,想說帶30倍光學變焦的錄影機應該夠用,後來才發現不行,因為我們是搭船出遊的,所以在船上用高倍數光學變焦,會晃動得很厲害,根本不實用,下次我還是帶可以綁在身上的衝浪攝影機-----至於那個30光學變焦的,就留在大溪的岸上用就好了。
要帶防蚊液或蚊香啊!

第一晚當地的Surfer邀我第二天六點到Cloud 9衝浪,可是那天晚上我卻被蚊子叮到半夜醒來,還好有帶防蚊液,並把室外的蚊香拿來進來,不然可就長夜漫漫了。

我五點多就起床,前一夜沒睡好,有點疲累。走出室外,根本沒看到任何人,只有呱呱的青蛙叫聲,後來女服務生出現了,說他們昨天滿晚睡的,不可能這麼早起床,要我先再回去睡覺,說時遲、那時快,老闆出現了,要我跟他一起去Daku島衝浪。
Daku島的溫柔好浪

搭船到Daku島,花的時間多很多。我們到的時候,浪的力道不大、浪勢平緩,老闆說,浪況會愈來愈強果然浪有增強的趨勢,而這種有點軟的浪,讓體力旺盛的我開始發揮優勢,但小孩們更佔盡便宜,面對什麼樣的浪都可以做出精彩的動作。

昨天相較於當地的Surfer,我顯得相當癟腳,但這天,兩者的狀況就差不多了,浪勢有點軟,但稍微用一點小技巧,還是可衝很遠,跟臺東的東河浪比較起來如何?只能說:不在它之下。

於是前一天的失望,這一早就彌補過來了。

今天早上還沒吃飯,但仍覺得體力夠用,一個多小時後,其它人先上了船,只有我和小朋友還在衝,直到發覺好像船上的人在等我們,我才往船邊划。
意外-----還好臉皮夠厚

早上衝得很開心,但下午就衝得很傷心了。下午我們還是到Hawaii Jack衝浪,蒂芬妮亞說,起風了,這裏的浪就會變好,結果我們去的時候,一開始浪普普,後來愈來愈大,不過我仍沒衝到什麼浪,倒是當地Surfer在起浪點衝得很開心,其中一人,每次衝起來時,都會露出潔白的牙齒,高興的笑著-----那樣子真是好看啊!看得我好羨慕,終於我受不了了,厚著臉皮往他們聚集的點集中,在他們都往前衝後的空檔,我也嘗試衝衝看,可惜浪的力道不夠帶動我的板子,某次,一道大浪襲,我被帶走,之後又一道大浪過來,我知道潛越不過,只好烏龜翻,沒想到竟被大浪打到海底,更糟糕的是……沒想到離海底礁石那麼近,我就這樣被浪推去撞珊瑚礁,右臉與珊瑚礁正面撞擊,發出鏗鏘的聲音,當時腦中想的只有:

「完了------粉碎性顏面骨折!

回到水面,摸摸臉部、捏捏骨頭,發現沒什麼事,等到臉上血水落下,才知道有受傷,只是傷口還在麻木狀態。後來仔細檢查, 發現右前臂有很多小傷口,右耳還鑲了小小的石塊,但.....比預想得輕了很多。



 

除了人受傷,租來的板子也破了,賠了1200披索,雖然是一筆支出,但相較另 一Surfer斷板,我已經幸運得多了。

晚上跟Jay聊天,Jay說那情形真是可怕,這兩天他的狀況也不好,前一天他丟板逃生,結果板子被浪拖著走,一整個像瘋狗似的,拉也拉不住,加上板繩太長,纏到礁石兩次,他嚇得半死。Jay看了看我的傷口,問我還好吧?我說相較於最糟狀況,其實覺得自己還覺幸運呢!Jay說他也這樣想,更何況臉上的傷口還可跟朋友炫耀:

「這是被很大的浪打到的結果。
看似花很多錢,事實上很物超所值
後來我回到房間上網,竟然不能連線,原來是
Buddah’s surf resort的網路密碼變更了,女服務生特地拿密碼來房間給我------這倒是提醒了我,以後我如果開民宿,住客身體有恙,也可以利用密碼變更的方式,了解住客狀況如何?

Buddah’s surf resort住了兩夜,包括七餐+租兩天板子+修補板子的費用,共花了三千九百多披索(補板子1200),本來覺得這費用超我預估的,但想到以前進行Local tour,每次也要一千披索左右,在這裏,主人會開小船、免費帶我們一起衝浪,在往Daku island的水域,又可以看到相當漂亮、淺藍色的海,就等於進行了另一種形式的Island hopping-----細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