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55444

    累積人氣

  • 83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結束前雜唸!------2013年的教學檔案



遲來的畫冊
今天絜絜拿了哥哥的畫冊來給我看,原由是因為絜絜的哥哥小昕前天跑來找我,然後昨天我就拿了一本小的素描本給絜絜,由她轉交給哥哥。
絜絜的哥哥小昕也是我教過的孩子,以前小昕三四年級的時候很皮,也很可愛,是個腦筋靈活的古靈精怪。
小昕那班有幾個類似的小孩,總是讓我操心,所以下課時為不讓他們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闖禍,總要他們在我看得到的地方玩,像小昕總會把歌曲亂改編成難聽的歌詞,我就會限時要小昕改編兒歌加舞蹈動作給我看。
小昕雖然皮,可是很愛畫畫,他時常拿他的作品給我看,我看了,真的佩服小昕天馬行空的想像力,所以在他四年級的時候我給了他一本素描本,說畫完後可以再來跟我拿一本,沒想到二年後,他真的把作品呈上,而我,也很高興的再送他一本。
不是金牛,是蠻牛
在教小昕的當時,班上有幾頭'金牛',頑皮得可以,照理講金牛的孩子可能固執卻害羞,但是我那一班的金牛不是,各個脾氣壞得要命,絕對與害羞搭不上關係,我這隻老金牛沒辦法了,只好把五大天王(不全是金牛)隨時帶在身邊,連我去辦公室倒個開水,也要他們跟在屁股後。
其中搗蛋王---小恩,更是讓我頭痛,傳說他剛進小學的第一天,就把一個小女生嚇得轉學了。
這些男孩皮就算了,還非常聰明,這才是可怕的地方,但……既然沒辦法限止他們,只好加入他們,我比他們更皮更活潑。
你是在夢中看見到老師倒立嗎?-----爭服'只有英雄,沒有是非'的兒童世界
有一次我把小恩叫過來,問他喜不喜歡火影忍者?,小恩說喜歡,我就說火影忍者才不會以欺負人為樂,小恩如果想要跟他們一樣帥的話,就應該更沈穩善良才對,看他們這樣功夫高強,又善良,多讓人羨慕,小恩說那都是假的------我慢慢引他入彀------便說可是火影忍者翻跟斗,倒立真的很帥啊!小恩又說平常人是不可能做得的,我反駁:就是有人會,於是帶他到較少人經過的後走廊,倒立行走給他看。
小朋友的世界裏,往往'只有英雄,沒有是非',這下子小恩就更喜歡我了,只是當他跟其他小朋友說老師會倒立時,我都會冷冷的說:'你是作夢時看到的吧!'-----根本沒人相信他的話。(小恩曾說,他要在升上五年級前親我一百下,結果讓他成功了四次,第四次之後,我防備嚴密,他伸長的嘴每次都被我推開------您說這種天真的孩子,真的壞嗎?有時候他們的壞都是在別人的不了解的眼光下,慢慢的潛移默化而成的。)
原來都是別人的錯?------對於死不認錯的小孩的應對方式
小恩很皮,有時候我都快受不了,像他打人,都是因為'別人先弄到他的'。聽他那麼一說,我就就會接話下去:所以他就必須把人打死,接著被抓去關,再接著------'盧老師就會很捨不得了'------原本不是小恩的錯,最後小恩卻要接受懲罰,這樣值得嗎?好吧!就算沒有被抓去關,跟人家起爭執,把對方打死,最後自已'只'被打瞎了一隻眼睛。
'很好!你贏了!'
我花很多時間跟小恩溝通,本來沒期望他有什麼改變,但奇蹟的是,小恩的狀況愈來愈好,就像現在小風一樣。
原來身體狀況會帶動行為表現
後來當小恩與小昕脫離我的掌控,升上五年級後,在偶然的機會裏看到一本書,裏面提到,有呼吸疾病的孩子,因為晚上沒睡好,所以精神狀況也不會太穩定,時常會表現出很亢奮的狀況,因此闖禍連連-----這下終於懂了,因為小恩一直被氣喘折磨著。
從那之後,更清楚了解到小恩的苦,也對自己誤打誤撞幫到他,感到高興。-----那時候中午時刻,我時常把他叫來我的座位旁聊聊天,甚至叫他先趴在我桌上睡一下下,起初他說睡不著,後來竟有幾次熟睡到上課鐘聲響時,要人把他叫醒。
從言不由衷,到發自內心的讚美
當時小恩時常會無奈的說:
'反正我就是壞!'
我就會冷冷的反駁:
'是喔!我反麼沒有這種感覺?'
可能我這樣的話說多了,小恩也不再像三年級犯錯連連。
據後來小恩的媽媽說,一二年級時每天最怕的就是接到老師投訴的電話,可是三四年級竟沒接到我的告狀,我笑咪咪的說:
'他很可愛啊!我喜歡他!'
我要說的是,因為時代的改變,我開始對家長說一些言不由衷的話,但有些話說久了,或是與孩子相處久了、有感情了,言不由衷也會變成'發自內心'。
原來說笑話也是一種教學專業
星期五下午沒有課,除了留下來上課後班的孩子外,大部份都離校回家或安親班,經過三年級教室時,被一位三年級的老師叫住,原來她班有兩位學生上我在學校辦的四格漫畫班。
'你下學期還會再開漫畫班嗎?'這位老師如是問。
我回答不一定,因為真的很想早一點下班,要不是輔導室請求幫忙,我這學期才不要開班呢!
'喔!拜託,你一定要開,你知道我班上那兩個多愛你啊?'
哈!這我知道,三年級的孩子還保有率直的個性,上次她班上的一個小孩還趁著下課時間跑來問我:那天會不會再講笑話,說他好喜歡聽盧老師說笑話,我說我盡力……;另一個三年級班級的小女孩也很直接的告訴我,她好喜歡聽我說笑話。
除了漫畫班的孩子愛聽我的笑話外,我自己教的班級也是,現在患有嚴重情緒障礙的小風更是指標性的人物,還有以前教的高年級的學生阿成也是,因為我創造出輕鬆快樂的班級氣氛,讓孩子不敢輕易破壞美好的和諧,而得罪全班,所以我根本不用用罵人的方式來經營班級常規。
變……
跟當下這個班級的孩子的相處已經接近了尾聲,看看之前教過、現在已是六年級的孩子,表現大都良好,還有是有些幾個由我覺得不適任的班導接手的,變得有點脫繮野馬,我看了難免心底不舒服,不過一位教高年級自然的老師說,那個班級學生的常規的確讓人頭痛,但我教過的那幾個就還好,他們好像會有所反省,不隨波逐流------只是以我的標準來說,還是很讓我失望的-----所以真的很擔心教過的孩子落入不適任的教師手中,會不會又變成了另一個模樣?
很多人說我教孩子很認真,這我不知道吔!說實在的,我在教學科方面,比不上別班老師,而且常常在講國語、數學、社會科目時,又講到其它科目的一些小常識,所以課程往往進行得沒有別班的迅速呢!但我覺得,我寧願多花一點時間來講一些有趣而有用的常識,也不要花太多時間在做一些讓孩子在未來,會產生對讀書產生'厭食症'的機械式、重複式的練習。
女孩,為什麼不寫功課?
我有一個同事,是完美主義者,她會逼小孩子達到她完美的標準。這位同事,班上有一個'不精明'的小女孩,時常因為不寫功課而被處罰。
同事常自嘲自己可以讓人'不寒而慄',但卻叫不動這個女孩子寫功課。明明小女孩就是很怕她,卻敢'不知死活'的不寫功課------可是很奇怪的是,女孩上我的課後班時,卻會乖乖完成老師交付的功課------我想小女孩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寫?其實應該是她已經失去了寫作業的動力。我不會逼女孩(反正她的導師已經放棄,所以也不敢期望我能有所幫助),只會說她長得這麼可愛,老師不希望她每天因為不寫功課而被罵。
'唉呦!其實妳的字滿好看的啊!'
大概是有了動力,所以她會想得到我的讚美而寫功課,直到現在,女孩升上了六年級,遠遠看到我,還會高興的對我揮揮手---她的"前"導師,也是我的好朋友,也只能無奈的說:
「怎麼不怕我這隻母老虎,而怕你呢? 」
我是個學生時代功課不好的老師,所以我可以體會書讀不好的感受

會當上老師的,頭腦也不會算太差,尤是早年的老師,很多都是很會讀書,但家裏裡貧窮,無法負擔大學學費,所以只好選擇不用繳學費的教職。這些有實力考上北一女、建中的人才,讀書對他們來說,自然而然不是什麼難事,所以也就會為什麼有不少的老師很難了解、對於讀書有障礙的孩子,在背書、理解時的痛苦------但這方面,我就不同了。

我之所說自己跟一般老師不同,是因為我是考術科進去我的母校的,所以學科自然不會太好,也因此更能貼近一些課業也不是很好的孩子感受。
傻傻不作弊

我那個年代,臺灣經濟狀況不錯,所以功課好的人不屑去從事教師這個行業,造成了當時師院的錄取成績並不會很高。

去考美術系的學生:學科、術科都好的,會考上臺師大、北藝大,再來是巿北師、國北師、竹師,兩者愈差的,考上的學校就愈南,所以錄取分術,當然最低的就是我的母校-----屏師(現在屏東教育大學)囉。

我們學校美術勞作教育系的組成分子,最大的特色就是:學科還可以的,術科就滿差的;術科好的、學科就很糟糕------要不然就是:學科與術科都可以,但…..功力與天份都很普通-----而我是屬於第一類(但其實我的學科還算「滿不怎樣的)

在我大四那一年,一位同學跟我說:

 「盧XX,為了分發到理想的地方,幾乎全班同學考試都在作弊,我看你的成績也不怎麼樣!卻堅持不作弊。

哈!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不是我清高,只是真的不在乎,而且我在班上最好的兩個朋友,也都沒作弊,一個後來分發回故鄉南投,一個靠自己的實力,成為畢業時班上的第一名。我比較慘,不過也沒被分發到遙遠的山上(搞不好也不錯!),因為當時臺北縣缺額最多,於是我就糊裡糊塗的分到這裏來了。

幾年下來,原本各科都不好,又膽小怕事的我,在社會磨練下,英文變好了,對數學有了興趣;以前寫作三兩句後,就算絞盡腦汁,就不知道如何接下去-----而現在呢?每次出國遊玩,回來必寫洋洋灑灑數千字遊記。所以經由這幾年的歷練,我終於明白了,建立了孩子的興趣,就算當下他沒把當下該學好的東西學好,幾年後,當他的腦部發育得更好、當他們有需要了,就會自行去把該學的學起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