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蛋漫畫記

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44999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3七月的錫亞高(Siargao)島旅行


去回程的資料都要準備好,不然可能被遣返

2013七月錫亞高之行,由員林出發,花了兩個小時左右到機場(中間還在休息站換車),雖然已經自行先網路上Check in過了,但還是要到櫃臺報到,拿取登機證。服務人員問我有回程的機票嗎?我回答因為還未到十四天之內,網站未開放Check in,所以還沒印列登機證。櫃臺人員一聽,就要我到另一個櫃臺列印訂票的代碼及登機的資料,不然入關時可能會被遣返。我問另一個幫忙列印資料的小姐,是最近才這麼嚴格的嗎?小姐笑笑的回答:
「菲律賓對我們一向很嚴!」
她說這話時,可以感受到她微微的怒意。
在機場旁的超商過夜
因為兩國之間的糾紛,讓訂亞航的遊客大退票,結果我的航班被改了,只好取消原本要住在克拉克兩夜的計畫,但我抵達克拉克的時間是凌晨一點,這個時間有點麻煩,於是我打算機場↘旁的超商過夜,只是沒想到超商裏面很熱,我又改到機場的入關口與超商門口的交界處打盹,這個地方還滿涼快的,因為晚上人少,所以一排椅子,就讓我全包了,可是睡起來真的不舒服,這時候就讓人特別懷念起桃園機場昨二航廈裏,好舒服的躺椅。
因為躺的椅子不舒服,我在夜裏醒來幾次,旁邊跟我搭同一架飛機來的菲律賓女孩,睡得倒安穩,隔天晚上飛往宿霧的飛機,也有看到她的蹤影,看來她跟我一樣是克難的「肝苦人」。
凌晨的空調吉普尼接駁
喔!對了,背包客棧裏有討論,克拉克機場到巿區的交通,搭計程車大約要三百五披索起跳,不過,有一種更平價的選擇,就是搭五十披索的↖空調吉普尼,一樣可以到巿中心,只是大家都不知道這個時間,是否還會有吉普尼可搭?我的答案是「有」,應該是為了配合航次,所以這時間還是會有空調吉普尼可以搭,可惜的是,我並沒有訂房,所以就沒有運用到。第二天早上的六點五十,我就搭吉普尼到巿中心吃Jollibee,早知道就直接到巿中心,因為速食餐廳是廿四小時營業的,我猜想這個地方,應該比較好睡吧?
因為吉普尼在巿中心把我放下車,所以我並不知道該由哪裏搭車回到機場,後來下了午後大雷雨,我只好搭貴森森的計程車回克拉克機場。
拍賣季節?
SM購買物中心早上十點開(晚上九點歇業),因此人先到Jollibee吃早餐,然後到充斥著酒吧的徒步區看看,熱辣辣的街道上沒什麼是讓我覺得有趣的,所以一段時間後就往SM走去。時值特賣期間,購物中心裏的物品不少是五折起跳的,可惜我的行李箱太小,因此只買一件衣服,及價格便宜到讓我懷疑是仿冒品的Hurley衝浪褲。
十惡不赧的國度?
這次臺灣與菲律賓發生糾紛,臺灣人罵菲律賓罵得要死,可是我自己在菲律賓的第一天就遇到幾個當地人做了讓人感到窩心的小舉動,像一位咖啡館的警衛主動建議我,把包包掛在桌子下的掛勾上,這樣就不會被經過的偷兒拿走了;又有一位警衛主動幫我把背包上鬆開的拉鏈拉緊;看到行動不便的人,菲律賓人會主動幫忙;飯店的餐廳客滿,看到老太太沒地方用餐,年輕的客人會快速的用完餐,讓老人家就座------以上讓人覺得體貼的小舉動,如果用之前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說法就太過份了,就像常有人說:
「 公務人員怎樣怎樣……!」
我明明就不是那樣的人,但具有那種身份,本身就成了一種原罪,所以在此我要特別強調,可愛的國度裏,總會有幾個壞了一鍋粥的老鼠屎;讓人頭痛的國家裏,仍會有美好的友誼發生著。
中國時報曾經報導菲律賓的海巡官員不只殘害臺灣漁民,對於自己的人民更不手軟,我方如果能趁時,溫柔而堅定的進逼菲律賓重視其海巡人員囂張的問題,對兩國漁民真是一大福祉啊!
為難的時刻
終於到了開始要飛往宿霧的時候了,到了克拉克機機場時,兩個機場的計程車服務人員問我哪裏來的?我誠實以告後,兩個人帶著奇妙旳笑容,嘰哩呱啦的跟我說了好多話,最後還要我請他們喝飲料,並且跟其他人說:
「臺灣來的。」
對於他們的態度,我不明所以,心底有一種不安的感受,後來他們直接拉我去Chec in的建築入口,但門衛說六點才會開放Check in,要我先去旁邊的超商坐坐,還提醒我回來時要帶飲料喔!這一切的舉動,是開玩笑,還是笑裏藏刀,我無法了解,但當下人是又累,又擔心,最後我再度回到入口時,還是帶了一瓶飲料……。之前稍早與我互動的兩人之一,還說,從宿霧回來時,別忘了要帶芒果乾喔!
八點多的飛機,六點多就開始Check in,沒想到一個大家族的行李超重,為了把行李重新安排,不相關的人多花了半個小時以上陪他們,結果一位先生受不了,前去抗議,只是沒想到,繼前面大家族後,又一個小姐的行李超重,使得大家又浪費了一段時間。
宿霧機場也有計里程的計程車
上了飛機,我發現本期的航空雜誌介紹的是錫亞高島,內容非常詳盡,我問空姐可以買嗎?小姐說直接拿走就好了。
到了機場,又開始頭痛了,因為接駁是我一向的痛,只是沒想到宿霧機場也有計程的計程車了,這樣就不用搭好貴好貴的估價車。從機場到我們住的地方大約十公里,共210披索,不過我給220披索,並沒要司機找錢。
離港口很近的Hotel Pier Cuatro
到了住的的地方,時候不早了,附近沒有商店可以買東西吃,SM購物中心也關門了,只好早早就寢。
我住的地方是Hotel Pier Cuatro,離港口很近,附近滿荒涼的,SM購物中心就在不遠處。第二天一早,櫃臺給我兩張早餐券,我只用了一張------這就是一個人的旅行的缺點,有時候會浪費了不必要的開銷。
我在SM逛了一整天,結果只買了一頂帽子,還好我不亂買東西,也因此為自己存下了在錫亞高島多花的一筆錢。
剛到購物中心,就有一位小姐跑來問我時間,還說我的英文很好吔!呵…誰知道當年的我英文爛得要命,現在卻用爛英文到處亂走。
便宜有趣的吉普尼
逛完了SM,我在想要往哪裏走?是舊城區?還是阿亞拉購物中心,最後決定到阿亞拉購物中心,但……我想用搭吉普尼的方式到達。
一問到往阿亞拉中心的吉普尼,我被請往前座坐,因為座己經坐滿了人。我來回都搭吉普尼,兩趟十六披索。車上沒有空調,因此外面的廢氣一直湧入,所以乘客們都用手帕掩鼻,這也就是為什麼購物中心也有留不小的空間成立手帕區。
就這樣留在宿霧的兩夜結束了,我的假期前幾天就在轉機,逛購物中心中度過,不是沒有意義,但也不算精彩,對於很多人說來珍貴的假日,我實在太揮霍了,可是誰教我老是想用不同的手段來度過自己假日?雖然回憶很多,但也真的好辛苦。

樂天的菲律賓人
一早用過早餐後,就準備離開,服務生幫我叫外面正在休息的計程車司機。司機說到機場,跳錶的話,要加五十披索,我答應了,結果到機場,共花了二百五十披索。
前一天晚上,喝兩個鋁鉑包的豆漿,加上有點擔心第二天爬不起床搭飛機,所以到三點多,就緊張的起來拉了肚子,所以。第二天精神不好,卻又要跟熱情愛講話的司機聊天。不過儘管很多地方聽不太懂,但還是很高興,可以藉由他的口中了解菲律賓人樂天的態度。
「中國人在菲律賓掌握很多大事業喔!像菲律賓航空、宿霧航空、SM購物中心都是。」
「可是我們菲律賓人才不在乎,錢是死不帶去的,夠用就好了!」
因為克拉克機場人員的關係,讓我深刻感受到臺菲之間的尷尬,但在待往錫亞高島的待機室,卻又看到汪東城主演的臺劇,便覺得好像沒那麼嚴重,可是之前跟老司機的交談,我還是「成」了澳門人-----香港、大陸、臺灣,跟菲律賓的關係都不好,唯一華人臉孔,卻還沒跟菲律賓人發生衝突的,只有澳門了吧?
飛機上的獎徵答
搭上宿霧航空,還是一樣有有獎徵答,題目很簡單,比如說:請站起來,露出你迷人的微笑吧!可是我怕自己聽錯,所以遲疑了一下,這個迷人的微笑,就變成由別人獻寶了。
視野極好the boardwalk at the cloud 9及精彩的鑽管子表演
到了我這一星期要住the boardwalk at the cloud 9,拿出在網路上訂房的訂單,可是老闆對我的預定是一臉茫然,還問我是在哪個網站預定的?可能沒幫我預留住房,所以只好以同樣的價格,讓我住比較好、有空調及私人衛浴設備的房間。
在the boardwalk at the cloud 9往外看,就可以看著名的cloud 9,我們邊吃早餐,就可以欣賞到當地人精彩的衝浪技巧,因為颱風接近,所以夏天也出現秋天才有的好浪,在這個季節,我很榮幸的看到鑽管子的畫面一直在眼前持續演出。
我租了板子,但初學者現象又出現了,基本上我骨子裏的本質是害羞的,看到高手,看到太多的人,開始出現了焦燥感,我只敢躲在人比較少的地方衝。因為地點不好,所以一衝起來,浪就整個蓋下,以前六年的衝浪經歷彷彿都是假的,直到五六點後,人聲漸歇,才敢到好一點的衝浪點,這下子衝到了幾道快樂浪,直到六點半過後,天晚漸暗,才有點開心的離開海。
原本老闆娘跟我說,租板子一小時,二百披索;整天是五百,我跟老闆浪說不確定要哪個選項?最後衝到天色昏暗就表示我必須付一天的費用。
與陌生人同桌的壽司之夜
這天的晚上是「壽司之夜」,一個人頭350披索,住客被強迫跟陌生人坐在一起,我跟To ,及兩個David坐在同一桌,三個人都是來自美國,也都很隨和,跟他們聊天,對我來說,雖然有點小吃力,但很開心。
這一天我們的主題是「單身萬歲」,除了一個四十三歲的David已婚外,五十歲的David,五十一歲的To及我都是未婚的,我們一直聊者,不婚者多快樂!
那一碗有小強的臺瑞爾
一早由窗戶往餐廳方向看,發現餐應好像有準備自助餐,我在想,這一餐不知道花多少錢?但也沒有其它地方可以用餐了,只好硬著頭皮問一餐要多少錢,一問是免費的,便沒壓力的坐下來享用。但當我裝好喜瑞爾,卻發現裝喜瑞爾的鑵子裏竟有一隻未成年的蟑螂,剎時我真不知道那一盤滿的喜瑞爾要怎麼解決,最後我還是告訴了女服務生,請她幫我處理掉那一碗滿滿的食物。
原本是美好的假期,後來卻變了調。一早看到海上浪況極好,我就租了一塊板子下海。
史上最慘烈經驗---極速斷板
我先在浪比較小的Quicksilver衝,主要是因為沒有把握衝得跟當地人一樣好,而且人多的關係,我也不敢到Cloud 9那一區,等到那裏人少了,我又想:
來到這裏不就要讓自己更進步嗎?
於是划過去Cloud 9,對於這種Barrel,我是從來沒遇過,結果等到了一道大浪,馬上歪爆,人被打到水裏,等我浮上水面時,只發現手裏抓旳衝浪板剩下一半,另一半慢慢漂向岸邊,剎時,我的錫亞高假期毁了一半,為了這塊板子,就怕要花不少錢賠償,我剩餘的假期還有多經費可以用呢?
我把板子拿回住的地方,女務生說應該還可以修,看我佷擔心,安慰我說:也許不會太貴!但手頭上現金有限的壓力,還是教我難熬,上午斷板,到晚上,心還是一直忐忑不安著。傍晚曾問另一批女服務生,知道我賠的價錢了沒有?結果店裏的Ladyboy說,可能要一百萬吧?於是我裝出要暈倒的樣子,逗得他們笑呵呵------但我的心裏還是很不好受。


我計畫開始減少支出,取消原本想去的行程,每天免費早餐吃個夠本,午餐就不吃了,甚至連板子都不租了----我還在想,還有人敢租給我板子嗎?這一斷板,不只荷包大失血,連心靈也受創,原來我六年來的努力,都白費了。
從斷板的下午後,我就開始忐忑不安,上網查了資訊,臺灣的板子大復活,快要一萬臺幣,天啊!去掉了這筆錢,旅費還剩下多少?
為了這個意外,我精神狀況一直不好,第二天早上也是,問女服務生,我要付多少錢?還是個未知數。吃完早餐,人便坐在玄關曬太陽、發呆。後來覺得不能再這樣下,便打起精神,往通往Cloud 9的木橋走去。
在橋上往海裏望,心情好了些,當下只能放寬心情,什麼也不想的發呆,如果沒有斷板的話,也許海中會多一個我,但現在除了憂慮賠錢的問題外,我也不好意思跟店家再租板子了。
來自臺灣
我在木橋涼亭的第二層看海,突然傳來下層涼亭的對話,雖不是十分清楚,卻有熟悉的感覺,我在想,會不會是中文呢?於是好奇的往樓下走去,便看到一秀氣女子芮妮與一豪爽女子金在聊天,而且講的真的是中文。趨前一問他們哪裏來?竟也來自臺灣,兩人也剛認識彼此而已,秀氣的女子芮妮,其實並不全是秀氣,溫柔中帶有堅定,腦筋條理分明,後來我們進行的水母湖之行,多虧她極力爭取,我們才能以最合理的價格出遊,在他身上我看到girlpower;金則是複雜的人,除了在海上時,個性比較穩定外,陸地上的他從不掩飾他暴怒暴喜,喝酒喝到爛醉如泥的狀況。
後來芮妮的男朋友出現了,是一個高大卻單純的小男生,非常可愛。認識完彼此,金就跟我們推薦很多當地的事物,包括哪裏有好吃的漢堡,及哪裏有好玩的地方。金一直要拉我們去見很多朋友,可是我們並不想,慢慢的,我們都覺得她的思維很「跳痛」,開始有點覺得不堪其擾。
狂亂的人生
對於金,我懷有複雜情緒,她後來很阿莎力的借我幾天她的衝浪板,讓我有機會再享受到在錫亞高島衝浪的快樂,但她的種種大聲喧囂行徑卻讓我覺得很丟臉,他像陀螺一樣轉個不停,並一直強調一定要跑趴,這樣可以認識很多外國人,可是我們並不想,他忍不住問:
「你們出來就是要快樂啊!為什麼不參加這些活動?」
我則回答像他這樣子,我並不覺得快樂,結果他一臉茫然。
對於金,我是該充滿感謝的,但他奇怪旳舉止一直很困擾我,比如說我覺得住的地方的女服務生(包括幾個Lady boy)對我多是冷冷的,在知道金是我朋友後,我感覺好像就更冷了------不過這也許這是我自己心底有鬼的關係吧!
到底要賠多少?
之前提到修板子的事情,後來女服務生跟我說只要一千五百披索,我高興了好一段時間,但隔天,女服生又跟我說,那只是修板子的材料費,修板子的工錢要另外收,但他不知道要再多收多少錢?直到快要離開錫亞高島的前兩天,女務生跟我說Board walk的老闆,覺得我撞斷板子,要收5000披索---因為經過幾天的省吃儉用,加上金板子上的友情贊助,還有芮妮計畫、較預計便宜七百多披索的Sohoton看神妙洞穴及無毒水母Sohoton之行,這5000披索我付得比較輕鬆了。
心魔之戰
但其實我還是不太開心,因為我用比較低價錢住進較高價位的房間,在我入住的第五天早上時,一位Lady boy跑來跟我說,我的房間下一個房客即將入住,我聽了傻眼,只好跟他們說我要住七天,現在的房間本來就不是我預訂的,如果有小的房間,很樂意搬過去,而且他們老闆有把我住的事情記錄下來。於是乎,那位小姐男孩跑去請示後,便對我表示ok的啦!
以上的兩樁事件,在在都教我不舒服,尤其後者---我不需要大房間,不需要私人衛浴,只要一個可以休息的地方就可以了,可是為什麼,一切卻變得那麼困難呢?
打起精神衝浪去
金借我板子後,我又開始回到海裏衝浪,但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在Cloud 9,我明明知道哪些浪可以衝,但人多加上斷板事件,讓我變得綁手綁腳的,於是乎,我多到浪較小的Quicksilver衝,這裡浪雖比較小,但算穩定,我人衝得滿開心的,我雖然不像當地人,會駕馭板子飛來飛去,也不像他們可以隨心所欲得使出360°,但其它方面,我就沒有差太多了。
相對於其它白種人,我這臺灣唯二代表之一算是很認真的,我時常一下海就衝三四小時,芮妮的男朋友餅就說我的體力很好,不過除了在Quicksilver我會一直衝外,在Cloud 9時,我就觀摩居多,不然就是離浪頭有點距離的地方下浪,然後等到中午比較沒有人時,我才比較膽大妄為旳,敢在比較浪頭的地方衝。
即使只是Quicksilver,浪也比我的蜜月灣的穩定,而且因是礁岩地形,所以就算人掉到海裏也很有趣,只有滿滿清澈撞上眼睛。
Sohoton看無毒水母及岩洞
稍早,芮妮有問要不要一起到Sohoton島看水母?因為斷板的關係,本不要去了,因為據說一人收費一千八,但在芮妮的努力下,我們以每人不到1200的價錢完成了這趟旅行,包括從港口出發時的船八百多,及到了Sohoton島後的當地二百多,都在芮妮極力拉人分擔費用的狀況下,更省錢。更重要的是,芮妮的態度溫柔,時常把I love you這句話掛在嘴上,讓被他砍價的人也無法不喜歡他。
跟芮妮與丙這對情侶檔出來玩有一個很重要的好處,就是是小事都會變得很好玩,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呢?,之後講。
要搭到Sohoton島的船,一艘要5000披索,但芮妮運用他的girl power,硬是把價錢壓成3500;到了Sohoton後,本來遊覽洞穴的費用,一艘船可載8人,可是島上的工作人員,卻要我們四人均擔,並說船只能載四個人,但芮妮反駁他在網站看的,明明就說可載8個人,接著芮妮便積極的又找了一家四口的家庭,湊成8人(包括一位在Ocean101拉到的伙伴),於是我們這次行程才能這麼便宜。


到Sohoton的船行時間要二個多小時,即使未到目的地,沿途便美得教人心蕩神馳,常在外地方工作的芮妮看到各式各樣的小島,忍不住說:
「天啊!就跟帛琉一樣美!」
其實那趟旅程,就算沒到目的地,我也覺得沒關係了。
我們先去看無毒水母,可惜人不能下水,只有讓一人一船的船夫,用槳把水母撈起,讓我們摸一下,而且水母不像帛琉的那樣集中,量多。
儘管水母不多,也不能與之共游,但看到三三兩兩在水中浮浮沈沈的褐色水母,也算有趣。
我就說,只要有芮妮出現的地方,就不會太過枯燥,回程芮妮跟他那艘船的船夫要了槳,幫船夫划了起來,接著丙也要了槳,跟芮妮對抗,最後我也受不了了,加入了戰局。
回到接待處,我們改搭八人座大船,整備去看鐘乳石洞穴。洞穴與外界的海雖相通,卻要海平面下降,才得其門而入。
在到目的地的洞穴之前,先到一個比較長,像巴拉望的地下河的水道,頭上方部滿各種奇形怪狀的的鐘乳石,因為海平面未到低點,所以得小心上方的岩石撞頭,在進行這行程之前,可以考慮租個頭盔。
這個水道長度剛好,不像巴拉望的地下河,雖然更加精彩,但看久了人也是會膩的,最後瞌睡蟲也跟著來。
這個水道的盡頭,我們要步行,並爬上高處有跳水臺的出口,高度約三四米高,丙身先士卒,以頭下腳上的方式跳下,芮妮巾幗不讓鬚眉,也馬上跳下,至於我,在沙巴的仙本那早就練過多次,雖有點生疏而害怕,但回想當初的成功,馬上就也頭下腳上的往下跳。最可憐的是跟我們同行的菲律賓人,他應該有懼高症,卻在沒有退路的情況下,被抱著跳下水,其實我覺得這樣真的不好,萬一人有心臟病,不就慘了嗎?
最後一個洞穴,唯一入口在水平面之下,所以船夫會帶人潛入。洞裏幽暗,唯一的光源便是來自水面下的洞口、透過藍藍的海水,顯得迷幻的陽光。
芮妮與丙兩人在水中玩自拍,後來我建議他們兩人在水裏手牽手,我幫他們攝影,然後我就為他們留下如夢似幻的影像。
在Sohoton島之行結束後,我們回到錫亞高島,在碼頭所在的淳樸小漁村,享用了之前金推薦的35披索、很札實的漢堡,然後再請兩輛計程機車載我們回去。
出國竟會遇到這種倒楣事
回到住的地方,本來跟芮妮他們說要到他們住的Ocean101交換、複製兩臺防水錄影機拍的影片的,結果人一趴在床上就爬不起來了。
晚上八點多,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把我吵醒,只聽到金像瘋婆子一樣叫著我的名字,等我開了門,他馬上連珠砲似的說:
「我想回家,可是我喝太多酒,沒辦法自己騎機車回去,我的朋友們都喝到掛,沒人可以幫我,你送我回去好嗎?」
於是我打起精神,準備騎他的機車載他回家,結果一到停放機車的地方,金開始吵著要自己騎,等跨上了機車,便又喊著他沒辦法騎---這時候我有一種卡到陰的感覺,但也沒辦法了,不然把金留在這裏,他一定又會發酒瘋,剛才他才把人家Board walk前院的花給摘下來,用力的嗅花香而己。
在錫亞高島唯一的騎車經驗
雖然金說自己醉得不得了,但他在要我載他之前,還不忘要一輛計程機車跟我們走,好載我回到Cloud 9。後來金的外國朋友艾美後來跟我說,其實那天金喝得不多,芮妮有跟我說,金應該是希望別人關注他才這樣做,我想也是。
把金送回他住旳地方後,計程機車載我回住的地方,我擡頭一看,沒有光害的天空當中,竟佈滿星星,好希望司機停下車來,我們一同欣賞滿天星斗。
這一次的錫亞高島之行,騎打檔車,本來是行程之一,結果,因為浪況太好,捨不得離開Cloud 9,也就沒有騎打檔機車環島,載金的那一夜,成了我在錫亞高島的唯一騎乘經驗。
回到Cloud 9,先到Ocean101找芮妮與丙聊了剛剛發生的事,並複製了彼此的影片檔案後,便又往木橋走去,沿岸的光害比六年前多太多了,所以雖仍滿是星星閃爍,卻不如從前。六年前,論文難產,說好要一起去澳洲的朋友,放我鴿子,人有點氣急敗壞,但走完了一趟千辛萬苦的錫亞高島行程後,心靈彷彿受到了洗滌,雖然之後苦難仍不止,倒是甘之如飴。
喔!金說宿霧航空即將復航台北到宿霧的航線,後來看宿霧航空的雜誌,上面真的把台北到宿霧列為未來航線呢!嗯,這樣要到錫亞高島就更方便了,世界真的愈來愈好,只差沒有再來顆流星讓我祈禱世界和平(聽說看到流星要在它消逝之前祈禱三次,大學同學說,那只能快速的喊「錢錢錢」了!)。心底才剛這樣想,說時遲,那時快,還真的有流星劃空而過,不過最後竟掉入木橋旁的海裏,才發現那是螢火蟲,不是流星。
在木橋停留了一段時間後,我便回到Boardwalk ,心想該是就寢的時候了,怎想得到這一天Boardwalk舉辦音樂趴,我就這樣在熱鬧喧嘩中,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直到十二點卅二分,鼓聲己歇,我才得以好眠。
隔天我衝了一整天的浪,丙也跟我一起衝,可愛的他總是跟芮妮說:「阿盧好厲害喔!」
丙的舉止動作讓我想起了年輕時的自己。年輕時的我,沒丙那麼開朗,青澀度倒是差不多,我期許他在愈來愈成熟後,仍能保有現在的赤誠。
傍晚,芮妮與丙來邀我一起去看當地的手工藝品。傍晚時刻,戶戶炊煙嬝嬝,讓來錫亞高島後,喉嚨狀況一直不好的我,咳嗽連連。
這一程要看的手工藝品,我們只看不到幾分鐘,便又與浙江來的攝影師弋果偕伴而行,一起去吃較便宜的餐點,順便慶祝丙的廿三歲生日。
弋果看我們點餐那麼適量、保守,很是感動,他說大陸經濟剛起步,還沒學會惜福,看到新鮮的,每道菜都想來一樣,也不管吃得了不了?我則說臺灣當下經濟上不了,只好珍惜眼下所擁有的---我這話,弋果聽得十分贊同。
這一餐,沒有一個中國的爭論,芮妮常說:「你們中國」,弋果也沒有反駁!
弋果曾跟幾個朋友到錫亞高島,這次是自己走的。弋果很有趣,這次剛到錫亞高時,便一個人踩著月光,長途跋涉旳跑到Cloud 9,看到海,便(興)奮不顧身的跳到海裏玩,那隻被棄養的黃金獵犬也陪著弋果玩水。
極美星空
這一晚,一行人用走的回到Cloud 9,沿途白沙小徑上,少有光害,舉頭三尺沒有神明,倒是有滿天的星星,而區隔天上人間的椰子樹上,則不時有螢火蟲出現。再接著,我們又到了木橋區,因為夜已深沈,岸上的店家多把燈關了,此時看星空,只覺得銀河格外鮮明,此刻我恨不得跟丙一樣有架單眼相機,好把閃爍星光帶回。
老闆娘竟喜歡臺灣人
對於我到底要付給Boardwalk多少錢?我一直擔心著,在錫亞高島的倒數第二天,我終於問了最和善的那位女服務生。女服務生去請示老闆娘,老闆娘計算了一下,總共才一萬一千出頭,扣掉賠板子的六千五,及住宿的四千多,我的開銷還真是省啊!老闆娘笑著說,為了賠板子,我應該超支不少吧?我回答:的確是。為了這個意外,省吃簡用了好久。老闆娘聽了我的話,給了我一個同情的微笑,再來,便又問了我從哪裏來?一聽我來自臺灣,馬上笑著說,他喜歡臺灣人,每一個住過他們的地方的臺灣人都非常的Nice---這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之前老闆娘問我哪裡來的,我回答臺灣,結果她沒有多大的的反應,後來看到她,也多是忙著記帳,感覺不是很熱情,害我以為臺菲糾紛,讓他心有疙瘩,現在才發現沒那一回事,我真是白操心了好一段時間。
老闆娘表明對臺灣人的喜愛,讓我心情輕鬆了不少,所以這一天,我下海衝浪,也就很放開心胸的衝,從早上九點,衝到下午一點,因為太陽很大,我又戴帽子,所以臉部只有局部變黑,我成了白額虎。
這一天還特別帶了錄影機下海,用胸綁帶綁住,有人看了用大姆指比讚,有人看了,則是笑了笑。
自私?
拍攝當時,雖遺漏了衝到最長的一道浪,但還好,有把這最清澈的衝浪海域留下了見證,在這裏,人掉到了海裏,順便把海裏的世界,看得一清二楚。
因為衝得盡興,所以心情不錯,吃了超級節省午餐---半條土司後,打了個小盹完,我跑到木橋看海,也順便想想如何把衝浪板還給金?等我發呆夠了,往岸上走,就看到金從木橋的另一端走來,我正高興可把板子還給他,沒想到金眼睛沒有看著我,話卻連珠砲似的一直吐出來:
「阿盧我跟你說,今天早上我哥在網路上跟我說︰我媽生病了,心臟需要裝支架,我哥要我不要擔心,可是我沒辧法不擔心;我想回臺灣,但我在這裏要成立公司,要四個當地人當人頭,可是講好旳其中一人不見了;現在我欠一萬五千披索,可是我現金沒那麼多;我今天早上衝了三小時的浪,現在肚子好餓,我袋子裏有新東陽肉醬,我一定要去吃飯。你陪我去Board walk吃飯。」
金大概如是說的,我看他飄移不定的眼神,及混亂的思緒,及提出來錢不夠的問題,老實說我很害怕,不知道他會不會提出金援的請求?
我跟金說我不餓,要他自己去吃飯,但金說:
「你不用吃,陪我就好。」
不過我還是不想,因為金的形象很詭異,我根本不想跟他有所牽扯,更何況他當下旳言行舉止更加吊詭,讓我更想跟他保持距離,於是就藉口說我肚子不舒服,請他先走,我晚一點到,金問我為怎麼了?我說肚子不舒服,有點小絞痛,為了賠那塊板子,省吃簡用只吃麵包甜食,而自己又不適合這樣的飲食,所以只能讓腸胃打架了!
我實在不想騙人,但金讓我擔心,只好撒個小謊,於是金便一人走到Boarkwalk,我則佇在木橋上,看退潮後、礁石上奇怪的生物---其實金對我來說,更顯奇怪,但他真的對我好,所以在面對他時的奇怪心情,讓我也變得很奇怪。
到五點左右,我才走回Boardwalk,望了餐廳的金正在用筆電跟人接洽,我瞟了一眼,跟他揮了揮手,便走回房間,之後看他情緒穩定了,才跟他說說話,這時思緒紊亂的他又提出很多馬上要做的事情,我斬釘截鐵的要他做原本第一件想做的事,其它的就不用想了,金便依我的話去處理事情---這是他第一次這麼聽我的。之前金曾跟我說,喝酒喝到腦筋空空的,很快樂啊!我反唇回應
「腦筋空空是有,快樂倒不一定。」
其實他這種腦筋空空的情形,不但自己不快樂,也造成周遭的人困擾呢!
從這次之後,我不敢再見到金,他對我很好,但他的動作舉止卻教我想跟他保持距離,這讓我覺得自己好自私……。
差點趕不上飛往馬尼拉的飛機
在錫亞高島的最後一天早上,Boardwalk把我送到機場,讓我飛回宿霧,再轉馬尼拉,結果飛機慢了三十分鐘才從宿霧飛來,讓我急的咧,因為我買的這兩段航程中間相距時間太短,差點趕不上後者飛機。
耳鳴
即時的趕上了飛往馬尼拉的飛機,但我的旁邊卻坐了一對高傲的韓國情侶,真是不舒服,更慘的是,可能是喉嚨發炎太久,加上高空耳鳴,結果竟造成耳壓過高,耳鳴久久不退,甚至有隱隱作痛的感覺。
到了馬尼拉機場,本來想試試看搭公車到巿區,再轉計程車,可是因為耳朵很不舒服,在機場休息一段時間後,便搭計程車去要住的Tune hotel---車210披索。
 (千萬別在尖峰時間搭車,否則要坐很久,而且還要盯著司機有沒有偷跳表,真累人!)
地近連群購物中心的Tune hotel
Tune hotel一直是我比較喜歡的選擇,裏面設計新穎清爽,比起在錫亞高島的傳統菲律賓色調深沈的建築,這種明亮的建築更得我喜愛。
到馬尼拉的第一天,耳朵一直不舒服,我知道應該是喉嚨的關係,於是使勁旳咳,咳出許多的黃痰,還打起精神出門買臺灣也有賣的紓立效,含在嘴裏紓解不適,第二天早上,耳朵好了許多,但濃痰還是不少,於是又買了一包紓立效,但第三天早上,仍咳得厲害,直到持續把水含在口裏,才發現水真是萬藥之王,卡痰的狀況好轉許多。
住在馬尼拉的第二天早上,問Tune hotel的警衛,怎麼樣才可以到Green belt的購物區?警衛說一定要搭計程車,結果不到兩公里的車程,花了我八十披索,回程我沿著Makati AVE 往回走,除了一小段比較迂迴難走外,看了高高的ST Giles Hotel建築物,便表示住的地方到了。第三天早上,我更驚奇的發現,竟有沿著Makati AVE到購物區的吉普尼呢!據說只要八披索,真是實惠啊!
在馬卡蒂的這段時間,我多是在Greenbelt、SM、Ayala、Landmark、Glowerito 這幾個購物中心走來走去,雖然無所事事也不錯,但我更想回家、想游游泳,也想去練體操,然後……我也在思考,回老家的時候要做什麼?我會不會無聊到把整個家打掃一遍,呵!那這樣也不錯。
到克拉克的公車不一樣?---搭Victory Liner
過了在馬尼拉的第三夜,早上在Tune Hotel整理東西,因為十一點前要Check out,所以十點多就到櫃臺,處理離開的手續,出了旅館便看到一個剛載完客的計程車,司機問我要搭車嗎?我說好,便請他載我到Pasay公車站,司機沒跳錶,直接說三百披索如何?今天的我馬上就答應了,其實這段路之後看來,真的不值300披索。
司機曾到臺灣工作過兩年,我問司機還想去嗎?他表示想,只是年紀太大,不符合年齡限制啊!這次我還是以澳門人的身份討論臺灣,司機提到之前的臺菲糾紛,他強調臺灣人很友善的。這次的交談中,司機聊到了檳榔,聊到實惠的臺灣便當,並秀了幾句閩南語呢!
到了車站,發現跟上次到的車站好像不一樣,連公車Victory Liner的車資都差很多,上次要450披索,這次只要150,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等車子出發了,才看到上次到的車站就在路的對面。
上次搭的公車,是直接到機場的,但我這次的車子是到Dau車站,到Dau車站時,沒人告訴我要下車,等到車子又行駛了一段時間,上面的車掌先生才跑來問我要去哪裏?我差點昏倒,因為不放心,我已經問了幾次是否該下車?結果還是讓我走錯了路---反正沒差啦!只要讓我趕得上隔日晚上八點的飛機,我什麼都不在乎了。
車子把我放在某一個定點,車掌交待一位之前差點被我白了一眼的老先生帶我去搭另一輛車---人還是要留一點餘地的好,我的經驗是︰好幾個被我討厭的人,最後都是幫我最多的,所以與人相處,還是以和為貴的。
上了沒有空調的公車,交了21披索,車子又把我載回Dau車站,再接著三輪機車就來拉客了,司機說三輪車不能進入機場區,到時候再由其它工具接駁,這樣80披索。後來我說改到SM購物中心,司機索價100披索。再接著我拿出住的地方住址,請司機把我載到住的Dani Hotel,結果又變成200披索,到了這一晚過夜的地方,才發現Dani跟SM之間的距離,實在不值多出來的100披索,我想下次還是要稍微的討價還價一下才是。

Dani是個舒服的地方,缺點是我的窗戶正對著前庭,不是很喜歡,打開窗戶就沒有隱私權了,所以只好一直拉上窗簾。從Dani出發,走一小段路,就到了購物中心,我記住了沿路的建築物,回程再循序走回。

回到了克拉克,一整個下午都耗在購物中心,沒什麼事好做,就看看新款的智慧手機---這是我在臺灣不會做的---這樣倒也不錯,當一個人不忙時,就會注意到很多平時不會注意的小細節。

隔天,一直在房間耗到十一點半,才直接Check out,因為飛機是晚上八點的,所以就又到SM購物中心繞繞,有點想買前一天看到的「探險活寶」中老皮造型的帽子,但後來只買了一件格子襯衫---希望不久後這襯衫我在熱到讓人受不了的臺灣也穿得下去。
在要離開克拉克之前,我想找找看,看可以不以找到可搭到空調吉普尼的站,我在SM附近觀察到很久,想要以守株待兔的方式,等到掉頭而回的吉普尼,沒想到真的被我等到了,可是當我招手時,不知道是司機不載客,還是沒看到我?車子就直衝而過,最後因為時間不夠了,只好放棄,對我來說,離回家的路只有一步,多花一點錢,好「送兒還故鄉」,也是值得的。
我是Bruce Li?

在菲律賓的這十五天,雖然遭遇了一些讓我感覺不好的狀況,但事後發現,癥結點其實都是我自己,只要自己克服了心魔這一關,就海闊天空了。
其實菲律賓人好到有點鄉愿

再度到了克拉克機場,之前覺得為難的狀況沒了,只感覺工作人員對我特別親切,之前沒看到的一位女工作人員,一看到我,就驚訝的說:

Bruce Li!」

我想他應該想說成龍的,所以我就

Jacky Chen?」

於是他便恍然大悟的說Yes

說實在的,好像馬來人都會這樣認為,其實我跟成龍那張臉的小細部有點像,但大整體卻又差很多了,至少我的鼻子雖跟成龍一樣是圓頭的,但大小卻差很多呢!
出發前,還在擔心臺菲之前的緊張會造成我此行的不順,但事後證明,一切都還好。新聞報導菲律賓人多麼囂張,但真正接觸後,發覺其實他們是好到有點鄉愿的那種人,像在廁所裏,有人霸佔洗手臺,整頓三千髮絲,明明就是很粗心、不體貼的作為,卻沒有人願意發聲,請他們讓開一下,相較之下,我這個臺灣人的一句「Excute me!」,就把他們請到旁邊去了。

而菲律賓的銷售服務人員,其實比臺灣的態度更好,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便是:

Thank you for your coming!」

語氣自然真誠,比起臺灣的「鞋鞋廣陵!」「緩淫廣陵!」自然多了,臺灣人的服務態度,一向被港陸地區的朋友所稱讚,但如果能改掉上面兩句假假的問候,相信會更好就不會遜於菲律賓人了。

在飛往菲律賓的飛機上,一位家族有著與菲律賓人聯姻的親戚的臺灣朋友說,菲律賓現任總統很有趣,他根本不願擔任總統這個職務,可是卻被其姊打鴨子上架,心不甘、情不願的當上了總統,但舉手投足間,仍可看到他玩世不恭的態度,這種態度絕對不是對臺灣漁事件的中人命的不尊重。

 

在國外旅行的這段日子裏,總是可以從網路上看到臺灣近來發生的事件,如果說異國種族殘害我漁民,實屬可惡,那麼自家人對自己同胞的殘害又怎麼說?

桃園機場過夜

 

終於回到了臺灣,本來以為飛機會提早回到臺灣,所以應該不用睡機場了,但事與願違,從宣佈要降落,到真正的回到地面上,已經過了將近一小時,只好睡機場了,只可惜的是,在登機室裏有好舒服的躺椅,在入境大廳卻沒有,我只好一人躺在三張椅子上,還好還算舒服,也因此昏昏沈沈睡了一段時間,大約六點多才起床。中正機場,是個讓人安心、舒服的地方,而且還有廿四小的超商提供平價飲食,真是讓人感動。在桃園機場,一切都好,尤其是到處都有飲水機供水,在我從菲律賓回來後,才發現這有多珍貴。桃園機場有千百種好,只是空調有點強,還好在克拉克,我買了一件襯衫,聊以保溫。
關於錫亞高島的一些小資訊
在錫亞高島的浪點

 

Cloud 9   

在錫亞高島最著名的浪點,浪高可以從三呎到十五呎高,想要挑戰大浪,可以在九月到隔年的一月這段前間到訪,但要小心,當浪大的時候,很有力道,2013年七月我租的板子,就是在這裏被「殺」的。

Quicksilver

往海的方向望去,Quicksilver就在Cloud 9的左側,大部份都是右跑浪,偶而會有短短的左跑浪(我的親身經歷也是如此。),浪比較小,但速度更快,很多初學者都會來到這裏練習,可是要小心偶而會出現的大浪。適合衝浪的時段是中潮到高潮期,低海潮期雖人比較少,但危險度會增加許多。

Dako break

就在Dako島的海域,會產生緩慢而有力道的浪,適合初學者。最適合的衝浪時間是高潮期,在大浪季這裏也會出現規模不小的浪喔!

Cemetery

在Cloud 9東邊再過去一點點,就正好在General Luna Cemetery的正前方,可以搭船前往,體力好的,也可以花個15到20分鐘,自己划過去,左右跑浪都有,浪況溫和,適合初學者,但有時也會出現跟Cloud 9那裏一樣規模的大浪。衝浪的人比較少,是Cemetery的優勢,但要花更多時間才能到這裏。

Jacking Horse

這裏的浪是快速的右跑浪。這裏的浪很有趣,崩潰之後,因為比較內側的珊瑚礁的關係,會再形成非常適合初學者的浪。比較適合衝浪的時間是位於中高潮期,多是右跑浪,也會有一些短短的左跑浪。

其它娛樂

Island hopping

可以在Isla Cabana花1800披索雇一艘船,先到Guyam島,這個島是大約花五分鐘就可以繞完。進入這個島的時候,每人要收十披索的費用。當然,如果想要擁有自己的茅草亭,也可以花300披索租一個。

而在Guyam附近便是Dako island,上面有個小漁村,可以租個小茅草亭休息,當然囉,到這裏一定要衝浪的啦!

第三個要造訪的島是Naked Island,其名字由來,不是每個到島上的人都要裸體,這名字的意思是指這島上光禿禿的,沒任何植物,所以千萬別想歪了!

以上三個島的Island hopping,最好由六點開始,到中午結束。

Standing-up paddle boarding

就是站在大型衝浪板上,用槳來划行的衝浪活動,我之前住過的Buddha's Surf Resort有提供這項服務,租板子24小時,索價700披索;Sagana Resort則是600披索,加上教學,多加300披索。

Pool jumping in Magpupungko

位於Pilar巿---在錫亞高島的東岸中部,從General Luna出發,車程約45分鐘。Magpupungko只會在低海潮時期才會出現,所以造訪前,要先查潮汐表,免得白走一趟。

Game fishing in Pilar

這個釣魚比賽已經舉辦了六年,是菲律賓最大的釣魚比賽。

Spelunking in Burgos

這個洞穴探險活動,最好聘請一個當地人帶領,據當地人表示,這裏聚集了許多神靈,所以最好依循當地人的作法。在Burgos騎水牛,也是一種有趣的經驗喔!

Swimming in Kautipunan

從General Luna出發,大約15分鐘的車程,就可抵達,可以雇艘船,航行五分鐘到冷泉區,有趣的是,當海水位於高潮期時,這裏的水是鹹的;當低潮時,這裏的水,則變成了淡水。

Mangrove Kayaking in Del Carmen

位於錫亞高島西岸的Del Carmen巿,離Sayak機場只有十五分鐘的車程,是可以進行獨木舟活動的地方,可以順道去看建於1571年的教堂,及裏面300多年歷史的Lady of Mt Carmel岩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