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蛋漫畫記

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44999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3十月東河、金樽衝浪

為難---衝浪板的載運
在出發到東河前,實在很怕又被多收板子「運費」---我的板子雖有長度,但很薄,放在座位倚靠窗的地方,根本不會佔用到別人空間,上次年輕車長要我補買半票,我覺得可以接受,但她說下次就要補全票了,這我就覺得不合理了,跟臺鐵溝通,臺鐵覺得收全票Ok!於是我又向兩大報投訴,結果沒人理我,因為內容不夠「吸引人」,最後,這「帶板子上火車,加收全票費用」,成了我心中的痛。

其實帶板子上火車的費用如何?是個灰色地帶,朋友當中只有我被收,個人覺得收費可以接受,但成人票的金額實在高得不合理,我跟一位區間車的老車長討論過,他說這種「執法過當」的規定,常讓他們這第一線人員飽受指責,所以最後他們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如果是我,面對這種有規定、不能確實執行的情境,一定會很糾結的,臺鐵為什麼不訂一個更合理的價格呢?

後來車長驗票了,看了板子完全沒妨礙到別人,什麼話都沒說。
帶汽車駕照只能租輕型機車

搭夜車到了臺東車站,還不到六點,我往之前租車的東帝走去,準備租機車。前幾天我打電話給東帝,問他們幾點營業,結果五六點就開始營運,上次還怕太早到,打擾到人家,結果東河口的完美早浪沒衝到,風一吹起,整個海一團亂,我只能望洋興嘆,真是笨蛋啊!

以前提供的機車有三種價位,這次只有一天400的一種,每超過一小時,便多收100元,直到租車的一日價格為上限,我租車一天半、老闆給我特價600。在租車當時,另一個小伙子拿汽車駕照來租機車,結果只能租輕型機車,在巿區逛逛而已。

租了機車,先去加油,加油站的小弟看我帶板子,就問臺東的浪如何?我說是四星級的,很棒喔!結果小弟一臉羨慕。
意外---改住「飛魚」衝浪民宿

為了能衝到還沒起風前的東河好浪,路上不太敢逗留,只幫目前還存在、不美麗的「美麗灣」拍照,便又沿臺11線,繼續往東河方向前進。

東河最著名的指標便是醒目的東河包子店,看到這店,就要折返一點,才會到這一天我要住的小毛驢麵包坊。本來店老闆說最近不用上工,可以等我的到來,沒想到此刻大門正深鎖著,鄰居的歐巴桑跑來說,店主前一天發生嚴重車禍,於是暫時歇業。我打電話給店主,斷訊中,只好接受歐巴桑的建議,改住隔壁家的「飛魚」---一天500元,比小毛驢附早餐---麵包+豆漿的600元,便宜些。

此刻小毛驢麵包坊主人,到底被送到哪一家醫院,左鄰右舍沒人知道,我想表示關心都沒辦法。

我喜歡飛魚的通舖,儘管在他們沒有禁菸的大廳菸味很重,但裏面的人卻很可愛,他們表現出來的那種幽默調調,是很原住民風格的。
東河口不能衝

那麼急著到東河,為的就是去衝四星級的東河口早浪,沒想到從東河橋往河口一望,就覺得不對!近處一看,只見一個Surfer沒有下海,就準備離開,東河口海面都是白浪花,我想碰碰運氣一試,果然沒辦法衝,人左側下去,結果被流帶到離下海兩三百外的右側,才耗了不少體力離開海。
平穩的好浪點---金樽

東河口不能衝,只好改到第二選項的金樽衝浪。

在金樽,就看到好多人在衝浪,當中不少是日本人。

這一天金樽供浪很穩定,根本就像是「機器專門設定」的一樣,但稍嫌軟了些,對我們這些衝小板子的人來說,比較辛苦。

衝到了十二點左右,胃開始咕嚕咕嚕的抗議了,只得離開。

這一早上滿開心的,不只衝浪讓人開心,與人的互動也是,一位外國朋友用字正腔圓的國語問我:

「浪還不錯吧?」

此外我還回答一位替代役男的Surfer:修理玻纖衝浪板要用保麗膠。還有,另一個外國老先生幫我拉出被沙子卡住,難以動彈的機車。
到東河一定要吃的東河包子

中午,吃的是著名的東河包子,加上東河包子店提供的排骨湯。包子好吃,但蘆洲的包子也不遑多讓,只是到了東河,不吃包子。好像就缺少什麼似的?排骨湯稍嫌油了些,骨頭也沒熬煮到可以讓牙齒一咬就「粉身碎骨」,唯一的好,就是裏面的苦瓜清爽不苦。

吃完好吃的東河包子,再到小七喝拿鐵咖啡,結果我笑盈盈的在一旁等,服務生則笑滿滿的幫我多加了一些牛奶。

吃飽飯,便回去飛魚休息一下,下午去看了東河口的浪,還是一番波濤裂岸的景象,只好再回到金樽衝浪。

此時金樽的浪更加夢幻,加上有運動又沒有抽菸習慣的我,體力竟超過年輕小伙子,一直往返前後浪之間、真是如魚得水---不幸的是,竟被海中暗藏的礁石刮破腳皮。本來以為只是腳底老皮被刮破而已,後來發現有傷到裏面的肌膚,只好離開了。

晚上騎機車到成功鎮吃飯,順便買覆蓋傷口的防水透氣膠膜。沿路沒什麼光害,只可惜,這一晚烏雲遮蔽了天空,不然必是滿天星斗的。

返回東河的路上,沒什麼光線,所以依恃的光線,唯有車燈,可惜,太過先進的機車儀表板,所發出來的光線,反而讓眼睛不能適應遠方的黑暗,真是科技上的一大敗筆啊!於是乎,我放慢速,怕的就是視線不佳,釀成車禍。

回到「飛魚」,人聲鼎沸,大廳聚集了很多人,我躲回大通舖,原住民輕鬆美好的歌聲傳了上來,要不是菸味過重,我一定會下樓聽他們唱歌。
慘烈---斷板

第二天五點半,我起床盥洗,接著去吃東河包子,外面冷冽的氣候讓我直打哆嗦,沒帶防寒衣教人後悔,但店家還沒醒,沒辧法租防寒衣,不過後來太陽露臉,我就拿著衝浪板往東河口出發。

吃完早餐時,可以看到好多人往東河口出發,但等我到的時候,大家都撤退了,我看浪況比昨天平穩,不明白大家為什麼不留在東河?正在遲疑之間,就看到海上仍有一人在衝浪,於是我便信心大增的往海裏去---這是錯誤的決定,一道一層樓高的大浪打過來,我見浪極大,沒把握潛越得過,逃無可逃之下,便丟板子,沒想到人輕鬆的鑽過了大浪底下,被浪打得往後退的板子,在腳繩的另一端與我僵持,等板子被我拉回一看,防水攝影機不見了,板子也被打成兩半。

可能是這種經驗多了,內心反而顯得平靜---雖然這次損失的金額,是歷年之最,用不到一年、價位近三萬的板子,只用了半年的衝浪錄影---不心痛、不心痛,風吹雞蛋瞉,財去人安樂。

就在板子斷後,也代表衝浪假期的結束,我回飛魚整理行李,要付住宿費用時才發現皮夾裏沒有我記得的三千元,便趕快跑去超商領---我記得到東河的路上有在農會領過啊!該不會記憶混亂吧?我心裏雖有想法,但沒有實證,所以就算了!(後來回臺北刷簿子後,證明有跨行領錢的記錄是28日,而且是提領兩次,這是印象中有領錢的26日是週六,而發現皮夾沒有錢時,趕快去領錢的那天是27日,但因為兩天都是週末,所以記錄延為28日。另外,車票在皮夾的位置竟不是平時放車票的地方。事後朋友說飛魚最近到了週末晚上都會有活動,出沒份子較雜,所以要小心。)

離開了東河,其實心情還不錯,拉開外套的拉鏈,讓胸口的肌膚曬曬太陽。
在演偶像劇嗎?怎麼會有這麼帥的車長?

上了火車,又是另外一個行程,以前我會覺得搭車,只是一個過程,但現在,我會覺得搭車本身就是另一種很享受。

最近搭火車可以感受到明顯的世代交替,越來越多的帥哥正妹車長一直出現,像我今天搭1310由臺東往臺北的自強號車次,車長讓我想起了新生代的偶像劉以豪,雖然長相不一樣,但小小的臉,高挑厚實的身材,真讓人相形見拙,以前看過幾個正妹車長,但相較於偶像劇主角級的男車長,級數是有差的。

看著帥哥車長,突然想起我那曾當過車長的外公,鄉土劇的舊時代車長、新時代的偶像劇車長,新舊車長外表的差別實在有夠大(外公,請原諒我,祢知道的---我還是永遠支持祢的)



「不」美麗灣







遠望新東河橋





舊東河橋上的猴子



遠眺舊東河橋



新東糖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