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蛋漫畫記

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44999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4一月菲律賓大堡(Davao或音譯「達沃」)行

回程的機票準備好,不然可能無法入境或被罰
要再提醒一下,到菲律賓,一定要把回程機票的證明先準好,否則菲方可以拒絕你的入境,或是改採罰錢方法---還好我有把訂單帶出來。
出發時間點很差的廉價航空
宿霧太平洋航空到菲律賓的航行時間點很差(亞航也是),凌晨一點廿五分的飛機,到了馬尼拉機場時,才三點多,在等待天亮的這段時間,我在機場的咖啡館點了簡餐,外加一杯咖啡,以濃濃的睡意調味,人啊!一邊喝邊打瞌睡。吃飽喝足後,更抵不住睡意猛烈攻擊,眼一闔,就感覺自己好像馬上被拉到另一個世界,正面臨著不同的人生,托腮的手一滑,驚醒後才會又被拉回現實世界---這種虛實趕場情景的轉換,還滿辛苦的。
就這樣、我在不是很舒適的狀況下,撐到了七點,才準備到巿區。
搭公車+輕軌LRT到舊城區
這次入馬尼拉城有個創舉,就是不搭計程車。先乘車資廿元公車,到Esda站後,再轉搭LRT(輕軌) yellow line到Central terminal站,總金額才三十五元。
(看到這建築物←,就表示輕軌到了,菲律賓的輕軌仍是人工售票,販售亭外有貼到哪一站是幾披索,請乘客先準備好費用。)
人坐在公車上,忐忑不安,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LRT車站,問了車上的當地人,最後被熱心的男子帶到LRT。
一路上人潮洶湧,據說這種情景要是發生在西班牙的巴塞隆納或義大利的大都巿,可能會被人趁混亂扒走錢,所以如果說、菲律賓人不好,那麼.......怎麼我會那麼安心的在人擠人的環境中亂走?
之前有個日本作者說臺灣人跟菲律賓人很像。對於兩者的相像,我沒有覺得不好,但並不覺得臺菲兩國的人有相似,結果這次出遊,搭的宿霧航空雜誌《Smile》當中,某篇文章的作者,就覺兩個民族之間的相似度真的很高---哈!現在我也開始覺得有這種感覺了,我想兩國人民的鄉愿,就是造成菲律賓的貪汙,及臺灣的弊案層出不窮的主要原因,這種「難為情」,是沒有勇氣批判的那種濫好人的標準後遺症。
拋開濫好人這個缺點不說,菲律賓人滿熱心有禮的---雖然有時候會有人想對觀光客敲竹槓,但想想某位在臺灣生活很久的日本人曾說:
「以前的臺灣人,也很會敲外國人竹槓啊!」
那麼說來,我們也沒有資格說別人怎樣了。
熱心的當地人帶我去找黃線輕軌,找到之後,因為是高峰時期,所以暫時不搭,跑去麥當勞再吃一次早餐,只是我有點後悔,麥當勞中式套餐飯量,真的真的很少,雖然比臺灣的便宜,但以量來比較,就會發現臺灣的外食供應,料好實在。
看到街道上的人愈來愈少,我想該是到今晚要住的地方的時候了,於是我搭上了輕軌車,要到Central terminal站。
古蹟好風情的舊城區
搭上輕軌看馬尼拉舊城區,真是個好選擇,新舊建築交替的街景,很迷人,來馬尼拉那麼多次,才第一次搭捷運繞巿區,「膽小、不肯輕易嘗試」的確讓我失去了許多樂觀趣。
菲版秋茂園Childrens‘s playgound
還沒到Central terminal前,竟望著一塊區域上佈滿許多動物的塑像,尤以恐龍為大宗,玩興被激發了,下車便往回走。先走到馬尼拉大學城,再走到黎剎公園(Rizal park)。黎剎公園的一個池塘裡有菲律賓全國的泥塑地圖,不美,但很有一種懷舊的味道。
草草的逛了一下黎剎公園,便興沖沖的到菲版的「秋茂園」。
進入「秋茂園」童趣樂園Childrens‘s playgound,要繳十披索的入園費,在裡面可以看到小朋友玩得不亦樂乎。我在裡面自high自拍,但有人在看時就一臉假正經,以免被當作怪叔叔。
童趣樂園裏不只有塑像,還有一些纜繩活動設施,人可以綁在纜繩俯衝而下,不過當時沒有看到管理員在看管,所以就沒有機會玩。
好大公園
結束了童趣樂園的參觀,我又往黎剎公園走去。公園大到出乎我的想像,裡面還有中國庭園、日本庭→,不過有些要收錢,所以就沒進去看了。
找不到回去的路
我一直走、一直走,後來就不知道走到哪裡去了?只看到古城牆,只看到老建築,但就是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反正最後我明白自己迷。路。了!但不管啦!再給它走下去。
後來遇到兩個來自對岸的一老一少要我幫他們拍照。
「我們是從大陸來的!」
奇怪囉!他們不都自稱來自「內地」嗎?
反正老少都溫和有禮,年輕的斯文、小帥;老的則溫厚,還滿樂意幫他們的,只差一點就濫情的邀他們到臺灣一遊了。
後來我終於繞回大學城,然後在附近找到了SM Shopping Mall 。
利用商城的無線網路尋找到這晚要住的Dela Chambre hotel,無奈平板的效能不夠,老是當機,只確定飯店是在中國城,距離也不遠,所以就有點想用走的。在一個三輪機車的駕駛跟我說到中國城要三百元後,已經厭倦了爾虞我詐的我,決心賭運氣,走走看。
於是我在一個接一個熱心的路人指引下,慢慢的往中國城方向前進。過了一座拉滿乞丐便溺的鐵橋後,本以為中國城就在不遠處,結果並不是.....,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吸了不少髒空氣,才在小小的巷弄裏找到這一天要住的Dela。
新穎,但房間很小的Dela Chambre hotel
唉!不只Dela難找,連我住的小小房間也好難找,原來我訂的特價房,是在逃生梯旁,自成一個格局,沒有開燈的話,根本無法發現那裏有一個房間。
進去之後,發現房間真的有夠小,浴室更慘,沒有乾溼分離、沒有熱水洗澡就罷了,還沒有洗手臺,所以水花亂噴,洗手時兼洗腳。浴室的門如果沒有關好,水還會噴到房間呢!
Dela所在地點非常亂,不過生氣蓬勃,騎樓下的小販賣的各色衣服五彩斑斕,如果不看漂滿垃圾的排水溝,其實一切還不錯。
附近的LUCKY CHINATOWN(美加散步廣場),可以逛逛,當然這裡不只這一家購物中心,還有168、999等等,還有一家11/88 SHOPPING MALL的購物中心,裡面的東西多到讓人眼花繚亂,有飾品、有玩具,物品的量,看起來,氣勢十分驚人。
隔日一早,在Check out之前,信步走到巿區閒逛,看到活力十足的巿井小民,叫賣著南北雜貨,就後悔留在這個域的時間太短。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就是色彩鮮豔的Polo衫,還好,我帶來的背包太小,才能抑制住購物的衝動。
十一點時,我就Check out,在街上攔了一輛計程車。之前搭計程車,要司機用跳錶計費,結果司機用一些小手段來偷偷跳錶,害我之後幾次搭車,都會死盯著里程錶,好累喔!所以這次在我搭車之前,先問了Dela櫃檯,到機場價格如何,小姐說大概三百五左右,於是我把司機開價的四百,殺到三百五---成交。如此一來,就不用再死盯里程錶,而好好欣賞風景了。
沿途又經過剛剛繞過的地區,才發現如果再過去的話,可以看到一座古老的教堂,只差幾步就可看到,可惜!
第四航廈是老虎、宿霧、亞洲航空國內航線的專屬航站
要去的是第四航廈,以國內航線為主,有老虎、宿霧、亞洲三家航空公司,聽說有巡迴各航廈的接駁車,才廿披索而已,等我大堡回到馬尼拉,反正時間還多的很,就來查查看有沒有這麼方便的交通工具吧!
又是多此一舉的要小費舉動
才剛想菲律賓人的好,廁所的清潔人員便嚇到我了。一進入機場,就先去上廁所,沒想到清潔人員多此一舉的幫我打開水龍頭,後來又跟我說烘手機在哪?最後還跟我要小費,真是可怕!這不是好久以前,剛來菲律賓的前幾次才會發生的事嗎?怎麼現在又有了?
基本上,亞洲航空比宿霧航空便宜

這次國內航班,我搭的是亞洲航空,而國際航線則是宿霧太平洋航空,剛好跟以前相反。基本上我喜歡宿霧航空歡愉的氣氛,但亞洲航空的機票則比較低廉,權衡之下,我會比較想買亞航的。
在亞航雜誌3Sixty裏,看到澳洲伯斯也有Tune hotel了,真是開心,這樣就不用為住的太傷腦筋了,可惜七月時,是伯斯的冬天,看來只能等明年了。
飛機還沒降落大堡前,機窗有陣陣雨流滑過,去年到錫亞高島時,就看過資料說,一月是錫亞高降雨最多的一個月分,錫亞高與大堡同在民達那峨島,看來兩者也相差不多。
大堡還是有騙子
到了大堡機場,只見連綿的綠有雨後的清新,剛出機場,就有司機來騙我,說搭計程車到巿中心要500披索?覺得太貴,就不理他了,先到餐廳用餐,順便問服務真實情況,服務生說大約卅分就可以到巿區,約是兩三百元價錢,結果後來一位光頭司機載我到巿區,錶還跳不到一百八,就到了目的地---之前那位司機很大膽,大堡的巿長可是很嚴格的,這也就是為什麼大堡能進步到現在這種光景,而那位司機就像是一顆老鼠屎,非得毁了大家的努力才甘願。
光頭司機看拿掉帽後的我,也是光頭。高興極了,這是不是「既然無法比別人強,但能一起沈淪也不錯!」
司機「很憨直」的問我是不是大學生?打死也不肯相信我已經四十歲了,為了表揚他的「擇善固執」,堅持說出自己內心的話,我給車資二百披索,要他不用找了。
便宜但安全,交通也方便的Daylight inn
車子載我到這兩天要住的Daylight inn,單人房是兩百五十披索,房間很小,只有一個小小的洗手檯,廁所與衛浴設備則要共用,服務人員的態度很親切、舒服。
對於住的Daylight inn,沒什麼好抱怨的的,唯一讓我比較不滿意的,就是廁所是座式的,旁邊的水龍頭下放著一個小水桶,可能有人習慣在如廁後用水沖屁股,反而造成馬桶座墊溼答答的,要上廁所時總是要擦拭乾淨。
大堡雖是菲律賓的第三大城,卻沒有大都巿的氣勢,雖然也有很多連鎖速食店,但我更愛他們那些小吃店的價位、卻擁有連鎖速食店的雅潔的當地小餐館。據說,Daylight inn所在的San Pedro街上,有很好不錯的餐館呢!
好多糕餅店
在大堡,可以看到好多的糕餅店,記得以前在馬尼拉或宿霧也沒感受到糕餅店的密度這麼高吔!真的是三兩步就一家。像我到大堡的隔天早上,就是到Daylight inn樓下廿四小時的麵包店←,點幾個小麵包來吃,價格從五披索到十二披索都有,可以說物美價廉。
麵包店附近還有一家小吃店,號稱廿五披索,就可以吃到雞塊加飯,還免費附上一碗湯----雖然後來證明雞塊很小塊、飯很小碗,但比起臺灣超商的御飯糰,物超所值多了。
大型商場Gaisano Grand Citimall
留在大堡巿中心的前一晚,我在街道慢行,後來便走到最近的大型商場Gaisano Grand Citimall Davao,一看某櫃G-SHOCK,便興致勃勃,小姐跟我說,鎖在櫃子裡的才是正品,外面的是仿冒的啦!於是乎,我就忍不住的說了:
「難怪看起來特別鮮豔!」
大堡是個讓人安心的地方
那個晚上,住的地方網路壞了,為找可以上網的地方,我特別到外面有註明「可以無線上網」的美食區Time Sqaure用餐,結果並沒有發現可以上網的線路。
隨意找了一家美食擔,以55披索吃一頓晚餐,老闆娘得意的跟我說,大堡是個讓人放心的地方呢!
到大堡的一個不太敢奢望達成的目標,就是到Dahican沙灘衝浪,不過當我發現住的地方有點難度時,就訂了後三天在大堡要住的地方。雖然如此,但還是有點小期待,心想既然後前兩天的Daylight inn費用不高,如果「不小心」真的搭車到了Dahican,而又找到價格合理的住宿,那麼犧牲在巿區的便宜住宿,也無不可啊!

route2吉普尼載我到SM City、Ecolamd terminal
、Magsayay park
問了Daylight inn的櫃檯,小姐指點我到Ecolamd terminal搭前往Samal的車子,就可以到。
不過當天我並沒有到車站調查,而是先搭route2的吉普尼到SM City閒逛。
隔天,當我到Ecoland車站,問了裡面的小姐,小姐跟我說沒有車子會到薩馬喔!並指點我,再搭來時搭的route2吉普尼,到Magsayay park,才會有我要的接駁喔!
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其實我早就放棄這天要到Dahican的念頭,但還是想查一下前往的車班時刻。
到了Magsayay park,先逛了公園。公園旁↓就是海---這一向都是我出國的最終目標。公園裏有群眾在做體操,還有小伙子在練後空翻。有些政府單位位於此,看來這個公園紀念的人不簡單,原來Magsayay是菲律賓的第三屆總統啊!
要到薩馬島,先到Sta Ana 港口搭船,而到Dahican衝浪,搭往馬丁的車子吧
稍逛了一下公園,就走向旁邊的港口Sta Ana 港口,才發現往薩馬島的terminal指的不是車站,而是港口。之後我讀買來的雜誌,才知道到Dahican,真的要在Ecolank搭往Mati的車子,唉!無緣啦!下次有機會,再續前緣啦!
在STA ANA PORT,有好多船班可以到薩馬島,時間大約一個半小時。
大堡的中國城
離開了公園,往一旁的「融合門」走去,原來那區是中國城,只見一家家門大店大的商店,賣著各式百貨雜物,非常熱鬧。不過雖然是中國城,人的五官已經慢慢失去了華人的輪廓,所以我的臉還是一樣非常的醒目。

公園裡打赤膊按摩

晚上我再到街上閒逛,看到Rizal park(黎剎)公園裏有幫人按摩,後來發現Osmeña park也有,查書的資料才發現,原來他們這邊都會有大叔與大媽幫人按摩,不過我卻看到了很多年輕小伙子、小姑娘也有在做這項工作,被服務的男子在大庭廣眾下打赤膊,任按摩師父上下其手,也滿快哉的吧?不過我沒有給人家抓,等下次再說吧!
在大堡的公共場合,還滿少看到有人抽菸的,很多地方都禁菸,並指定特定的定點才能抽,我甚至還看到一個看板這樣寫
「SUPPORT 100%SMOKE-FREE DAVAO NO SMOKING IN PUBLIC PLACES」
雖然說大堡看起來滿有秩序的,但特種行業好像也沒被完全禁止,在Pelayo與San Pedro交叉口晚上就會有老鴇拉客,放是我只好左躲右閃。
很可愛、有小庭園、小游泳池的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終於到了要到那家很可愛、有小庭園、小游泳池的、很難找也很好找的飯店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本來就不好難找,果然計程車車司機一直找不到目的地,便不好意思的說會給我折扣,我表示沒關係,因為網路有討論過,這裡的確不好找,最後司機自己快暈倒了,原來他剛剛問人路徑的所在V power加油站後方,正是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不過我還是給了他一百披索,這車資是為他心底的糾結而給的。
一到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就看到有夠熱情、愛開玩笑的櫃檯小姐,小姐親自帶我去看房間,又示範電視的使用方式。因為他太過熱情,於是我看了我自己的皮匣裡沒有廿元的小鈔,只好給他五十披索的小費。
床上無曆日,寒盡不知年---生病了!
一早就覺得人不太有勁,總覺得懶洋洋的,所以一直睡,沒想到變成惡性循環,愈睡愈累,而且我這人啊!一睡多,就肩頸僵硬,最後導致頭痛,然後就一直拉肚子。唉!沒想到,我竟在行程中、最美好的飯店裏病倒了,從那一刻起,開始過著「床上無曆日,寒盡不知年」的日子。
人沒體力出門,想昏睡,頭卻又痛到不得好眠;房裡沒有儲糧,想說乾脆讓腸胃淨淨空,沒想到更讓體力不繼。
就這樣輾轉難眠了一整晚,第二天一早才勉強起身,到附近的NCCC MALL裡的HB藥局買止痛藥。
買到止痛藥,不能馬上服用,要先吃東西。買了一包餅乾來吃,卻沒有地方坐下來吃,站著嘛!也因為拉了一晚上的肚子,又沒進食,所以沒力氣站著吃東西,只好躲到廁所大號間,坐在馬桶上進食---多麼詭異的情景啊!可是當人都已經到這樣的慘況了,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就這樣,我在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徹底的睡了三晚,基本上我的大堡假期在住進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當天,就已經結束了。
後來覺得拉肚子的情況沒有好轉,只好去買止瀉藥,用手機查詢,才知道拉肚子的英文是Have loose bowels---還好有智慧型手機。
我就這樣昏睡了好幾天。在我到了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的第二天,天氣就不錯,可惜我體力不繼,又被吹動樹稍的風騙了,以為氣溫會有點冷,直到在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的第三天早上,我終於打起精神去游泳,才發現,有風吹是沒錯,但溫度很高,所以一點也不覺得冷。
泳池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對男男情侶---一個白種男人,跟他的菲籍男友,兩人在水裡打情罵俏,真是「只羨『鴛鴛』不羨仙」啊!

 
游完了泳,我又到NCCC商場買東西,因為我知道自己不能一直耗在飯店裏,但到了商場,便又覺得累,就坐在椅子上打起盹來,當真---「睡」臥「商場」,請諸君莫笑!
第四天一早,在離開Domicilio Lorenzo Apartelle 前,又跑去游泳,可以感覺體力回復了不少,男工作人員看我玩自拍,就詢問我的衝浪防水錄影機,原來他也有考慮要買,無奈衝浪錄影機大廠GoPro家的產品太貴,他買不下去,聽到我那防水錄影機物美價廉,便打算到網路上查詢看看。
離開小旅館時,愛開玩笑的女掌櫃說:
「下次要來時Call我喔!」
我說:
「ok,反正你知道我的電話的!」
結果她聳肩,一臉被我打敗了的表情。
雖然Check out了,但離四點半的班機還早,就又去購物商場繞繞。想說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便點了牛肉麵來吃,沒想到一吃卻嚇死人,身體還是不太能接受重口味的東西。
吃完了午餐,便又去逛逛,但體力又不繼了,最後,便又在椅子上睡覺。
終於,該是到機場的時刻了,車資一百九,給二百,結果司機驚喜的表情到讓人懷疑,大堡的司機跟馬尼拉或宿霧的司機是同一個國家的人嗎?
整個都巿,只有我一個非菲律賓籍的黃種人?
在大堡的這幾天,我強烈懷疑這個都巿,該不會只有我一個非馬來人的黃種人吧?白種人還有個位數,但黃種人,只有四天前看到兩個日本人而已,再來,我就一直是唯一的,不過我人的長相雖然特別,卻也不覺得格格不入。
大堡往馬尼拉的飛機上,我與鄰座的菲律賓小姐聊天,他很好奇的問:
「自己一個人來菲律賓玩,不會怕嗎?」
其實以前會怕,但現在愈來愈放心,尤其是這次的大堡,我一直處在很安心的狀態之中。
航廈間的便宜接駁公車
回到了馬尼拉,我必須由第四航廈,轉到第三航廈搭宿霧太平洋航空回臺北,於是我在航廈對面Air Asia -ZEST服務中心旁的SHUTTLE BUS Waiting Area等接駁車,到第三航廈只要20披索(如果搭的都是宿霧航空,就只要在第三航廈就好了)。
這次的旅行,因為找到便宜的接駁、及因生病而沒有到處玩,運用吉普尼到定點,加上大堡計程車司機的誠實,結果只花了上次到菲律賓玩時剩下的披索而已,出發前,在桃園機場換用一萬元臺幣換的披索完全沒有花到呢!真是一個省錢、卻不知為何而行的旅行行程呢!
 
 
 

 


大堡人引以為傲的蘭花塑像




大堡人引以為傲的菲律賓鷹塑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