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蛋漫畫記

關於部落格
事實上是"恬淡超然"!
  • 244999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病中吟三---淚與珍珠(腎結石)

星期日時服用的一顆止痛藥,耗去人五分元氣,所以整天昏昏沉沉。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便打起精神,先到泳池游泳。游完後,回去休息,結果精神仍差,頭也痛了起來。唯一值得慶幸的是---一泡血尿後,抽痛的感覺不見了,所以每次上廁所,都會注意,有沒有小石子掉了出來?
因為精神不好,加上頭痛,所以打算到西門町逛逛,並喝一杯蜂大咖啡,企圖用迷人的咖啡止住頭痛。
先吃了讓自己後悔、份量有點多的碗粿加魚丸蘿蔔湯,再到誠品找找看想買的一本書,結果沒有......,只好雙手空空的到蜂大喝咖啡了。(今天日本人好多喔!好友---服飾店老闆也說最近日本人爆多的!)
腎結石的痛,讓人搞不清楚到底是哪裡痛?
上次腎結石發作,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一向不怕痛的我,當時竟痛到大叫,本以為不會再遭逢同樣的事,沒想到竟又再度故事重演。
病發的時候我正好搭火車北上,起初以為是肌肉拉傷,或是練功時些許的脊椎傷害,但後來又覺得好像腸胃排空不盡帶來的痛苦!反正不舒服的狀況愈來愈嚴重,最後分不清是肌肉、消化系統,或是脊椎問題,受不了了,乾脆躲在廁所呻吟。
親切的醫師
那痛,半日就受不了,如果是一整天,肯定不想活了。更難熬的是,我人在火車上,男人面子與病痛的拉扯下,我故作堅強。到了台北火車站,原本約要一起吃飯的友人,趕快帶我到台大醫院掛急診,急診室醫師人很好,除了幫我看病,還悉心、用有同理心的話來安慰我(臺灣的醫師真偉大!)。
跟生產有得比的痛
打了止痛劑及輸尿管平滑劑後,漸漸的好轉,但止痛藥的副作用就是人的元氣大損,人一直昏昏沉沉的,偶爾發作的痛也教人受不了,結果隔日我請假、沒上班,但睡得多,精神卻沒跟著恢復。
人家說,腎結石的痛跟生小孩的痛有得比!
女同事一聽就說:
「那腎結石真的很痛!」
佛心福田黃醫師
在台大拿的三天量止痛藥快用完時,抽痛還是零星發生,學校的護士阿姨建議我到蘆洲的福田診所就診。福田的黃醫師果然是慈眉善目的好醫生,細心問診後開了止痛藥,幫我度過接下來的考驗。福田黃醫師還給了我一張飲食清單,這才發現我之前看過這清單,原來黃醫師早就在網路上分享了。
腎結石發作那一段時間,正值我當導護的時間,天熱、人病,滿痛苦的,可是很奇怪的是,教書卻讓我偶爾忘記不適。以前總覺得是自己想辦法逗小孩子開心,現在才發現,教書也帶給我自己不少的快樂。
然後另一個挑戰......星期六的家長日。一早起床,就又覺得身體抽痛,吃了福田診所給的止痛藥也沒用。到學校時,同事看我像孕婦一樣,托著腰、在走廊走來走去,就說我一定很痛!
服用止痛劑,讓腸胃停擺,敲足三里穴吧!
我七點到學校,趴在桌上睡覺,到快八點半,痛感還沒結束,只好把台大急診室給的「非萬不得已才服用的止痛藥」,給吞了下去。這一吞,就註定了頭昏昏+「腸胃卡住」的命運,晚上只好猛敲打足三里,企圖讓腸胃恢復運作。
藥一吞後,腎結石的痛開始紓解,但精神還是不佳,有點語無侖次的,唉~~~!
之前急診室幫我預約的複診是隔週台大的泌尿科,我曾問有沒有其它時段?因為這時要上班,結果沒有!只好請假。但請代課老師,半天跟一整天的價錢是一樣的,乾脆就請了一整天。
但複診當日天一亮,我即一股腦兒的起床、吃早餐,然後趁著代課老師還沒到之前,到班上跟小孩交待事情,直到代課老師出現,我才「落荒而逃」。
雖然請了整天的假,但我下午才到台大的泌尿科。一開始走錯地方,跑到急診室去了。
震碎、還是內視鏡?
前幾天,跟同事聊到腎結石的經驗談:一位同事說他發病時,馬上震碎,才一天,就無病一身輕囉(我從急診到複診,足足花了一個多星期......!);另一位同事則說,他採用內視鏡的方式夾除,由「馬眼深入」----害我到台大前,還刻意清潔了一下。
真是漫長的等待,先到一位年輕醫師那裡填寫完整資料,年輕醫師說除了左側有0.4公分大的結石外,右腎的輸尿管上也有一顆0.2大的結石----我的天啊!不過年輕醫師安慰我,說這麼小,很容易排掉的啦!
結石的形成,主因還是體質啦!
後來終於看到主治的余醫師,醫師說我的草酸過高,這是體質的關係,唯有多喝水解決一途,飲食嘛?不用刻意控制啦!---所以我就不用顧慮,又恢復每天一杯豆漿的日子囉?
再接著,我被余醫師請去照超音波,幫我照的工作人員說我左側輸尿管的結石不見了,但後來余醫師看著急診時拍的X光照片,說左側還是有腎結石,要我多喝水,可是......余醫師,今天我只拍超音波吔!
看來,余醫師真的累了。儘管累了,余醫師還是十分幽默,在我問:萬一出國時發病,怎麼辦?
余醫師用閩南語跟我說:
「對厚!我一個朋友出國時突然病發,吊個點滴就要六百美金(還是六千美金?反正很貴就對了!)」
然後又扯到臺灣的一些病患、居臺的外籍人士還嫌一兩百的看診費貴---總之,可愛的余醫師最後還是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接著余醫師幫我預約複診的時間,我問可不可不是要星期一下午?醫師看了看我,就問星期三下午可以嗎?我說可以!於是余醫師又加上了:
「看你聽話,才讓你看星期三的診,這診只有男病患,你知道為什麼?」
「因為都是重症,如攝護腺癌等!」
---余醫師這話,我怎麼感覺怪怪的?
最後余醫師還加上女患者最難搞等雜語。
在三個小時的看診中,飽受「冷饑饑」(空調太強,人又餓得受不了)的我,最後帶著余醫師的叮嚀:多喝水,可以多跳繩---幫助石頭落下。
及一顆暖暖的心,終於離開了臺大醫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